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中共突然加码 美中贸易协议泡汤?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恐怕要拖到他连任之后。

此前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引述“直接了解贸易谈判的消息人士”的话说,作为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必须取消现有关税,而不是计划中的关税,而且美国承诺不在12月15日加征关税不能替代取消关税。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回应,如果双方不能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将提高对中国商品的关税,“12月15日是合理的最后期限”。

中方一直模糊处理取消关税的问题,现在为何提出明确要求?北京突然加码,美方会不会让步?如果双方僵持不下,贸易协议还有戏吗?

嘉宾:政治学博士、独立时评人吴强博士;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

达成协议前景令人悲观,中方似乎做好不签的准备,做好中美关系恶化的准备

政治学博士、独立时评人吴强表示,中方对美方侧面放风的渠道现在看来很有限,竟然是依赖国内媒体放风,这种放风相当间接,不过事后也证实了中方立场的变化。

吴强认为,这表明中美决策层的差距之大,这是中方游说手段有限的体现;另一方面,这也体现中方决策圈纪律严格,里面的人并不敢轻易、擅自在其他渠道做一些积极的缓和性游说,不敢作大动作的放风,只能在严格控制之下通过国内媒体进行试探。这是在外交和宣传全面收紧的情况下一种很失败的,几乎没有办法的选择。

如果美方和国际媒体对这种放风置之不理的话,这种放风的用处非常小,而且会给全世界和美国公众留下一种中方反复无常的印象。事实上也已经造成了这种印象,贸易谈判的进程已被拖延很长时间。

如此情况下,在剩下时间只有一周多的情况下,中共继续以这种方式放风、改变立场,这让人觉得未来达成协议的希望渺茫。中共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已下决心准备好不签署这协议,准备好面对中美关系未来的急剧恶化。

这种急剧恶化在过去一年多来的贸易谈判进程中和过去7年以来新政府的各种非理性表现中得到证实。

中共高层政治里面有两种力量、两种路线的斗争。一方面是理性、温和、自由派的儒家官僚,也是被称为“投降派”的这批人的路线,另外一方面是最高元首代表的非理性路线。他们之间的较量才造成目前这种困难。

国内非理性外交得势,有种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夜谈判崩溃之感

吴强表示,中共的强硬立场是在拖延一年多以后宣誓的,其背景则是美国最近通过的关于香港和新疆的两个人权法案。对此中方宣传调门非常高,有“13连发”、“8连发”等各种强力文宣攻势,让人想起1964年中苏间的“大论战”,其实现在的调门比那时还高。

其实从理性的角度看,关于香港的法案已经通过了,就不应该让香港问题影响中美在战略上的关系维持。香港问题或新疆问题都是些已经不可改变的,全世界已经形成共识的问题,中方借这些问题保持强硬立场,实际上是不理智、不理性的外交。这种外交正加速中美关系的恶化。这种恶化在过去7年中不断进行,不断加速。

这种加速一方面表明中国内部政治中牵制性力量或建设里力量正越来越困难。当然也并不是没有。中国民众也并不都被民族主义情绪给煽动,还是有各种声音,有各种温和派、自由派的声音,希望中美保持友好关系的声音,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声音,只不过这些声音现在都被压制下去了。包括官僚体系内部所谓的“投降派”、实用主义的技术官僚、儒家官僚们,他们的声音和力量目前看来也是被压制下去了。

吴强认为,这是这次中共下这样决心的国内政治背景。这让他很悲观,似乎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要到来,很有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夜谈判崩溃的感觉,尽管现在谈判还不一定会崩溃。

北京打“强硬牌”为安抚国内民族主义情绪,表明自己不向“美帝”低头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表示,中共过去打“模糊战”是有其用意的,因为美方开出的条件,对中共来说,答应的可能性不高。

这种情况下中共当然只能跟美国打“蹉跎战”,用渐进方式去跟美国谈判。但最后到底能否有一个特定的结果,答案都还是未知数。

另一个角度来看,今天中共突然变得那么直白,突然把底牌露出来,表明这就是他们要的,这就是中共北京政府的基本立场,这么做其实不见得完全是给美国看。

今天中共突然持这么强硬的态度跟美国谈贸易战问题,主要原因还是为安抚国内强大的民族主义势力。如果跟美国谈判过程中示弱,那么在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看来,这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中国的失败。

今天中国所面对的,且不说外患,就说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面,北京政府必须向国人展现一种强硬态度,表明中国在应对其他强权时绝对不会低头,中国会坚持到底。

与其说这张牌是打给美国人看,倒不如说是打给中国人自己看的,就要让中国人觉得,北京政府会维护中国人的权益,北京政府不会向所谓的“美国帝国主义”低头。

中共拖延,美国也知没戏,双边达成共识可能性越来越近零

叶耀元认为,中共这一切的喊价,不管说它是漫天要价,还是讨价还价,其实说到底都是中共的拖延战术。也就是,不管你今天怎么喊,不管你今天喊要完全取消关税,还是要把关税降到10%以下或5%一下,这其实都没有所谓,因为美方都不会答应这些要求。

美方就是要跟你继续谈下去,要确保中国市场的自由化,要确保双边的货品贸易和投资是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的。这个条件,其实美方自始至终都知道,以现在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的控制程度来说,这是不可能达成的。只要习近平在位,这事大概就不可能发生。

也就是,美方清楚知道,中共不管如何喊话,如何通过官媒或小道消息放风,其目的都是实行拖延战术,它并没有真心想跟美国签订协议,找到双边的平衡点。

所以,叶耀元强调,正如自己一脉的论述,他觉得中共的漫天要价不是喊给美国人听,而是喊给中国人听。这是对中国人说,我们今天不会向美国低头。

可自始至终中共就没有想要低头,美国也知道中共并没有认真想跟它谈贸易条例。从这个角度看,叶耀元表示自己和吴博士类似,对中美贸易谈判持悲观态度,而且是越来越悲观的态度。现阶段来讲,两边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已经从过去或许有的10%的可能性降到现在越来越趋近于零。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