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川普连任、英国脱欧或将重构世界

作者:

英国执政的保守党以压倒性优势赢得2019年大选。展现在世界面前的,不仅只是英国政治版图的改变。如果美国川普总统在2020大选中获胜,美英联盟将影响世界政治格局。

英国爬出党派缠斗的政治泥潭

这次大选的结果注定英国将脱欧。2016年出现的黑天鹅虽然迟飞,但经受了三年多的折磨之后,这一振翅起飞可能更利于英国保守党施政。

1、这是英国保守党自上世纪80年代柴契尔夫人在大选中大获全胜以后获得的最大胜利。保守党不仅在下议院拥有的席位比所有在野党及独立人士席位相加还要多80席,还在英格兰北部很多几十年来一直支持工党的选区取得突破,改变了多年来的政治版图。左派政党工党在选举中则遭受历史性的惨败,只获得203个下议院席位,比上次大选锐减59席,遭遇工党自1935年来最惨的败局。这一结果标志着英国政坛的势力重组。

2、这表明自公投之后历经三年关于脱欧留欧的争论,让英国人民的思考趋于成熟。面对议会无休止的意气之争,以及各种留欧派释放的脱欧的利空消息,英国人民经过认真思考,做出了他们的选择。在世界政治和经济都发生巨变的时期,这种格局使首相强生在处理国内和国际问题时拥有较大空间。

3、欧盟态度与三年前面对英国公投脱欧的愤怒失态相比有所缓和。这三年当中,德国、法国被难民问题、恐怖袭击、经济低迷、债务高企折磨得精疲力尽,维系欧盟越来越困难。也因此,欧盟深知强留无益,不如好合好散。

总之,到此次英国大选之前,脱欧的种种利空已经出尽。当投票站出口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保守党正轻松赢得大选后,英镑兑美元、欧元汇率均飙升。

英国传统外交政策三大支柱中的第一根支柱,是大西洋主义和跨大西洋统一。在重大国际安全问题上,伦敦与华盛顿保持一致,支持以国际主义和价值观为基础的美国外交政策,并将自己定位为一座跨大西洋的桥梁,向美国解释欧洲的观点和政策(同时也向欧洲解释美国的观点政策)。英国脱欧之后,面对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崛起的中国,以及在一度疏离的盟友美国,强生新政府估计会审时度势,在国际问题中发挥独特的影响和作用。

美国正在再次伟大

2016年被西方世界比喻成“三只黑天鹅”的大事件之首——川普当选,确实为改变美国国运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美国大选之后的情景远比今天的英国更荒唐。几乎一边倒的左派媒体如丧考妣(英国约有一半媒体支持脱欧),华府政治圈声言准备“拿着乾草叉迎接这头踏进华府精致瓷器店的莽撞公牛”,美国民主党的信众游行声言“川普不是我们的总统”,运载非法移民的洪都拉斯大篷车不断被运往美墨边境。但在民主党制造的各种政治刁难中,川普对竞选的承诺逐一兑现:阻止非法移民、修建边境墙,并于今年6月开始遣返数百万非法进入美国的移民;在联合国开展退群活动,其中尤其是美国拒绝签署联合国《移民问题全球契约》、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这不仅仅是左派高举的两面“政治正确”大旗蒙上灰尘的问题,让非法移民(背后是人口走私集团)失去主要接收国家,后者关系到环保NGO每年200多亿美元没了着落。因此,环保界、媒体包括法国政府对此痛诟不已。

但美国国运却蒸蒸日上:主要经济指标,如GDP增速、就业率、经理人采购指数、消费率都说明让美国伟大的物质基础正在构建当中,就连从2016年就一直唱衰川普的华尔街,在最近也无可奈何地承认:这一波牛市行情将延续至2020大选。签署新协定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是川普当初主要的竞选承诺,在媒体与民主党的讥嘲与反对声中,与南北两邻国经历过两年频繁交手,《美墨加协议》(USMCA)终于在12月10日正式通过。新协议取消了对生物药品规定的10年专利期要求,包括更强的环境和劳工标准,将使美国工人受益、工资增加、墨西哥美国工会的权力也更大。就连一直反对川普的美国劳工联合会主席特鲁姆卡(Richard Trumka)也不得不认为这是一次胜利。

由于20多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不堪表现以及对川普连任的深刻担忧,民主党领导人南茜·波洛西女士不得不发起理由非常牵强的弹劾,在媒体问及其对弹劾结局是否有把握时公开声称,她的担心理由是“再让川普干一届,美国就永远回不到原来的道路上去了”——她所指称的“原来的道路”,不是美国的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道路,而是欧巴马努力建设的准社会主义道路,只比欧巴马与她认为的“Far Left”靠中间一点。

即使民主党与媒体竭力抹黑,相关资料显示美国经济形势可追比雷根新自由主义经济时期,国家安全与国土安全问题更是远好于欧巴马时期。如果民主党不搞大规模的台底动作,选举正常进行,川普连任毫无悬念。川普的大嘴巴、率性令许多人不喜欢,但美国选民早就有人说过:我不喜欢川普这个人,但我喜欢川普总统。

法国“黑天鹅”折翅

法国人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代表右翼政治势力的勒庞,选择了声称“不左不右、亦左亦右”的马卡洪。但政治神童与选民的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任期内,马卡洪从左右逢源变成左支右绌。从2018年11月开始爆发的“黄马甲运动”,至今已经多达18次,该运动囊括了左中右各种政治光谱的人。马卡洪誓言要推进的退休金改革,如今正受到全法国的顽强抵制,2017年选他上台的人如今誓言要他下跪求饶。法国现实问题的由来,我在《马卡洪理政:左右兼顾终成左支右绌》已经分析得相当清楚。法国的公共债务在2018年已高达22553亿欧元,法国平均企业税率高达62.8%,为欧洲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高达57.5%,高于欧盟45.1%的平均水准。税率之所以高,当然是为了满足民众日益增高的福利需求。法国政党为了胜选,都采用福利换选票策略,结果是法国人的福利越来越好,保障越来越全,工作时间越来越短,各种带薪假期越来越长。在3000多页、重量逾一公斤的《劳动法》保障之下,法国人每周只需要工作35个小时,稍有不顺心就罢工数周。很多法国人不用工作,依靠福利也能体面生活。

法国的现状,让人想起保守主义鼻祖,爱尔兰人艾德蒙·柏克在《法国革命论》中对法国大革命的描述,他说:“在这场轻率而又残暴的奇异的混乱中,一切事物似乎都脱离了自然,各式各样的罪行和各式各样的愚蠢都搅在了一起。”法国的现状,再次证明了这一描述的准确,任何人当选都无法让法国人改变他们的福利惰性。马卡洪的失败,将不是他个人的挫败,而是法国政治与社会制度的失败。

美英联盟或能狙击社会主义思潮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各国的社会矛盾无法消解,加之冷战之后代际价值观转变,在千禧一代中兴起社会主义思潮。“千禧社会主义”主张国家干预和公平分配,要求更多的社会福利,宣导“绿色新政”。国际大赦12月10日发布对22个国家(含民主、非民主体制国家)的青年做了调查,青年人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失败的体系当中,亟需改变,一、气候变化是全世界面临的最重大问题。二、政府的主要工作职责在于提高人民的福祉。这两点正好是法国政府多年来努力在做的事情,结果养成了认为依靠政府分蛋糕天经地义的法国民众,如同马卡洪在2019年的新年献辞中所说的状态:“要求少工作,却多挣钱;多减税,却增加开支;不想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却想呼吸更纯净的空气。”各国青年人感受到“失败的体系”是事实,但他们却不知道失败的体系缘何造成。

英国历史上杰出的首相柴契尔夫人曾不无自豪的说过这么一段话:“人类所有的灾难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来自说英语的国家。”川普如果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连任,英国保守党执政、脱欧。这两个近现代西方宪政文明的核心圈站稳了,人类社会也许能够获得一次对抗全球左派思潮卷土重来的机会——这是牵涉未来文明方向的大事。

今天的俄罗斯不能像当年的苏联一样成为1917年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中心,中共掌门人也不能象毛泽东那样,成为1968年世界左派青年的革命偶像。也就是说,千禧社会主义思潮将无中心、无领袖可以寄望——这是世界的幸运。

美国民主党如果不能胜选,下场将如今天的英国工党,被自己的传统支持者抛弃,美国的政治版图将重组——这是美国之福。

人类社会现在面临一个重大转捩点,美英之间能否形成当年雷根-柴契尔新自由主义经济同盟,于世界未来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