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他心痛地慢慢地抚上弟弟睁著的眼睛,却吃惊地发现...

—家人哭泣:“尸体”流泪 高一喜10天“猝死”的背后

在解剖室,他看到在解剖床上的弟弟全身赤裸,双眼睁著,额头上的青紫伤痕,尽管被抹上厚厚的粉,仍清晰地显露出来;弟弟的双手是紧握著的,胳膊上有一道道被绳子勒过的痕迹,看似挣扎过的样子;胸部挺起,腹部很瘪;左臂中部有注射过的针痕;右腿的小腿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呈黑色。 他心痛地用手慢慢地抚上弟弟睁著的眼睛,却吃惊地发现弟弟的眼角处有泪痕,湿乎乎的。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2016年4月19日晚在家遭警察绑架,10天后“猝死”,后被强摘器官。(明慧网)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2016年4月19日晚在家遭警察绑架,10天后“猝死”。当天下午,数十名特警、武警、公安、“610”人员聚集火葬场,不顾家属的强烈反对,强行解剖尸体,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

针对高一喜可疑“猝死”案件,海外“国际追查组织”对牡丹江市“610”科长朱家滨进行了电话调查。朱家滨亲口说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将器官“卖了”“来钱快”,还说,他不把高一喜当人看,把他屠戮了,并称他自己的外号叫“屠夫”。

从高一喜被抓到解剖仅十天!警方称高一喜绝食。目击证者却说“他想吃也不给他吃”。警方称在看守所给他灌食两次、在公安医院一直静脉注射。然而,年仅45岁、健壮的高一喜却在被“治疗”不到两天后“猝死”。

至今仍有一连串悬而未解的疑问。

警方那么急着解剖、取走器官的目的是什么?到底高一喜被解剖时是强摘器官还是活摘器官?是虐待致死还是按需杀人?这桩离奇命案的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惊天的黑幕?

4月28日全面体检身体健康

高一喜,牡丹江市穆棱镇河北村人,是高家父母兄姐们最疼爱的老幺。他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做好人,乐于助人、心地善良,家庭和睦、幸福。

2016年4月19日晚近11时,高一喜与妻子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李学军、尹航及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的吕洪峰等人以他们信仰法轮功为由绑架。

第二天,牡丹江看守所对高一喜体检,确认他的身体一切正常后,将他关到八号囚室。

自4月20日起,看守所累计拘押高一喜八天八夜,期间不准焦虑万分、四处奔波的家属见他一面。看守所称,高一喜拒绝在审讯笔录上签字,并拒绝进食,看守所对他进行了两次胃管灌食。

4月28日早9时左右,高一喜被警方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进行了详细、全面的体检。检查结果表明其身体健康。

4月29日下午,家属无意中得知高一喜被送医院的消息。高一喜年近九旬的母亲带着16岁的孙女高美心赶去公安医院探视,却遭警察阻拦。

从下午1点到晚上9点,祖孙俩在公安医院病房门外苦苦哀求,仅一墙之隔,警察却坚决不让她们见高一喜,而且还蛮横地驱赶、恐吓她们。

期间有人还小声说,“公安都不知道,他们(指家属)怎么来了?”

家人不解:什么事公安不知道?为什么家属不能来?为什么家属不准见高一喜?家属来正常探视,他们为何反应那么大?当时“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李高阳等人、国保大队的很多警察都在场,他们在那里干什么?

4月30日宣布“猝死”

仅咫尺之隔,家属却见不到高一喜。当晚祖孙两人被强行驱离,她们在回家的路上被不明车辆跟踪。

家属刚到家不久,4月30日上午,身体健康的高一喜突然被宣布“猝死”。

当日上午,牡丹江市公安局伙同高一喜原住地的穆棱市公安局、穆棱林业公安局多名警察,四处寻找高一喜的哥哥。

他们找到他后,以“有点小事商量”为由把他连拉带拽劝上车,驶向牡丹江方向。高一喜的哥哥中途要回去,穆棱市公安局副局长藏某打电话向上级请示后说“必须去!”(跟警察去)。

此后这些人在车里突然哑口,没人说一句话。中午他们在一个饭店里吃午饭时,仍没有一个人说话。

下午,这一行人来到牡丹江殡仪馆,警察把高一喜的哥哥像犯人一样控制住,他在人墙之内动不了。殡仪馆的楼里站满了特警、便衣、警察,全方位多角度地给他录像,那情形如同黑社会的绑架。

警方宣称,高一喜绝食,于凌晨5点死亡,说让高一喜的哥哥看完弟弟的遗体后就要给尸体解剖。

“你们抓来时人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惊闻噩耗,高一喜的哥哥情绪激动地质问,并通知了高一喜的女儿。

在解剖室,他看到在解剖床上的弟弟全身赤裸,双眼睁著,额头上的青紫伤痕,尽管被抹上厚厚的粉,仍清晰地显露出来;弟弟的双手是紧握著的,胳膊上有一道道被绳子勒过的痕迹,看似挣扎过的样子;胸部挺起,腹部很瘪;左臂中部有注射过的针痕;右腿的小腿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呈黑色。

他心痛地用手慢慢地抚上弟弟睁著的眼睛,却吃惊地发现弟弟的眼角处有泪痕,湿乎乎的。

“必须”“马上”解剖

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赶到后力阻解剖,并下跪哀求他们,嘴角都哭出了血。警察却对哭得撕心裂肺的孩子施暴,无人性地把她的双手反拧到背后。警察李学军、于洋还在一旁偷笑。

家属们都拒绝签字,牡丹江市检察院驻第二看守所检察室主任田瑞生称,他们已商量决定,不管家属同意不同意,都“必须”“马上”解剖!

晚7点多,高一喜被强行解剖完毕,大脑、小脑、心脏、左右肺、肝脏、胆脏、脾脏、左右肾均被取走,只留下一具空壳。

身体被缝合后移到美容室,被化妆时,有大量的鲜血流出来,用了两条毛巾,血仍渗到枕头上。血量之大让家属震惊不已!

解剖还没有结束,大夫中途就离去。有目击者看到,中途有四辆警车开得非常快,从殡仪馆疯了似地疾驰著开走了,速度快得吓人。车子载着匹配的器官奔向目的地?

“什么都不知道”的主治医师

牡丹江公安医院声称,高一喜是以“重度营养不良”收治,而在病案管理室查到,看守所是以“肾衰竭”送医的,而通过全面各项医检,高一喜的身体是健康的。他到底为什么被送到医院?

高一喜被“猝死”后,家属找到主治医师张丹询问情况。张丹却非常紧张地说:“你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2016年5月23日至6月1日,家属去要“尸检报告”,并表示,“虽然明知是假的,也得管他们要,不然什么都不给。”

家属问:“(尸检报告)是怎么写的?”牡丹江市驻检办主任田瑞生答:“营养不良,冠心病死亡。”家属反驳:“我们家两辈人都没有得心脏病的。你把尸检报告复印件给我们一份。”田瑞生不给。

家属要求第二次尸检,田瑞生转移话题说:“家属可以谈条件,但必须……”

涉案人员主动跟家属“谈条件”,背后有什么不可吿人的事吗?

田瑞生声称他们是“公开、公正、透明的”。家属说“你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给,任何电话都不给,到目前一点书面材料、文字都没有,拘留证、蒐查证、物品清单、死亡通知书、尸检报告都不给我们,还说公开、公正、透明的?!”

心虚的鉴定报告

检方声称,2016年5月15日、17日就做好了尸检报告、病理鉴定。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司法鉴定办公室的刘景春,却以各种名目拒绝把它们交给家属。

2016年5月26日,律师和家属向驻检办的田瑞生递交了委托手续和重新鉴定申请。田瑞生表面同意鉴定,让等电话,暗地里却挟持被非法关押的高一喜的妻子做人质,责令其放弃尸检。

当晚5点,田瑞生突然找来家属,在场的国保警察、武警、特警近三十人。高妻被带过去,神情表现异常,始终笑着,说话语无伦次。后高妻突然不舒服,田瑞生早有准备,马上从衣兜里掏出一粒不明药物给她吃了。

家属诧异:田瑞生不是大夫,兜里怎么有药?而且就一粒!一女管教又拿出一瓶药,掏出一粒塞给高妻。高一喜的妻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三次被逼迫吃不明药物。这与她突然变得神情异常、语无伦次有关?

6月23日,家属再次索要尸检记录和报告。刘景春称:“我按规定办事,不能给!”家属说:“你问田瑞生,他让给的。”

刘景春一听很不自然,给田瑞生打电话时手一直哆嗦。后来她从对面桌上一摞文件中拿出两份递给家属,手还在哆嗦。

家属问怎么这么少啊?刘景春就又给了一份。

家属边翻看材料边问:“高一喜进看守所时,体检显示身体健康、无异常,怎么仅仅十天就出来那么多毛病?”刘景春很不自然地瞟了一眼家属,就把目光移开,嘀咕一句:“我不给你解释。”

刘景春表现出神态异常,手一直哆嗦,让人感觉她十分心虚。家属拿材料去复印时,刘景春竟然在医院大门口等著家属和律师,一直流露着不安和焦虑的神情。

“他们已经瞄准你了”

2014年6月4日,高一喜曾被这帮人非法抓捕,期间被强行抽血化验。高一喜绝食反迫害15天后,被家人取保回家。

高一喜以为没事了,可牡丹江公安内部一位善良人却禁不住担心地告诉他说:“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他们(指公安)已经瞄准你了。”并叮嘱说不要说出是自己告诉的。

高一喜并没有在意这个警告,一个按正常思维的人绝对想像不到中共究竟会做出多么邪恶的事来。然而两年后,不幸的事接踵而来:深夜绑架……不让探视……10天“猝死”……立即解剖……强摘器官。

是不是高一喜2014年那次被验血后,就已经被瞄准了作为待用的器官供体了?之后被“按需”杀死的?

疑点重重欲盖弥彰

被抓后如人间蒸发

高一喜被抓后,警方不给家属拘留通知书;家属费尽周折,多天后才打听到办案单位,却被推诿、恐吓;警察抄家没有蒐查证,不给物品清单;送医院不给家属化验单;被“猝死”,不给家属死亡通知书,口头说心脏病猝死;强行解剖不愿给尸检报告(最后在家属不断讨要下才勉强给了三份文件)。

为什么人被抓后如同人间蒸发一样?不给任何手续和证据?如此违法操作是要掩盖和逃避什么呢?

严密隔离

高一喜被绑架后家属一直不让见人。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尚属处于调查取证阶段,为何不让家属探视?通常,当法轮功学员因抗议迫害而绝食时,看守所会通知家属前去探视和劝说。

看守所称高一喜进去就绝食,却不让家属见人;高一喜“病危”后被送到公安医院,也无人通知家属。当家属自行找到他所住的医院后,却被警方竭力驱离。

家属刚被骗回家,次日一早就得到高一喜“猝死”的通知,然后他被强行解剖、掠夺器官。令人怀疑:他是以“抢救”为名被致死还是为器官被蓄意谋杀?

身体健康却“猝死”

45岁、年富力强的高一喜,身心健康,无任何疾病,家族中也没有冠心病史。看守所收留了高一喜,当时的体检证明他的身体一切正常,符合收留条件。

高一喜被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时,目击者证实:他是自己走入监区病房的,神志清楚,不是被抢救抬进去的。入院各项医检结果表明,高一喜身体健康。

为什么在医院接受注射治疗的他不到两天却突然出现多种疾病而“猝死”呢?

之前,高一喜在2014年6月4日被绑架后,绝食15天无恙(期间也曾被灌食);这次他又被灌食又被注射药物,入院不到两天猝死,是被用不明药物致死的?

必须马上解剖

当家属都强烈反对解剖、孩子跪地苦求时,警方却说“必须”、“马上”解剖!甚至当家属最后央求说等高一喜的姐姐从外地赶来和弟弟告别一下再解剖时,也不行。

当孩子闯进解剖室想要继续商谈时,发现爸爸已被从脖子往下到肚子都被剖开了。法医一惊,停下手,立即上来两个特警把孩子拖了出去。

为什么那么急着开膛破肚取走器官,不能延迟?他们处心积虑摘走的器官用在何处?

家人哭泣“尸体”流泪

在解剖室,家属看到高一喜时痛哭不已,并心疼地用手抚上他睁开着的眼睛,发现高一喜的眼角竟然有泪痕,是湿的。

此时离官方宣布的死亡时间凌晨5点已相差了8个多小时,令人怀疑的是,死人怎么会流出眼泪?如果是死亡前流的泪,8小时的时间泪水早已蒸发。如果是当场流泪,那是不是说明高一喜在当天下午被解剖时还活着?是否被注射了中共活摘器官所用的特别的针剂以掩人耳目?

而且当现场的家属伤心痛哭时,马上被警察厉声制止,说是不能大声哭,要哭只能小声哭。

明慧网曾报导过一例,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贺秀玲被中共恶徒活摘器官而死,家属去探视其“遗体”时,她妹妹一哭,贺秀玲居然流出了眼泪。

大量鲜血流出

解剖结束后,遗体被移到美容室,遗体里却还流出大量的鲜血,两条毛巾都不够用,全都被血浸透了,还浸到枕头上。

按照官方的说法,高一喜在2016年4月30日凌晨5时死亡,当天晚上7时多解剖结束,14个多小时后怎么会流出那么多鲜血呢?

解剖的大夫中途离开警车飞驰而去

解剖的当天,手术还没有结束时,解剖大夫中途就离开。有目击者看到,中途有四辆警车开得非常快,从殡仪馆飞驰而去,其速度快得吓人。警车的玻璃是黑色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不由得令人怀疑,是不是他们要赶时间把待用的器官送走?

急于毁尸灭迹

警方紧锣密鼓地多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企图毁尸灭迹,而且对待手无寸铁的家属,涉案单位在强迫解剖和每次强迫火化时,都兴师动众地召集来许多人,甚至调动大批特警、武警助阵,封锁现场,他们真正恐惧和要极力掩盖的是什么?

消失的摄像头

据悉,公安医院门口的路口有个电线杆,上面装有摄像头,高一喜案件被曝光后,公安医院门口的摄像头及电线杆都不见了。有什么用意?

被调离的见证人

牡丹江高一喜事件发生后,牡丹江公安医院大量涉事的医护人员包括主治医生、很多内科大夫、护士都被调离。

负责此案的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也被调走,牡丹江市检察院驻第二看守所检察室主任田瑞生也已调离,致使高一喜的家属想找相关人员询问情况,都找不到涉事的见证人。这一切到底为什么?想掩盖什么?

中共活摘器官暴行——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从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剧增,2006年达到最高峰。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是“按需移植”,只要需要,就有器官来源。

在中国被自愿捐献的器官的数量始终寥寥无几,但“国际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发现有大量的急诊移植案例,器官供体是在数小时到几天之内找到,无论是出现器官排斥,还是作为备用,医生可以在短期内为同一病人拿到多个器官。

该组织的报告披露,2007年向中共卫生部申请许可的移植机构有上千家,整个中国器官移植总量惊人。移植器官明码标价,眼角膜:3万美元;肺:15万~17万美元;心:13万~16万美元;肾:6万2千美元;肝:9万8千~13万美元;胰脏:15万美元。

2006年3月,曾经是新闻记者的知情人皮特(化名)向海外媒体透露沈阳市苏家屯地区有一个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器官在人还活着的情况下被割除、贩卖,然后他们的躯体被焚烧掉。

一位化名安妮的女士说:秘密集中营就设在辽宁血栓医院的“地下医疗设施”里。她的前夫就是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器官的摘除主刀医生之一。他是脑外科医生,主要从事眼角膜摘取。

2001至2003年间,该医院曾关押了法轮功学员约6,000人,超过4,000人被活体摘取器官,被挖掉心脏、肾脏、剥掉眼角膜、皮肤后死去,再被投入医院后院的“焚尸炉”,销毁尸体。

此后,第三位证人——中共知情的老军医的指证,不但肯定了活体器官集中营的存在,而且指证这样的集中营在全国多达36处。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学员关押地就有超过14,000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苏家屯地区医院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关押超过1万多人。

中共在对数千万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实施的是“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警察可以不经任何法律手续肆意绑架法轮功学员,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普遍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验血(其他在押人员却没有),用来建立活体器官库。军队、医院与劳教所、监狱勾结,几天内即可找到匹配的供体,活体摘取器官。

2016年,加拿大著名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发布的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指出,过去15年中,中共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从中牟取的暴利是惊人的。

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径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远远超过基本道德的底线,遭到全世界正义人士的谴责和抵制。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已通过谴责中共攫取良心犯器官移植的决议,包括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挪威、比利时和台湾等,也立法禁止公民赴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明慧网评论:即使中共“610”、警方不断威胁、恐吓高一喜的家属,即使涉事的所有警察、犯人被密令封口,即使知情的所有医生、护士被调离,即使事情过去几年了还没有结果,但是真相不会被时间掩埋,所有掩盖真相的企图和行径都是徒劳的。如此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罪恶将来必定会昭示于天下。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