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川普弹劾案5大疑点 北京为何低调

众议院为何弹劾川普?背后藏哪些疑点?中共为何低调?)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要来跟大家聊聊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弹劾案。先解释一下,因为英文的Trump读音跟中文的“川普”比较接近,而且只有两个字,所以我比较喜欢讲“川普”。

大家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在民主党的主导下,在12月18日通过了两项对川普的弹劾条款,包括“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让川普成为美国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美国总统。

接下来这起案件应该要移交参议院审理,但是众议院议长却突然踩了刹车,并没有立即把弹劾案送到参议院,而是让400多位众议员先放圣诞假期去,等明年1月国会复会再说。

其实,这起弹劾案虽然通过立案,但过程中其实存在着多项疑点,有待厘清;此外,这起案件背后其实与中共颇有渊源,而且这个案件其实最应该让中共感到尴尬。怎么说呢?我们先快速简介一下整个案情。

⊙案情说明

其实整起弹劾案,起源于川普被告密者指控,他在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omyr Zelensky)通电话时,曾经要求乌克兰当局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家族是否在当地涉嫌贪腐,否则将扣住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因为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曾在2014年4月加入乌克兰能源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的董事会,而布里斯马公司在16个月之内,陆续向亨特的公司账户支付了310万美元。

而当时拜登正好担任美国副总统,负责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的援助政策,并且协助制定乌克兰的能源和反腐败政策,这些政策都会直接影响到布里斯马公司。

加上拜登曾与儿子亨特,在2013年一起搭乘空军二号飞到中国大陆访问,并会见中共领导人。十天之后,亨特的公司就与中国银行达成了15亿美元的交易,并且成为渤海华美公司的董事,持股达10%。

川普质疑,拜登家族是否曾经涉嫌利用副总统职权,在乌克兰、中国大陆等地进行权钱交易。因此川普不但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川普还要求中共当局调查拜登,厘清是否涉嫌权钱交易的贪腐案。

美国总统川普(2019.10.3):

“中方应该启动调查拜登家族,因为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事情,与在乌克兰发生的一样糟。”

(02:03~02:15)

然而,整起事件却被告密者指控是川普在利用权力,寻找外国势力介入2020总统大选。虽然川普一度公布他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记录,澄清他没有利用美国的军事援助来交换乌克兰调查拜登,但后来在民主党议员希夫(Adam Schiff)等人的强力主导,以及民主党在众议院拥有过半席次的优势下,弹劾案最后强渡关山。

川普弹劾案五大疑点

好,我们在大致了解弹劾案的情节后,接下来要带大家来看弹劾案有着几项重要疑点:

疑点一:为何众议院不将弹劾案快速移交参议院?

就像前面提到的,众议院在18日强势通过弹劾案后,并没有立即送往参议院继续推进,反而是先让众议员休假去,整个案件突然踩了刹车。

这一点,也引发外界质疑,民主党是否顾虑到,如果继续推进这起弹劾案,很可能会刺激共和党选民更加团结支持川普,同时也让民主党丢失了部分中间选民的选票?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起弹劾案很可能会失去了民主党声称的“守护国家安全”的道德高地,反而变成了一场政治算计的斗争。

加上这起弹劾案的证据基础有点薄弱,缺乏一枪毙命的直接证据,民主党方面是不是顾虑到,如果案件送往参议院进行审议,可能会出现更多疏漏,反而不利于明年的总统与国会选情?

疑点二:为何不让告密者出席作证?

主导这起弹劾案的民主党议员、也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一开始宣称有告密者(吹哨者)向他爆料整起事件,而且宣称此前从来没有见过这名告密者;但后来希夫办公室又改变了说词,承认在案件公开前几个星期,他们已经与告密者见过面。

后来,媒体查出这名告密者是情报官员,不过他指控川普的证词都是所谓的“二手引述”。比方说,“官员们告诉我”“直接了解电话内容的官员告诉我”“与我交谈的官员告诉我”,诸如此类,并不是他直接掌握的直接证据,也从而让许多众议员质疑证据的可信度,希望能传唤告密者到国会进行听证。

但是,希夫却坚持不让这名关键证人出席听证,也影响了整起案件的证据力度,特别是让共和党众议员感到可疑。

加上希夫过去曾经在“通俄门”事件里,向媒体宣称掌握了川普与俄罗斯勾结的“直接证据”,但后来希夫始终没提出这些证据。就连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最终调查报告里,也找不到任何直接证据。

疑点三:为何希夫捏造川普发言,却未受追究?

更争议的是,一手主导弹劾案的希夫,曾经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会议里,宣读川普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记录,但里面却掺入了许多希夫自己杜撰的对话内容。

美国总统川普(2019.12.17):“这完全是一场造假,因为你有像“多变希夫”那样的人,出去编造我的声明,他跟大家说“这是他(川普)说的”,但我从来没说过这些话,完全是他捏造出来的。”

川普不断公开质疑希夫为什么这样做,甚至还问,能不能以“叛国”罪名逮捕希夫?然而,众议院却始终没有针对希夫公开造假、伪造文书这一点进行追究,也让外界感到不解。

疑点四:为何调查焦点从追查前副总统贪腐,移向总统滥权?

这一点是关键重点。原先整起事件的起因,是源自美国总统想要调查前副总统是否涉嫌与外国政府进行权钱交易。不过,整起事件后来却逐渐被转移焦点,最后移到了美国总统要调查前副总统是一种“滥权”。

姑且不论川普要调查拜登的背后,是不是有选举的政治考量。但是,如果我们国家的前领袖涉及贪腐,是不是就应该追查呢?追查贪腐这件事是不是具有一定的正当性与重要性呢?是不是也是在保护国家人民的利益与安全呢?

特别是这位前副总统也参加了总统大选,如果他真的涉嫌贪腐,又在明年当上美国总统的话,那会不会对美国带来更多风险与威胁?会不会让更多外国势力有机会渗透美国、操弄美国国家政策与对外政策?

我们前面提到过,拜登家族曾经与中共政府往来密切,疑似有权钱交易的“交换关系”或“对价关系”。加上今年五月,拜登曾经宣称“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他不认为“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结果引来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同声批评。

我们还不知道拜登与中共是否真的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是,至少从这一点上说,川普调查拜登,是不是也是在保护美国、防范中共渗透入侵呢?

疑点五:为何中共不愿多谈?

美国众议院通过弹劾案后,中共官方的回应相当低调,外交部只回应说:“这是美国的内政,我们不做评论。”

诚然,中共方面低调,一方面是考虑到美中贸易协议即将签订,不想冒犯川普;另方面也是希望避嫌,避免川普质疑中共是否与拜登或者其他人,在幕后参与这起弹劾案。

但实质上,这起弹劾案,是最让中共感到尴尬的。怎么说呢?

第一,这起弹劾案的起源,是因为拜登家族与中共关系密切、与中国银行有资金往来,几乎说明了中共与拜登家族之间有着对价关系。

第二,拜登家族与中共往来,是发生在2013年,当时也是北京当局在国内反贪腐最雷厉风行的时期。然而,中共在国内打贪腐,却涉嫌输出贪腐到外国去,涉嫌与外国领袖进行权钱交易,正好对北京带来最大的讽刺。这也让国际社会看见,中共不惜输出贪腐、利诱收买外国高官来进行国际扩张、红色渗透的称霸战略。

第三,中共近年不断重申“反腐永远在路上”,但是川普政府要求北京协助美国进行反贪腐调查,中共却不愿帮忙,反而显得吊诡。毕竟这起贪腐案件涉及了外国官员与中国银行,可能是跨国贪腐,但中共却不愿介入调查。这显示了,如果不是中共与拜登家族确实过从甚密,就是中共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反腐。

第四,从拜登家族与中共的互动,让人不禁质疑,中共是不是有意通过权钱交易,收买美国高级官员,从而介入美国的内政与外交政策?中共是不是也对其它国家进行类似的、不道德的“锐实力”渗透?

所以说,对这起弹劾案最感到尴尬的,应该非中共当局莫属了。

对中国人民启示

最后,我认为,这起弹劾案虽然发生在美国,其实也对中国人民带来了重要启发。

首先,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让中国人民更加清楚看见,中共政府可以不择手段、甚至输出贪腐来渗透其它国家,目的就是为了干预外国内政,一步步的对国际社会蚕食鲸吞,达成红色扩张的目的。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自由的社会体制里,人人平等。即便贵为美国总统,美国人民仍然有权力来制衡总统,如果总统做不好,人民也有权力与机制来弹劾他,甚至进一步让他下台。

当然,川普的弹劾案几乎是不可能在参议院通过,也不可能让他下台。但是,在中共号称“民主集中制”的极权体制里,有谁能制衡中共的极权专政?谁又能制衡那些残民以逞的官员呢?中共号称给予中国人民的民主、自由与人权,跟美国、台湾等地的民主、自由、人权又相差多少呢?值得我们深思。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