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茶园呆3年不敢喝中国茶 央企名酒先放塑化剂又曝添毒 万余培训机构倒闭 全都是他惹祸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中国现在的种种乱象,是江泽民用闷声发大财治国带动全社会导致的,可悲的是,现在台湾还有一位韩国瑜,也是号召发大财。 王笃然表示,中国传统文化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陶朱公范蠡多次散财,但中国历代许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奉为楷模和始祖。

中共央企旗下的酒鬼酒此前曾曝出塑化剂含量严重超标,这家被质检总局「保护」下的酒厂近日再曝丑闻,代理商抽检出明令禁止添加的甜蜜素,被曝早在10年前就开始非法添加甜蜜素。知名民运人士张林披露,为何在中国茶园呆了3年,25年不敢喝中国茶。中国大陆课外培训机构曝倒闭潮,今年1.2万家关停。网友表示,教育机构就是拿着2000块的课程,当两万来卖。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中国现在的种种乱象,是江泽民用闷声发大财治国带动全社会导致的,可悲的是,现在台湾还有一位韩国瑜,也是号召发大财。

王笃然表示,中国传统文化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陶朱公范蠡多次散财,但中国历代许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奉为楷模和始祖。

酒鬼酒再曝丑闻,非法添加甜蜜素背后涉央企

12月18日,酒鬼酒旗下一款54度500ml老酒鬼酒全国经销商石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酒鬼酒该批次产品违法添加环己基氨基磺酸钠,俗称「甜蜜素」,给消费者的健康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2019三季报,招商白酒、国泰君安、华夏回报位居酒鬼酒十大流通股东。

资料显示,招商基金的大股东为中共招商局集团旗下的招商银行;华夏基金的主要股东为中共国企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证券

酒鬼酒于2015年发布公告,中共央企中粮集团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据鬼酒全国经销商石先生介绍,其名下公司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今雨轩)于2012年获得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全国独家经销代理权,当年该批次产品共有12万余瓶。

石先生在接到下级经销商反映的白酒产品问题之后,立刻将余下没有销售的5万多瓶酒鬼酒进行封存,除去近3万瓶被酒鬼酒公司回收之外,有4万多瓶已经被销售出去,流向了市场。

日前,一名2007年离职的酒鬼酒供销公司酿造分厂的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添加源自1997年7月上市之后,酒鬼酒市场上供不应求。

2002年香港《争鸣》杂志刊登《江泽民上台十三年干了什么?》的专题评论文章说,江泽民执政时期,用了很多的手法,一个是政治专制,一个是纵容腐败,一个是闷声发大财,要求官员对党忠心,所谓忠心就是利益均在,腐败均在,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同舟共济”,不否定共产党政权,也就是用腐败的方式维持政权,结果使中国官场的腐败一发不可收拾,达到了深重的地步。

亦有评论指江泽民当政后,其家族依靠江泽民权力进行敛财,开启了现代太子党大规模经商敛财的先河,他们所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绑架了中国的经济。

张林:在茶园呆了3年,25年不敢喝中国茶

知名民运人士张林23日在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撰文说,1994年,因为在北京、安徽从事大量民运活动被中共当局按上莫须有罪名,拉到安徽宣城南湖劳教基地。南湖劳教处集中了当时全安徽的劳教机构,辖有许多直属单位和七个劳教所。

他被分配到第一劳教所五中队,是个位于山上的种茶、采茶专业队。

传统上种植茶叶,是不能施无机肥,就是化肥的,尤其不能施叶面肥,就是把化肥融入水,直接喷在茶叶表面上,那会直接被泡进茶里。

他说,为了追求产量,中共各地茶园在毛泽东时代就已经种下恶果,就是大量喷化肥。

所以现在中国人饮用的茶,化肥占了泡出的茶汁的三分之一。长期饮用这些化肥茶,自然危害健康,会导致各种各样的慢性病。

他还说,其实化肥农药茶对中国人的危害程度,可能已经超过了三聚氰胺牛奶。但是由于这个行业的牵涉面,远远超过过去的中原四省产茶(棉)业,所以中共回避这个问题。反正中共领导人能喝到几千元几万元一斤的有机茶,就懒得考虑百姓的死活了。

张林介绍,国际市场以前普遍进口中国茶叶,但是这些年逐渐发现中国茶有毒有害,所以转而进口孟加拉国、印度、斯里兰卡的茶叶。中国产的化肥农药茶现在只能害中国人。

大陆课外培训机构倒闭潮,今年1.2万家关停

据《经济观察报》不完全统计,今年10月一个月,上海、北京多个城市的培训机构频现倒闭关门,涉及机构包括韦博教育、韦博原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开心豆教育、凯瑞宝贝、爱乐乐享等10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培训范围从英语、早教、到艺术培训等多个不同教育品类。

而企查查(企查查是大陆一款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工具)提供的数字:2019年共有1.2万家教育机构关停。

遇到培训机构倒闭,很多家长表示,往往求助无门。不仅如此,有些家长还发现合同中有陷阱和霸王条款。

对于培训机构的乱象,网民纷纷表示:“政府监管不到位,培训机构圈钱的、教师资历不够等,处处都是陷阱。”

“教育就不该巿场化。”

“培训机构就不应该存在,只要学校老师认真教,不藏私,根本没有必要去学课外班。”

“说实话,教育机构就是拿着2000块的课程,当两万来卖,变相的传销。”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