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五位总统追她 却隐居农村守寡一生 至今传奇

她是中国第一位现代戏女演员。

一颦一笑,颠倒众生。先后有5位总统抢着娶她,可她一个也没看上。在巅峰时,下嫁农村,隐居守寡。直到周恩来亲自邀请,她才重新登台表演。在过去,她将人生活出了大写的艺术。就连京剧大师谭鑫培都说:男有梅兰芳,女有刘喜奎,吾其休矣。此女正是伶界大王刘喜奎。

1

1894年,刘喜奎出生于河北沧州,自幼习戏。9岁师从毛毛旦,学习河北梆子。10岁进入天津李海科班,苦练京剧。老生、武生、刀马旦和花脸的基本功,都为她日后成名角,打下基础。刘喜奎进戏班的时间稍晚了些,却仍是一群孩子里最灵气的。加上她练功刻苦,又会琢磨。久而久之,竟练出一二其他人都不曾有的绝技。走碎步时,她能在两个膝盖夹一枚铜钱,疾步前行,而铜钱不落。

可惜的是,自清朝康熙起,戏曲舞台上容不下女儿身。北洋政府甚至出台禁令,男女不得同台,有伤风化。女伶们要想演出,只能到茶园、游艺园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场地揽活儿。即便这样,刘喜奎还是随戏班在哈尔滨、北京、天津辗转演出。身段娇柔,唱腔圆润,色艺绝佳。在满台的莺莺燕燕中,抛出第一嗓,四座皆惊。再唱,舞台上其余人都成了陪衬。她就是世界中心。

这让底下喝茶、聊天的戏迷们,眼前一亮。哪怕登不了正经戏园表演,刘喜奎还是掀起了一阵热潮。上至权贵名流,下至小贩商贾,都是她的戏迷。一时间,来茶园、游艺园听她唱戏的人,空前得多。北洋政府只好顺水推舟,开放女伶表演。这都得益于刘喜奎敢于打破传统。因她开创了女伶登台演出的先河,一时被誉为“伶界王”。

2

刘喜奎当时的狂热粉,不乏文化届、政界名流。前清遗老易实甫,一生作诗万首,学富五车。按理是位古板持重的老学究,可他却为刘喜奎写了首打油诗。色而不淫。

为了表达对女神的敬仰,他坚持尊称刘喜奎为“母亲”。每天都要来刘喜奎家门口,进门前脱帽致意。高喊:“我的亲娘呀!我又来了。”两人年龄相差几十岁,一时成为笑谈。可刘喜奎却将此事轻易化解。她特地拜易实甫为师,称其“师父”,学习诗文。

“易先生见面,呼我为娘,我今见面,即呼彼为父,岂不两相作抵?”再有一大学生,是段祺瑞的侄子,单恋刘喜奎。一日,刘喜奎下台,此人冲上前去抱着她就亲吻。引起众怒,将他扭送到了警察局。警察反复盘问,他也不肯说原因。最后罚款50块大洋。出了警局,傻小子还跟人说:“痛快!值得!”

张伯驹听闻这则轶事,挥笔写下一首诗,打趣此人。独占花魁三庆园,望梅难解口垂涎。此生一吻真如愿,顺手掏来五十元。可见刘喜奎在当时有多火爆。

3

刘喜奎火了之后,非但不恃宠而骄。反倒一意推行改革,在旧戏中融入爱国情感,令听者激情澎湃。在后台,她也善待其他伶人,自己的行头从不吝惜地外借。由此,刘喜奎在戏曲界一呼百应。1915年,她还与梅兰芳、谭鑫培、杨小楼等梅派京剧大师同台。竟让谭鑫培说出:男有梅兰芳,女有刘喜奎,吾其休矣。

世人对梅兰芳、刘喜奎这对金童玉女,十分看好。在1918年,《顺天时报》评选伶界大王。梅兰芳得232865票,刘喜奎得238606票。票数高过梅兰芳。分别荣膺男伶大王/女伶大王。在刘喜奎晚年的回忆中,那时她与梅兰芳互生好感,彼此欣赏。为了保护梅兰芳,也为了让京剧继续辉煌。她选择不捅破这层窗户纸。

4

当时,刘喜奎的处境并不像表面那么光鲜,相反危机重重。达官权贵们玩弄权术,想把她娶回家纳妾。若是她与梅兰芳在一起,势必会对梅兰芳招来诸多麻烦。轻则不再登台,危则了断性命。

当时,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曹锟都打过她的主意。袁世凯曾“请”她到办公要地唱堂会。刘喜奎抵达后,却被带到一间无人的屋子里。

只见袁世凯从另一个门走进来,不怀好意地说:“请你来随便聊聊。”刘喜奎急中生智,找了个登台要补妆的借口,趁机逃了出来。袁世凯竹篮打水一场空。直言:那个女戏子真不好惹。

1913年,拖着长辫的张勋在北京做寿,请来刘喜奎等一众名伶表演。演毕,张勋提出要纳她为妾。被刘喜奎当面拒绝,张勋并未善罢甘休。

1917年,张勋再入北京,拥护溥仪复辟。遇到正表演的刘喜奎。张勋痴心不改,硬要逼婚。世人皆知,张勋的一头长辫,比他的性命还重要。当年段祺瑞千里迢迢到徐州,劝其剪辫。张勋留下一句狠话:头可断,发辫绝不可剪。刘喜奎故意拿发辫说事,让张勋先剪辫,再谈婚事。爱她发狂的张勋竟当场应允。

不料溥仪复辟失败,张勋自身难保,也顾不得纠缠刘喜奎。幸而是虚惊一场。只是刚从虎口脱逃,又入狼穴。曹锟为了打动刘喜奎,用筐装银元,往她的住所送。

为了躲他,刘喜奎不再登台演出。曹锟60大寿,手下为了巴结他,邀请了刘喜奎来堂会表演。当时阔别舞台2年的刘喜奎,在威胁和担忧中,走向曹家。果不其然,演罢下台,曹锟故技重施,一番逼婚大戏在等着她。

幸而,一名叫崔承炽的局长通知曹锟正房太太。大太太及时赶到,大闹一通。刘喜奎趁乱脱身。这样的生活使得刘喜奎心生疲累,她开始渴望平静的日子。

5

当她在报纸上看到崔承炽揭露上司贪污,便对这个人心生好感。托人说亲,得知崔承炽有过一妻一妾,皆已过世。唯留一个女儿,和家里良田数顷,房屋百余间。刘喜奎还不放心,又让舅舅跟崔承炽会面。40岁的崔承炽既喜刘喜奎对自己有意,又担忧容貌体型吓走了美人。于是派年轻的卫兵顶替他,去见了刘喜奎舅舅。舅舅回来,形容来人仪表堂堂,丰姿俊朗。刘喜奎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下。

两人大婚那天,刘喜奎特地坐了一顶花轿,大办婚礼。为的是让那些垂涎她的权贵们知道,她已嫁为人妇。以防万一,崔承炽特地安插许多配枪便衣,紧盯着花轿,唯恐有人抢亲。婚礼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当晚,掀开盖头的刘喜奎,被眼前黝黑、矮小的崔承炽吓了一跳。

她为自己精心挑选的丈夫,竟是一个痨病病人。当权贵们得知部下娶了刘喜奎,怒不可遏。随便找了理由,“擅娶优伶,久假不归”便将崔承炽降职。刘喜奎对眼前这个正直的男人,心生同情。

崔承炽抱得美人归,另一面也算这段婚姻的受害者。婚后第四天,他便被刻意调往外地,四处奔波。直至3年4个月后,旧疾病发,客死他乡,夫妻俩都没再团聚。

崔家索性将远房侄子过继给刘喜奎。她只得发誓,永不再嫁。1935年,崔承炽的同乡们给守寡10年的她,送了块贞节牌匾。“志洁行芳”。

若是刘喜奎的一生,在封建束缚中草草度过,该是莫大的遗憾。也是曲艺界难以估量的损失。

6

可刘喜奎生逢乱世,一腔孤勇,不让须眉。1937年,七七事变。刘喜奎隐居在北京马勺胡同里。日本人不知如何打探到她家,以重金邀她去日本演出。刘喜奎断然拒绝。她的父亲曾是一位清朝海军,在甲午中日战争奋勇抵抗。这样屈辱的一课,让她永不忘国耻。

当然,日本人并不会就此对她网开一面。刘喜奎便连夜逃出北京,开始在抗日区义演,分文不取。筹集到的资金,尽数输送给前线。途中听闻安徽水灾,她还从多年的积蓄里捐出2000银元赈灾。局势稳定后,刘喜奎才又回到马勺胡同的家中。

刘喜奎在袁世凯、张勋、曹锟等大军阀的权势钱财面前,不卑不亢。她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平静的结局,却又遭到欺骗。一个名满天下的女子活得光彩,几乎要豁出命来。刘喜奎所走的每一步,都铤而走险。但她为了有限的自由和灵魂的高洁,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艺非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