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悲但真 坚持未必得到 但放弃一定得不到

作者:
这半年来香港发生太多悲剧。香港人见尽了邪恶,而且是没有最邪恶只有更邪恶。多少不眠之夜,流下了多少眼泪。多少年轻人不顾前途甚至生命地为了香港的未来牺牲;多少成年人、中老年人被唤醒被唤起被感召,挺身而出;多少市民在种种权衡利害中仍然为了反对邪恶势力,为了坚持正义,为了不忍见到年轻人的牺牲,而做力所能及的事。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悲观者与乐观者的区别,是悲观者掌握的资讯比乐观者多。”他指的是对人类社会的资讯和了解。掌握资讯多,即了解得多,接近真相更多。对社会对人性的悲,是因为知道更多的真。自由世界尚且如此,在极权统治或接近极权的世界,本身已经哀鸿遍野,就更是稍予了解,都无法乐观了。

置身于极权或接近极权的社会,乐观者往往是因为生活在虚假的时空中,在虚假的物欲、虚假的繁荣、虚情假意中陶醉,对真相或不知,或视而不见。社会在变化,变成满街药房、金铺、拖箧、普通话;居住空间越来越小,薪水越来越“唔见使”;特首高官满嘴谎言,所有政策向中国而不是向香港市民倾斜。社会规则沦丧,只是崇拜权势,或“识人好过识字”,在温水煮蛙中向中国社会价值蜕变。人人看到沦落,但只顾寻找自己的舒适圈,多数人选择回避社会真相,去日本韩国泰国放松。香港人在虚假时空中醉生梦死。乐而假。

这半年来香港发生太多悲剧。香港人见尽了邪恶,而且是没有最邪恶只有更邪恶。多少不眠之夜,流下了多少眼泪。多少年轻人不顾前途甚至生命地为了香港的未来牺牲;多少成年人、中老年人被唤醒被唤起被感召,挺身而出;多少市民在种种权衡利害中仍然为了反对邪恶势力,为了坚持正义,为了不忍见到年轻人的牺牲,而做力所能及的事。鲁迅说,“悲剧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这半年来,我们看到或经历到许多有价值的东西的毁灭,又看到不少无价值的东西被撕破假面具的可笑的丑陋。香港社会呈现了:悲但真。

许多人将乐观与积极相连,悲观与消极相连。但基于了解越多越悲观,而任何人都应该珍惜只有一次的生命,因此存在主义的人生观是虽悲观但必须积极。悲观而积极的人生就是不问成果,不问目标会不会达到,只问你在生命的全过程有没有积极地掌握着你的存在。掌握存在,也就是忠于自己,由发自内心的价值观去自主命运。悲观,但因为没有扭曲自己而会感到舒畅。

这半年来,由许多市民特别是年轻人在悲观形势下作积极的抗争,而构成香港的悲但真。只要你睁开眼看,就会看到少数人的无比邪恶,同时更看到你从未见过的许多人的无比勇敢、智慧、美丽。在大半年前,如果你对这个虚假繁荣的城市感到厌恶的话,今天你会对这个真实而不景气的城市无比珍爱。

林日曦说,坚持是一种病,但放弃是癌末绝症。

坚持未必得到,但放弃就是死了,一定得不到。

世界上许多傻瓜都坚持做不大可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不在乎因为坚持梦想而失去所有,不在乎众人异样的眼光,不在乎家人亲属的不谅解,一味傻傻的追求梦想。美国励志作家Napoleon Hill采访了500多位成功人士之后,他总结的成功秘诀一言以蔽之,就是坚持:“90%的失败者并非被击倒,而是放弃坚持。失败有千百种形式,但成功关键只有一个——执着。”

不过,这半年来香港人的坚持,不是追寻梦想,而是捍卫百多年来已有的东西不被夺去,这东西就是自由。从来没有享有过自由滋味的奴隶,自由是他们的梦想;曾经享有自由滋味的人,是宁死都不愿意做奴隶。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一只狗已经咬住了一根骨头,你要强抢下来,它是会拚命不放的。这就是半年来香港人悲但真的坚持。

以上是观《林日曦细声讲悲但真》Talk Show后的感想。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