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国经济好坏 国企利润透端倪

作者:
有外媒调查报导认为,中国国企其实不再是全民的企业,甚至也不是国家的企业,而是被红色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掌控。事实上,中共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公室和社科院等在2006年联合发布《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披露:在国土开发、金融等5大领域担任主要职务85%~90%都是高干子。同样地,在中国民间一直盛传:“国企=党企=领导家族产业”。

12月23日,中共财政部公布今年前11个月全国(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不含国有一级金融企业在内)主要经济指标。

在营业收入方面,今年1月到11月,全国国有企业收入总额同比增长6.4%至55,7455.3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中央企业32,1649.1亿元,地方国企23,5806.2亿元。

在利润方面,全国国有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5.3%至31,981.0亿元。其中,中央企业利润近2.1万亿元,地方国企利润约1.1万亿元。

同时,比较年内最近三期──前9个月、前10个月、前11个月,全国国有企业收入增速依序从7.1%、6.5%、递减至6.4%;利润增速则从6.6%、5.4%、放缓至5.3%。

众所周知,国企(主要指央企及中央直管或控股的国企,下同)多为垄断行业,获垄断利润,而今年数据表明不论营收还是利润都节节下滑;尤其央企所在高度垄断行业,坐收垄断暴利,如2018年央企收入与利润的增速均两位数增长(分别为10.1%、16.7%),但今年1月到11月的相关增速都是个位数(营收5.3%、利润7.7%)且腰斩,中国经济放缓严重、国内消费需求疲弱可见端倪。

不过尽管整体增速放缓,却无碍央企利润将再破表。譬如央企今年前11个月利润总额近2.1万亿元,已超越创历年最好水准的2018年的1.7万亿元。从这亦可管窥央企超额垄断利润,因而利润分配向来被指国企的第一问题。

例如2012年一篇报导指出,国企1994到2007年间暂停利润上缴,也就是未向其真正所有者──中国全体国民分发一分钱的红利。直到2008年,国企利润恢复上缴,但上缴比例很低约为5%〜15%。相比之下,在并未宣称国企为全民所有的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的国企平均分红率达到46%。

即便根据中共财政部现行规定,国企分五类、上缴净利润分25%、20%、15%、10%和免收等五档,若按简单算数平均上缴比例仅14%,连欧美国家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而且从历来报导可知,国企上缴利润比例已经很低,国企仍通过增加支出、巧立名目滥发奖金等方式转移利润,而使国企账目表现为微利甚至亏损从而逃避利润上缴。除此,相关规定国企获利无须优先派发给国家或人民,而是可先用于扩大生产等;以及所谓“财政返还”,致使上缴的利润最后还是回到国企,有的返还款甚至比当初上缴金额高出数倍。

舆论更是一度呼吁提高国企利润上缴比例、还利于民。如2012年媒体刊文算了一个账:2011年中国国企累计实现利润22,556.8亿元,假如能以46%的标准分红,可上缴国家利润10,376亿元,这相当于同年国家财政教育支出的63%,科研支出的271%,医疗卫生支出的161%,社保养老基金缺口的200%。可见国企利润上缴比例的提高可以大幅缓解国家财政在某些民生领域的捉襟见肘,于国计民生皆有大益。

也有外媒调查报导认为,中国国企其实不再是全民的企业,甚至也不是国家的企业,而是被红色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掌控。事实上,中共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公室和社科院等在2006年联合发布《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披露:在国土开发、金融等5大领域担任主要职务85%~90%都是高干子。同样地,在中国民间一直盛传:“国企=党企=领导家族产业”。

习近平在第一任期反腐时,曾表示痛心国有资产流失。国资到底流失了多少没有权威统计,但时间显示,在1997年中共“十五大”上所谓“缩小国有经济、鼓励民营经济”调整政策下,国企开始大量退出市场,并于2001年达到峰值。而从多年来各种相关报导可知,国资多被掏空、被贱卖,接盘者往往有背景有后台。

习近平在国企“打虎”方面,表现出的鲜明特点也如同官场一样,即涉贪落马者多属江派贪腐集团。而江泽民家族贪腐更是遭到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是“盗国资产远超全球首富”。

大纪元《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一文深度揭露,江泽民当政后带领儿子率先哄抢“公有制经济”,并在1999年前后正值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企国资的疯狂时期,藉由血腥镇压法轮功来掩盖腐败治国及转移视线。

大纪元社论《九评》指出,中共的本质是邪教。而邪教获利的一个方式就是通过冠冕堂皇的掠夺剥削。中共宣扬国企“全民所有”、“创造共同富裕”都是空话,若从国企上缴利润比例来看,中国老百姓未蒙国企之利,只受垄断定价之苦;若从国企收益来看,国企占去太多企业利润、行政和金融资源等,民营中小企业相对被挤压、难赚钱,这造成国企和民企另类的贫富不均问题,其实也是在伤害中国经济。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