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卢峰:港人硬食剧毒“白色圣诞”

作者:

其他城市的白色圣诞飘下的是粉般白雪,把城市街景衬托得分外宁静平和,让民众禁不住走到街上,散步赏雪,互祝平安。香港2019年也有“白色圣诞”,可香港“白色圣诞”飘下的是官方不肯公开成份的催泪烟雾,闹市街道都给染污,行人、市民得争相走避以防沾上毒物影响健康。

气氛稍缓和当权者搞对抗

有剧毒的“白色圣诞”绝不是市民想过的,也不是市民希望见到的,而是当权者强加于我城,强加在我们头上身上的。北京及特区当权者不愿意倾听市民合理的诉求,不愿意面对、处理制度暴力与警暴,只想以武力、强权、诡计震慑市民,逼市民屈服。在这样的情况下,民愤民怨根本难以平服,社会气氛不可能真正改善及缓和,街头便免不了出现激烈抗争,而滥暴的警队则再一次让催泪弹横飞,污染我城街道与天空。

本来,过去几个星期社会状况已稍为缓和,激烈抗争情况减少,有好些日子看不到催泪弹、布袋弹横飞。然而,北京当权者及特区政府没有想过利用相对平和的环境推动政治对话,减少对抗气氛,而是步步向市民、抗争者进逼,大搞秋后算账,对检讨调查警暴及政府过失则寸步不让,半步不动。

先说秋后算账。特区当权者几乎可说是全方位开动。教育局官员高调开记者会要跟进在抗争运动中被拘捕的教师外,还表明会处理那些被投诉网上言论有问题的老师,还说随时可能来个停职处分,令老师们生活不保。医护界方面,医管局新任主席范鸿龄在首次记者会就警告前线医护人员不要采取工业行动影响服务,否则会作追究,他的意思显然是要阻止医护人员参与未来可能举行的罢工行动。

警队的拘捕行动也毫不手软,并且把法网越扩越大;多名市民近期先后因数月前的集会或游行活动被拘捕;警队又增派大量便衣警员到商场、车站及其他人流多的地点秘密行动,监视之余还不惜制造恐慌与冲突。武装到牙齿的防暴警察则像“驻军”那样长驻在全港多个繁忙地点、街角以威吓市民。

打压星火同盟重燃抗争

最荒唐的是,上星期警方以涉嫌洗黑钱的罪名拘捕“星火同盟”四名职员,并冻结这个支援抗争者组织的七千万资金。谁都知道,“星火”的资金全数来自市民自愿捐赠及众筹,没有任何秘密来源,不涉及大陆或其他地方的“黑钱”及非法资金。警队今次高调打压“星火”一方面想抹黑一众支援抗争者的组织,令不明底蕴的市民以为它们跟犯罪组织同路,减少或停止向他们捐款;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削弱支援抗争者组织的活动能力,令抗争者变得孤立无援,在未来得不到应有的法律以至生活支援。但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对警队借法律、执法手段作政治打压的险恶居心看得一清二楚,令大家对政府、警队更不信任,更憎恶。在这样的情况下,抗争之火不但难以平息,反而会重燃。

至于被林郑月娥说成是修补社会撕裂重点的所谓检讨委员会到目前为止连影儿也不见。职权范围没有,委员会主席、成员是谁不清楚,也没有任何具体成立日期;唯一能确立的是委员会不会有调查权或传召权,只会研究抗争的所谓深层原因或社会矛盾。然而正如大部份社会人士包括天主教汤汉枢机、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前主要官员张炳良等纷纷指出,只有成立拥有独立调查权、传召权的调查委员会才能满足市民的诉求,才能得到公众的信任;它的报告才能直指事实真相,才能找出社会抗争气氛越演越烈的制度、个人原因,再找出办法纾缓民怨。

林郑月娥及北京当权者既不肯同意独立调查,反修例抗争多个月内缠得越来越紧的心结便不可能解开,要循政治途径解决当前困局便无从谈起,而各种形式的抗议便不可能平息。即便是节日,即便是象征平安、爱、希望的圣诞节都免不了出现街头抗争,只懂滥暴的警队则禁不住武力镇压,我城在佳节因而不能不蒙上催泪弹的毒雾。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