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麦小田:万颗催泪弹 在香港埋下生态地雷

作者:
孙玮孜说,港警初期使用的是美国制催泪弹,后来采用两款中国制造,香港电台(RTHK)曾经检测街头的催泪弹壳,结果发现美国制仍残留一些CS Gas的主要成分,但是中国制造的却几乎毫无残留,研判可能是中国制催泪弹的燃烧温度太高,导致主成份全部降解,这可以合理怀疑CS成分被降解、氧化生成二噁英或其他化学物质。“世界卫生组织将二噁英列为一级致癌物。”孙玮孜指出,“它对于人类的免疫系统有很大的影响,加上属于环境贺尔蒙,对生殖系统也有影响。”

万颗催泪弹砸落香港,漫天烟雾衍生环境祸害。(法新社)

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续将近六个月,高达一万颗催泪弹落在弹丸之地,刺鼻硝烟弥漫各个角落,这一场“催泪弹放题”,炸开的是难以清除的生态地雷。

“No More Tear Gas! Save Our Children!”香港父母亲拉着孩子、手举着抗议标语,12月1日走上中环街头,这次集会有个温暖却悲情的名字“孩子不要催泪弹”,一颗颗黄色气球随着游行人群飘扬天空,孩子们露出畏怯的眼神,因为跟着万颗催泪弹陪葬的可能是下一代的未来。

催烟引燃世纪之毒

专家怀疑中国制造的催泪弹更易释出二噁英毒害。(法新社)

二噁英(dioxins),是最令人不安的三个字。“催泪弹有非常多种类,这次香港警方使用CS Gas这一类催泪弹。”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的博士研究员孙玮孜指出,他的博士论文研究生物化学,他解释,“CS Gas的化学结构是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由于有机物在含有氯分子的情况下燃烧,一但达到200至450°C极高温,容易形成『世纪之毒』二噁英。”

孙玮孜说,港警初期使用的是美国制催泪弹,后来采用两款中国制造,香港电台(RTHK)曾经检测街头的催泪弹壳,结果发现美国制仍残留一些CS Gas的主要成分,但是中国制造的却几乎毫无残留,研判可能是中国制催泪弹的燃烧温度太高,导致主成份全部降解,这可以合理怀疑CS成分被降解、氧化生成二噁英或其他化学物质。

“世界卫生组织将二噁英列为一级致癌物。”孙玮孜指出,“它对于人类的免疫系统有很大的影响,加上属于环境贺尔蒙,对生殖系统也有影响。”此外,由于二噁英为油溶性,容易囤积在人体的脂肪细胞,例如母乳,“港警在短时间内密集投掷催泪弹,我们非常担心,对每个人可能都有害,孕妇和儿童尤其是高风险族群。”

日前,香港的传媒工作者染上氯座疮(Chloracne/ MADISH),他常在警民冲突的第一线采访,吃足催泪弹。“氯座疮是很明显的二噁英中毒症状。”孙玮孜说,“2004年乌克兰的总统候选人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被对手用二噁英下毒,很短的时间内脸部变成绿色,这就是氯座疮的表征。”

国外研究罪证确凿

黑警大规模滥用催泪弹,催烟幕后暗藏死讯。(法新社)

“国外生物和医学界对催烟的研究不少,证实对动物、人类健康有不良影响,对气管、皮肤、眼睛的伤害尤其明显。”在香港恒生大学、中文大学任教的陈嘉铭博士指出,他长期关注动物议题,今年出版《写在牠们灭绝之前—香港动物文化志》,这段期间更投入心力关心香港抗争局势下的动物处境,他提出质疑,“奇怪的是,最近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食物及卫生局都出面说,他们的研究发现催泪弹对动物和人类没有长远的影响,警方也声明他们练习时也会施放催泪弹,警察完全没事,官方说法和国际研究结果相悖。”

面对质疑声浪和舆论压力,香港环境保护署10月公布中西区和荃湾区空气中的二噁英浓度并未增加,驳斥催泪弹和二噁英的关联性。孙玮孜认为,两个监测站的数字不足以说明全面状况,而测量当天在中西区和荃湾区是否有大量滥用催泪弹行为?加上监测的是空气中的二噁英,就算大量施放催泪弹,也可能迅速飘散到其他地区。

“环保署要进一步去看催泪弹是否有其他化学物质会释放到空气中?单单只看一两个物质、元素是不够的。”陈嘉铭说。“不只监测空气,还要测量土壤中的二噁英含量,同时交由国际公正的第三方来检测,这样的资讯才能让公众信服。”孙玮孜强调。

毒祸遗害无远弗届

香港市区街道出现鸟类尸体。(翻摄自网络)

事实上,香港环保团体“绿惜地球”已经采样催泪弹滥用地区的土壤样本,“他们请我联系国际污染物消除组织(International Pollutants Elimination Network,简称IPEN),希望委托国际组织来检测样本。”孙玮孜说,不过,起初绿惜地球找上香港当地的环境检测公司,却没有一家愿意接受检测任务,“背后不排除有政治介入,或是这些公司担心检测结果若发现二噁英含量高,连带被列入黑名单,这样官方做出来的数据也会叫人怀疑、打上问号。”

进入冬季,香港空气中的PM2.5浓度增加,香港专家提出二噁英和多环芳香烃(PAH)等物质会附着在PM2.5,担忧经由呼吸管道摄入。孙玮孜表示,二噁英一但结合细悬浮颗粒如PM2.5、PM10,随着风向传播到更远的地方,离近城市、地区都可能受到波及,最后沉降在土地里面,扩大毒祸后遗症。

国际污染物消除组织曾调查中国焚化炉附近的蛋鸡场,孙玮孜指出,由于焚化炉不当燃烧生成二噁英,再飘落至附近对蛋鸡场,放养的鸡只摄食土壤里的蚯蚓,研究结果发现,鸡蛋中二噁英含量偏高。

民间团体“香港妈妈反送中”11月27日发布网络问卷调查,访问1,188位家长催泪弹对未成年子女健康的影响,结果发现65%儿童出现咳嗽症状,近7成家长认为子女接触催泪弹或其残留物的途径来自社区。陈嘉铭认为,孩童的抵抗力较低,因此不适症状很快就会出现。

黑警狂放动物陪葬

深水埗的猫咪因催泪弹烟雾,导致眼睛不适落泪。(陈嘉铭提供)

眼看着港警大规模滥用催泪弹,动物接连死亡,引发生化危机疑虑,陈嘉铭着手为动物搜证死因,他指出,目前以鸟类死亡案例最多,市区很多地方都发现鸟类陈尸街头,因为鸟类的呼吸管道窄小,不少医学期刊都发现,在施放催泪弹后,动物死亡明显增加,以土耳其的伊斯坦堡为例,研究证明催烟导致鸟类大量窒息死亡,而11月12日港警围攻香港中大,由于校园树木多、鸟类也多,事后出现鸟类暴毙,无法否定和催泪弹有关联性。

港警在人口密集的社区投掷催泪弹,甚至波及民居,不少家养动物也纷纷挂病号。陈嘉铭指出,在施放催泪弹后,旺角、深水埗、尖沙咀等住宅区的猫狗跟着遭殃,很快因为咳喘而去看兽医,医生诊断气管有问题,犬科动物如狗的症状尤其明显。

10月中旬,观塘海滨浮现大量死鱼。(陈嘉铭提供)

“催泪弹的成分不是气体(gas)来着,其实它是很小的固体微粒,它会沉到地下、流入水中。”陈嘉铭指出潜在威胁。10月观塘海滨长廊的水面浮现成群死鱼,他认为,这不排除催烟毒素流入大海所害,不过,港警使用水炮车驱众,蓝色液体经管道、最后流入海中,观塘和铜锣湾海边都曾发现蓝色的水,同一时间也出现鱼类大量死亡。

动物集体死亡捎来生态警讯,蝴蝶效应不容小觑。“二噁英在土壤中的半衰期可以长达25至100年之久,它进入水域、海洋生物当中,借由食物链会在不同生物间传递。”孙玮孜说,“台湾曾经调查二噁英严重污染的地区,附近鱼塭养殖的鱼类,体内的二噁英含量非常高。”

这一场生化危机衍生的环境灾难,或将随着时间陆续引爆。“我最害怕的是很多动物、植物问题会慢慢出现。”陈嘉铭忧心忡忡说,“催泪弹的毒素可能溶入泥土当中,对植物造成伤害,甚至流入大海,影响海洋生物。”

香港环保团体接二连三提出反催泪弹倡议,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11月底也发起“反对港警滥用催泪弹”连署,孙玮孜说,这次连署郑重要求香港环境局和食卫局立即检验香港各地的二噁英污染情形,并公开检验资料,以免人民受毒物之害,同时香港警方应立即停止使用催泪弹,并针对滥用行为即刻启动独立调查。

“日内瓦公约说得很清楚,催泪弹等于是化学武器,在国际间战争是不能使用的。”孙玮孜语重心长说,香港再不停止滥用催泪弹,引燃的可能是一场难以想像的生化劫难。

撰稿人:麦小田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