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茅台刚需的权力与诱惑 坐飞机去贵州买茅台

—坐飞机去贵州买茅台

一些暴富的故事在圈子里流传。一名羊毛党晒出了自己的航班截图,一周飞了17次,挣了1万5。另一位的朋友圈更夸张,他晒出行程单,定位在贵阳龙洞堡机场,然后说:‌‌“我飞了一个星期,挣了25万,我不上班了,你也快来吧‌‌”。很难求证故事的真假,但这确实搅动人心,激荡起欲望。

今年12月初,我曾在上海虹桥机场被一位中年男子拦住,他问:‌‌“你是不是去贵州?愿不愿意从贵阳机场给我带两瓶茅台酒?每瓶可以给你300块。‌‌”

因此我们才知道,现在有人来回坐飞机,就为到贵阳买原价茅台。再后来我们发现,想在贵阳买到一瓶原价的53度飞天茅台酒,就像在寻找某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确信它一定存在,但要得到它,要耗费无数精力,算尽心机。

53度飞天茅台以1499的销售指导价出厂,再以翻倍的价格被送到消费者手中。整个流通环节里,羊毛党、黄牛与酒商纷纷上场,也许可以从他们身上窥见茅台酒高价的秘密。

一瓶酒,赚一千

落地贵阳龙洞堡机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被酒包围。廊桥上贴着酒的海报,航站楼四处是巨幅的酒类广告牌,机场遍布售酒门店,擦肩而过的是拎着酒的行人。

再往外走一点,画面更稀奇——机场路边嘈杂如菜市场,乘客们提着刚买的茅台酒,黄牛已经在等着了,双方开始讨价还价。1499元一瓶买来的酒,一分钟后就被黄牛以2100元一瓶的价格收走。不一会儿,路边已经整齐摆了几百瓶茅台,开来一辆面包车,直接运到附近的库房。

机场附近,也许是贵阳城里口音最具多样性的地点之一。来自江浙、福建、广深等地的羊毛党正坐在路边算一天的收益,围坐讨论最好的薅羊毛方法。操着北方口音的黄牛们盘算着怎么把酒运回北京。前段时间,黄牛们还因为争抢地盘狠狠打了一架,弄得全城皆知。

这一切,都是从今年秋天贵州的优惠政策开始的。

10月初,贵州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外地游客可以通过一些途径买到1499一瓶的53度飞天茅台。比如从一些指定城市飞到贵阳机场,比如入住某些指定酒店,再比如去指定景区游览,或者是在贵州的高铁站和高速公路消费。

原价飞天茅台的诱惑有多大?茅台走的是超级大单品战略,53度飞天茅台,是茅台酒产品金字塔塔尖的明珠,绝对的王牌。在北京烟酒店和黑市的价格可以达到3000元一瓶,在贵阳烟酒店也不便宜,2500元左右。而在贵州,游客们可用销售指导价1499元买到。这中间是高达1500元一瓶的暴利。

在外地,消费者买正价茅台极难。目前可知的卖原价53度飞天茅台的电商平台有两个,一个是天猫超市,每天早晚十点开抢,但几率极低。另一个平台是苏宁易购,要预约茅台需要先成为PP体育高级会员,会员费是998元,还需要实名认证、有过超过76元的实物商品购买记录。998元的年费,已经劝退了很多人。

所以你自然能理解,为什么人群会蜂拥而至,飞到贵阳、住酒店、进景区。他们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在这些地方的茅台销售点排队。那瓶站在柜台上、白红相间、系着丝带的53度飞天茅台酒,是欲念之火。

在贵阳待两天,便很容易在队伍里分辨不同的买酒人。其中最多的就是处在链条底端的羊毛党。他们大多是男性,背着双肩包,不停刷着手机,所以大多数人都拿着充电宝。他们中的很多人也玩信用卡,是从玩卡的圈子里知道了买茅台赚钱的消息。又因为有信用卡积分,买机票更便宜,所以成了坐飞机买茅台的主力军。

贵州的政策不停变化,最初从贵阳往返海口和长沙可以买两瓶正价酒,他们就成天可着这两地飞。后来对兰州、大理、北上广深等城市也陆续开放了这个政策。再后来,南航与贵州多彩航空也参与了活动。

这之后,一些暴富的故事开始在圈子里流传。一名羊毛党晒出了自己的航班截图,一周飞了17次,挣了1万5。另一位的朋友圈更夸张,他晒出行程单,定位在贵阳龙洞堡机场,然后说:‌‌“我飞了一个星期,挣了25万,我不上班了,你也快来吧。‌‌”很难求证故事的真假,但这确实搅动人心,激荡起欲望。

在贵阳,我遇到的那些羊毛党们,有的原来是卖手机的,有的是卖金器的,还有的是程序员。今年秋天之后他们有了新的事业。一名羊毛党拉开书包给我展示了他的登机牌——足足有四十多张。

寻找正价茅台有多难

不额外花一分钱,买一瓶1499的正价飞天茅台,真的有这么难吗?我决定给自己两天时间,看看是否能在贵阳实现这个目标。

12月14日,我从北京飞到贵阳龙洞堡机场,落地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一些机会。比如之前有政策,从北京飞到贵阳,可以买两瓶飞天茅台,不需预约也不限量,但这个活动刚结束了。不过还有机会,只是门槛提高了,需要在航班当天的零点预约,一天只有400瓶,要抢,这我也错过了。

当晚,我找到一张茅台官方认证的销售网点列表,在贵阳共有19个点。其中有11个在机场附近,1个在贵阳北高铁站,另外7个在市区。我想这里面多少会有些缝隙。

首先排除的是贵阳北高铁站。高铁站采用了和爱马仕相同的手段——配货。爱马仕创造了一套繁复的购物仪式,如果你要买一个爱马仕铂金包,你需要先买同等价位的其他产品,比如首饰和丝巾。而贵阳北的操作并不比爱马仕简单多少。我要在一个指定的小程序里购买贵州特产,买满500块,才获得购买一瓶茅台的资格。更关键的是,我这张高铁票还需要超过300元,而且要出省。这成本太高了。

第二个选择是密集分布在机场的11个销售点。仔细一琢磨,发现每个点的条件都很苛刻。有个点在多彩贵州航空公司,必须买他们的机票,他们指定了15个往返城市,还指定了票面价格,并且必须已经完成了飞行。飞完了也不一定能领到酒,每天限量,先到先得。一个黄牛说,售酒点每天8点开门,这么冷的冬天,有人夸张到凌晨抱着被子就开始排队。

还有个点在南航大院,南航在11月联合贵州航空开展了乘机购酒活动,但要求更高。票面价格先是必须超过1680元,后来又调整,升高到1980元,同样也需要完成飞行,然后预约、付费、提货。这我同样不符合。

要么,还可以选择贵阳龙洞堡机场的官方销售点。不限航空公司和票价,只要有进出港行程就可以预约两瓶。但一名羊毛党告诉我,每天进港限量400瓶,出港限量200瓶,基本已经被外挂攻占。如果我要凭自己的力量,在离开贵州当天在网上提交购买申请,可能性几乎为零。

贵阳机场关于游客如何购买茅台酒的展示牌金钟摄

好,那么我放弃机场,回到市区的那7个点。第一个坏消息是,这几个点的活动大多结束了。比如贵州盐业公司的3个售货点,都在上月末或本月初售空了所有存货。

另外有两个点是酒店,住店有买酒资格。但其中一家酒店因黄牛打架事件波及,不再售酒。另一家酒店本月的买酒房已经全部订满。

在这些酒店订房很有意思,他们有一套暗语。如果你问有没有买酒房?前台会警惕,回复你:‌‌“我们这儿没有这种房型‌‌”。但如果你问,有没有五六百的那种房间,前台就明白,你是行内人,是安全的,就会告诉你,暂时没有了,你可以过两天再来。

贵阳城内还有个著名买酒点,是贵州饭店。这是另一间酒店的前台告诉我的。他看我这可怜的外地人找不到门道,像无头苍蝇,犹豫半天最后说,‌‌“你可以去那儿碰碰运气‌‌”。但等我到了贵州饭店,大堂早已经站满了人,都在等待空出来的买酒房。在这里我遇到了一名叫王茗贵的老黄牛,他试图把自己订的买酒房推销给我,只要一百多一晚,当然,买酒资格已经被他占了。

王茗贵是贵州遵义人,倒卖茅台好些年。为了买茅台,他与合伙人每天早上五六点开始排队,最后在贵州饭店定到了五间房,每间三晚。他给我算了一笔账,解释怎么才能使利益最大化:贵州饭店一间房一天房费668元,消费满500元可以买一瓶茅台,住三晚花费2004元,刚好可买4瓶茅台。如果再住一晚,还可再买一瓶茅台,但就没那么划算了。

倒卖茅台是他的工作,所以只要所有卖茅台的活动他都参加。他展示了一个专门买茅台的APP,上面都是成千的订单。为了获得买茅台资格,他在高速公路买高价的米,在高铁站买价格虚高的特产。他也跟着薅羊毛大军一起飞来飞去。每瓶茅台的买本至少是2100,但他们靠走量,只要量大,就算一瓶只赚200元,都还是有利润空间。

他还不算大黄牛,其他手笔更大、人数更多的黄牛团伙,不屑自己动手,会组织当地老年人来回坐飞机买茅台,或者组织他们去茅台镇旅游,只要入住茅台大酒店,也有两瓶的购买资格。

在贵州境内的各大机场,你很有可能在登机口遇到他们,戴着统一的旅行团帽子,穿着背心儿。他们与羊毛党们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但战斗力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差,被羊毛党戏称为‌‌“宝帽子军团‌‌”、‌‌“红帽子军团‌‌”。

我也曾问过贵州饭店的黄牛们,我是否有可能不花额外的钱,在贵阳买到一瓶1499的正价飞天茅台?他们都笑了:‌‌“如果原价买得到,我们肯定门口挤破了,怎么还轮得到你们?‌‌”

王茗贵说,你要相信这一点——‌‌“如果好买,就没有人会来专门做这个事情。如果好买,价格也不会这么高。就像春运的火车票一样,如果人人都能买到,谁会去买黄牛票呢?‌‌”

薅羊毛小心反被薅

最近羊毛党圈子里出了个新闻,也许是个警示,告诉大家薅羊毛并没有那么容易。

今年11月,南航联合贵州航空推出了乘机购酒活动,买一张机票,最多可以买6瓶茅台酒,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南航多次修改了活动规则。最初规定票面价格必须超过1680元,后来又调整到1980元。根据网友截图,贵阳到杭州的机票从300多元溢价到1700元,贵阳到上海的机票从320元溢价到1690元。

这还不是最苛刻的,按规定买了机票并飞完,还要在7天内预约,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约上。南航预约系统每天0点开放,一天大约开放500个名额,但是预约的人远超这个数量。因此有可能你花高价飞了机票,却约不上,就是将近2000块打了水漂。

在贵州寻找茅台的两天里,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信息不透明、政策瞬息万变。有时候某个酒店昨天还卖酒,今天就不卖了,有时候上午酒价便宜,过了几个小时就贵上近百元。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贵阳上空操纵一切。问大家谁决定的价格,只有一个回答,‌‌“市场‌‌”,庄家们的买进和抛出。

贵州饭店的售卖点外,贴着一张告示单,纸张看起来很新,介绍了买茅台的方式——办会员卡,然后充年费515元或1118元,然后再储值。储值5000元,能获得6张购酒券。我内心感叹这简直是抢钱,一名酒商走过来提醒我,这个政策已经失效了,千万别上当。

这位姓周的酒商来自江苏,他收完酒,会把它们分流到江浙沪的各个门店。羊毛党、黄牛之后,他们是这个链条后端吞吐量最大的一环。与他类似,现场还有许多名酒经销公司的采购,他们从大黄牛手上成百上千件地拿货,北京大兴和酒仙桥都有他们的门店。

采购商周先生这么理解事情的本质——其实是所有人陪贵州玩了这个游戏。因为优惠政策,所有人被圈到这里,适应它的规则,投入机票、酒店等成本。由羊毛党到小黄牛、大黄牛,再到酒商,层层加码。

这些付出与风险,最后悉数转换成茅台的市价,并最终由消费者来承担。‌‌“为什么茅台卖这么贵?因为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付出了很多,每个环节都要收回成本。你不卖这么多,你就赚不回来。‌‌”

一个叫威特的采购常年与企业老板打交道,他认为这种社会分工自然而合理。‌‌“在这里排队买茅台的,不是喝茅台的人。喝得起茅台的人,不在乎这些钱。‌‌”

作为硬通货的茅台

最近几年,在酒圈里流传一句话:中国有两种白酒,一种是茅台,一种是其他白酒。茅台的售价、股价与社会地位,已与竞争对手们远远地拉开身位。对茅台的需求,也许能折射当今中国社会的某些面向。

茅台擅长讲故事。他们曾编过一本书,叫《茅台故事365天》,里面分析了许多茅台之所以珍贵的理由。被反复述说的故事有二。

一是说它珍贵。茅台镇是一块宝地,特殊的地理环境,将187种特殊的微生物群体笼络在谷地之中,难以风流云散,成为茅台酒独一无二的酵母,正是它们造就了茅台独一无二的口感。曾有人不甘心,将原班人马、同样的原料搬到遵义,造出的酒就是没有了原来的味儿。没有办法,只好又搬回了茅台镇。

二是说它正统。茅台有纯正的红色基因,红军四渡赤水时用它洗脚,它是周恩来的最爱,从开国大典起,它就是国宴的专用酒。

稀缺是投资者们趋之若鹜的原因。茅台收藏者朱军曾在受访时说过,投资其它白酒,价格一涨,供应量就会放大,价格就会下来了,资金就增加了风险。而茅台酒每年产量有限,价格上去了,供应量不增加,所以价格能在高位稳住,对投资来说,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作为消费品,它同样已经成为某种表意明确的标志。在采访中,黄牛们提到过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飞天茅台单瓶的价格更低,他们收酒时出价2100元左右一瓶,但是如果是一整箱,收酒时的单瓶价格是2500元左右一瓶。一箱六瓶,价格在15000元左右。

为什么就多了个纸箱子的包装,一下子贵了2400元?

一名黄牛解释说,单瓶的茅台主要用于应酬,而整箱的茅台酒,基本都是用来送礼。一整箱茅台搬出去,非常体面。不管求人办事还是维护关系,都拿得出手。因此人们往往愿意接受这溢价。一箱箱茅台从一个后备箱迁徙到另一个后备箱,里面是跟身份、财富与权力相关的故事。

离开贵阳的前一天,我依然没有买到茅台。最后狠狠心,花350块钱买了个外挂,一个叫小良的卖家接了单。我需要把所有的个人信息给小良,他帮我在贵州机场网站上填好申请,我需要做的是,在晚上11点58分打开他发来的一个网址,等待发到我手机里的验证码,填好验证码,然后发送、等待。

但很遗憾,我并没有抢到酒。小良第二天跟我说,机场再次升级了自己的系统,所以昨天验证码出错了,他们所有的订单都失败了。不过他们也马上升级了技术,所以外挂的价格又涨了。

起飞前,我在领酒柜台坐了两个小时,想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抢到了酒。这些人都不像是素人,各个都很熟练。有些人来时已经拎着茅台了,还有些人轻车熟路地拉开领酒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冰箱,拿出免费的可乐喝了起来。

与之相对的是,一些一脸懵的游客,被买酒的宣传吸引,撞了进来,一问才发现需要预约,扫了预约码,发现预约非常难,又一脸懵地走了。

这一天机场黄牛收酒的价格已经到了2110元一瓶,已经是今年入秋以来相当高的价格了,一对茅台转手就可得1222元,但是一些羊毛党们还是不打算卖——因为春节马上要到了,茅台一定是中国人的刚需,它不会滞销,只会更贵。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 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