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英媒:中国经济“高压锅”剧烈翻滚 随时爆煲

2019年中共政权陷入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之中,虽然最大的“灰犀牛”事件没有出现,但英媒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剧,中国金融体系像一个内部翻滚的压力锅,随时可能顶开盖子,全面爆发危机。

有英媒认为,中国金融体系像一个内部翻滚的压力锅,随时可能顶开盖子,全面爆发危机。示意图 

2019年中共政权陷入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之中,虽然最大的“灰犀牛”事件没有出现,但英媒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剧,中国金融体系像一个内部翻滚的压力锅,随时可能顶开盖子,全面爆发危机。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在北京接见全国政府秘书长和办公厅主任会议全体代表时表示,明年中国经济发展可能遇到更大的下行压力、面临更复杂的局面,要全面做好“六稳”工作。

路透认为,2020年中国经济依然需要“爬坡过坎”,各种“黑天鹅”和“灰犀牛”将令中共决策者防不胜防,要维持经济“六稳”如同走钢丝。

英媒BBC12月30日刊文分析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40年后累积了不少问题,债务尤甚。因此每到岁末年终,很多西方经济学家都会发出唱衰之声。但每次却不得不承认低估了中共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手段和调控能力。

然而,这并不妨碍经济学家们在下一年继续唱衰,因为中国经济的隐疾不但未消除,甚至有所加重,只是迟迟未爆发而已。

2019年即将过去,悬而未决的问题始终没变,2020年伊始,一句话流行于中文互联网:“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2020年将至,这句话的前半句似乎已经成为现实。2018年年底,瑞士信贷私人银行大中华区副董事长陶冬称,中国债务是比贸易战更迫切的问题,并以“怵目惊心”形容近10年的中国债务成长。

经济下滑,2018年前10月中国信贷违约次数创历史新高。

2019年年初,日本大和证券估计,如果计算官方未列入计算的项目,中国的外债可能高达3至3.5万亿美元。

“彭博”专栏作家波丁(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中国的外债至少面临两大问题,首先是中国62%的外债为短期外债,也就是说2019年中国必须至少偿还1.2万亿美元的外债。

其次,中国的外债正快速增加,2018年以来增加了14%,如果从2017年来看增加了35%。而至2018年9月,短期外债占外汇储备的比例达到39%。

波丁表示,2019年至2020年两年内将是中国还债的高峰年,为了还债,中共恐怕得“削减外汇储备,使人民币贬值”。

8月初,在美国总统川普的关税压力下,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已经一举跌破7的关键心理关口,令市场担忧情绪升温。

中国经济“高压锅”剧烈翻滚

惠誉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民企债务违约数量已大增至历史纪录高位,前11个月,民企发生人民币债务支付违约达4.9%,高于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

惠誉估计中国境内企业债务规模达到19万亿人民币。

长达40年的高速发展,让中国的资产价格不断上涨,无论企业还是居民,都进行大量的投机性贷款。一旦资产带来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利息,结果只能进行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式融资。

仅举一例,贵州独山县影山镇每年财政收入不足人民币10亿元,地方政府却疯狂举债投资打造大型景区,欠下人民币400亿的债务,大部分债务年利息超过10%。这意味着独山县即使每年把所有财政收入用来还债,还不够偿还利息。

中共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曾在北京参加某论坛时,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他称,中国的地方债总额大概是人民币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许多地方甚至连利息都还不起。

BBC报导说,如今的中国金融体系像一个内部翻滚的压力锅,随时可能顶开盖子,全面爆发危机,然后进入漫长的金融去杠杆时期。

英媒说,2020年撞向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中国经济危机蔓延

中国经济增速第三季度放缓至6.0%,近30年来最低水平。中共总理李克强多次承认,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要求各地政府顶住经济下行压力,防止经济断崖式下跌。

原央行副行长、金融学家吴晓灵,曾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演讲中说,房地产是中国金融最薄弱的一环,超过人民币400万亿市值的高房价,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吴晓灵认为,中国的房价一旦暴跌,房奴将可能选择断供,把房子交还给银行,跳楼的不仅是房东,更可能是银行。

2019年夏秋之际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外界几乎窥见了中国经济危机的蔓延。

5月24日,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及银保监会实行联合接管;8月,锦州银行披露财报,不良贷款余额近人民币300亿元。

10月,河南伊川农商行将破产的消息疯传,引发储户挤兑;一周后,辽宁省营口沿海银行再次遭到挤兑。两家银行均通过调集资金垒“现金墙”的方式安抚储户。

一连串中小银行危机,背后是违约率上升造成的流动性紧张。路透社形容,“资金危机幽灵徘徊不去”。揭开了中国中小银行风险的“潘多拉之盒”。

那么中国经济危机是否会在2020年突然现身而展开?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殊曾经称,“经济危机比你想像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像中快得多。

多恩布什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后世称其为多恩布什法则。

经济学家米歇尔·沃克出版的《灰犀牛》一书中,引用多恩布什法则,提出“灰犀牛”的概念,形容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今年初,“灰犀牛”这个词进入了中共官方语境。习近平告诫一众省部级官员提高警惕,防范“灰犀牛”事件。

BBC称,中共似乎逐渐对潜在的危机充满警惕。讽刺的是,“灰犀牛”是指发生危机的风险显而易见,但是由于政府不作为或少作为,直到犀牛冲至眼前,任何补救已来不及,最终被撞翻在地。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新唐人记者李韵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