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全球十八国政要敦促林郑: 制止港警暴力 停止有罪不罚 独立调查港警暴行

全球18个国家的政要于英国当地时间12月31日联名致函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他们对于今年圣诞节期间香港地区警察暴力的升级的关切,并敦促她行使其香港特首的职责和责任,尊重港民和平抗议的权利,下令港警在处理香港的抗议时克制,释放和平的抗议者,独立调查港警暴行、确保追究(侵犯人权的)责任人并制止有罪不罚的现象等方式,并为了香港的未来推行香港整改等方式,真正解决香港目前的危机。

2019年10月9日香港抗议者举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美联社)

包括加拿大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英国著名御用律师、国际律师协会人权委员会(IBAHRI)主席、英国国际法学家协会英国分会主席海伦娜•肯尼迪(Baroness Helena Kennedy QC)女爵、曾主导过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起诉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Geoffrey Nice QC.)、英下议院前议长博考、英香港交接时的外长里夫金德(Sir Malcolm Rifkind)在内的全球18个国家的政要于英国当地时间12月31日联名致函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他们对于今年圣诞节期间香港地区警察暴力的升级的关切,并敦促她行使其香港特首的职责和责任,尊重港民和平抗议的权利,下令港警在处理香港的抗议时克制,释放和平的抗议者,独立调查港警暴行、确保追究(侵犯人权的)责任人并制止有罪不罚的现象等方式,并为了香港的未来推行香港整改等方式,真正解决香港目前的危机。

据香港监察组织报导,信中写道:

“当我们(所有的签名者们)看到港警在平安夜、节礼日和周六(12月28日)近距离对着和平的抗议者、购物者和无辜的旁观者动用催泪弹、辣椒喷雾和橡皮弹的报道时,我们感到恐惧;当我们看到那些孩子、年轻人被暴打、橡皮弹打到人们的脸时,我们非常不安,任何专家都会认为这种行为会造成严重的人身伤亡,因此严重地违反了国际标准。

我们注意到港府驳斥了“香港监督”,也拒绝了《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关于港警如何严重违反了港警自己的行为标准的深度报道,也注意到了港府对由支持香港组织(Stand with Hong kong)发起的英国一些重要的宗教人物致函的回应,但是我们认为港府的回应是极其不令人满意,我们也仍然对港警的暴行表示严重关切。那些批评港警暴行甚至批评港府行为的言论都不说明这些组织是反对港府的。

我们也非常关注无国界医生、香港的外科医生文德麟医师(Dr Darren Mann)在全球领先的医学杂志《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该文章详细记录了在抗议现场港警对医生、护士和一线救援人员的侮辱和逮捕行为,还有报导显示,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在医院病房巡逻,这些港警坚持要求在医生为病患进行咨询时在场,而且要求查看病患的病例,要求进入医院的手术室,他们还动用急救车先运送防暴警察,这所有的行为都违反了国际人权惯例,对此我们表示严重关切。

我们也对港警侵犯言论自由,在拘留中心酷刑迫害,暴打和性侵犯抗议者的行为深表关切。

我们知道在抗议中一小部分抗议中变得暴力,我们不以任何方式纵容暴力或破坏行为。但是我们希望港府注意到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首先,大多数的抗议者都是和平的,但是他们也遭到了港警咄咄逼人的袭击;第二点,那些诉诸于武力的示威者显然是在由于在长达六个月的抗议中,政府拒绝聆听他们真实的忧心,外界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情况下,出于绝望和失望才诉诸暴力的。他们的恐惧并非仅仅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现在,而是为了他们的未来,以及那些在2047年仍然将香港视为家的、那些尚未出世的人的未来担心。

我们因此请求你们重新考虑你们的立场,以及港府的战略,因为暴力循环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我们认为至关重要的是,必须指示港警保持克制,并尊重和平的抗议,在对待任何暴力行为时仅采取克制的对策。

第二点,我们督促你们聆听抗议者的要求,特别是令对警方暴力独立调查成为可能。如果你们继续反对这个建议,我们将呼吁国际社会对此问题建立一个国际的独立调查机制。

第三点,我们呼吁释放所有被不公正拘留的抗议者,以及所有因为一直参与和平抗议而被拘留的抗议者。有些抗议者的行为变得暴力,但这并不会使和平抗议无效,或使和平的参与者变成罪犯。

第四点:我们敦促你们,在考虑到11月份的区议会选举结果和参加人数的情况下,在香港推动政治改革,并与新当选的区议会议员们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因为这些区议员得到了港民的直接授权。

第五点:如果我们或其他的国际社会团体能够帮助出面协助和解或调解,我们提供协助。”

公开信中还表示,香港是一个了不起的国际城市,是世界上的一个主要的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也是世界通往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重要的通道,如果香港失去了其作用,或香港因为警方的暴力镇压而闻名,这就太糟糕了。

信中提醒林郑现在是满足抗议人士的要求,开启对话,并推动改革的时机。信中写道,如果林郑错过了这个时机,将会导致更多的痛苦、恐惧、暴力和不稳定,并导致香港这座伟大城市的悲剧性的衰退,这可能也会导致更多的人呼吁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惩治那些在香港直接或间接侵犯人权的港府官员。

公开信最后写道:“我们希望你能够选择一条建设性的,有意义的改革道路,令香港的和解和疗愈成为可能。”

报导表示,缅甸的天主教司铎级枢机嘉禄•波、印尼前总统瓦希德的女儿,亚洲主教会议联合会主席艾莉莎(Alissa Wahid)、英下院前议长博考,英香港交接时期的外长里夫金德(Sir Malcolm Rifkind)、波兰前外长和欧洲议会委员Anna Fotyga、韩国前人权大使李钟勋(Jung-Hoon Lee)、印度天主教联盟前主席戴亚尔(Dr John Dayal)、罗切斯特的前英国圣公会主教Michael Nazir-Ali、加拿大安大略省前省长李博(Bob Rae)、东盟政府间人权委员会的印尼代表Yuyun Wahyuningrum、东盟政府间人权委员会主席Charles Santiago、世界最大的人权组织国际人权联盟(FIDH)的主席Adilur Rahman Khan、欧盟宗教或信仰自由的特使、捷克斯洛伐克前副总理费格尔(Jan Figel)、还有来自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德国、印度、印尼、爱尔兰、韩国、卢森堡、马来西亚、缅甸、波兰、斯洛伐克、塞尔维亚、阿富汗、孟加拉国等十八国的部分议员,其中包括英国议会全党香港团队的两位主席本内特女爵和阿利斯泰尔•卡迈克尔(Alistair Carmichael)、该委员会的副主席阿尔顿勋爵、前美国议员安德鲁斯(Tom Andrews)签署了公开信。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