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破空:四大难题无解 恐压垮习近平自身

政论家陈破空主讲“四大难题无解恐压垮习近平自身”。

“大纪元新唐人媒体集团”12月21日举办“决战2020时事论坛”,政论家陈破空以“四大难题无解恐压垮习近平自身”为题,分析对中国时局的观察。

政论家陈破空主讲“四大难题无解恐压垮习近平自身”。

陈破空表示,习近平上任七年最显着的特点,就是中共内政外交连年挫败,陷入内外交攻、内外交困,“共产党这样的一党专政集团,通常它们无法解决问题,只会制造问题,所以习近平上任以来更不例外”。他归结习近平面临四大难题:(1)经济大滑坡;(2)美中关系翻覆;(3)香港大抗争;(4)新疆集中营。

*难题之一:经济大滑坡,不可逆转的衰落

陈破空表示,毛泽东说让中国大陆站起来、邓小平说让中国大陆富起来、习近平说让中国大陆强起来。实际上,毛让中国人民跪下去了,那样的铁血、一党专制可说是旷古未有的;邓小平让中国少数人富起来,也就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腐败泛滥;而习实际是让中国经济弱下去,就算跟胡温时代相比,经济都是往下降。如果经济基础都不保,还谈什么强起来呢?陈破空指出,“所有的强硬姿势,都只不过是个纸老虎的一个外壳”。

当经济失去支撑的时候,中共以经济增长为它政权的一个支柱,那么中共的极权统治的支柱也在动摇之中,甚至于习近平的权力也在瓦解之中,因为他没有政绩去说服中国老百姓和党内的党员和官员。

*难题之二:美中关系翻转,进入制度对决

近日媒体报导,川普和习近平通了电话,双方态度非常积极要签贸易协议(最新情况:川普表示1月15日,美中将在白宫举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仪式)。为什么签这个协议?陈破空指出,因为这对习来说是一个救命稻草,在所有危机之中,他要抓住一个浮木——这就是美中贸易协议。

很多专家对贸易协议进行很多解读,谁是赢家输家。陈破空表示,中国媒体没有报导协议的实质本身是什么,只象征地提了一下美国对中国加征的关税由升到降的这个过程,这是为中共找台阶下。这个协议有九个部分,要解决七大部分,这些都是中共制造出来的问题,而美国要求中共解决。

“综观这些问题,没有一件是美国制造出来的,比如说知识产权、技术转让,汇率操纵、服务业、金融业,双边争端和解决机制等”,陈破空说,这个协议的实质意义是什么?他认为是“中国制造的问题,美国要求解决;美方提出要求,中共必须去执行;美方要监督,中共不能背信。这就是协议的全部含义。

尽管第一阶段的协议是阶段性,但是中共必须停止盗版知识产权、必须开放市场、停止强制技术转让;中共必须扩大进口贸易,以平衡双方贸易逆差;中共必须停止操纵汇率,停止搞低价倾销;必须有监督机制,强制中共执行,而不是强制美方执行。陈破空表示,其实大部分的商品关税都还在,因此贸易战还未停止。继续到什么时候?继续到中共执行协议为止,否则贸易战会继续。

*难题之三:香港大抗争

陈破空表示,为什么叫做香港大抗争,而不叫香港反送中?因为香港问题远远超出了反送中,已经是全民抗争,是持续了六个月的抗争,现在还没有结束。他说,“现在香港出现了和缓的局势,不是中共镇压或香港人民放弃抗争出现的和缓”。一个重大的指标是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是香港人民压力和怒气的一个宣泄和释放,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抗争有所缓和。

他认为,事实上香港人民取得了三大胜利:(1)港府被迫撤回恶法《送中条例》;(2)区议会选举,代表香港民众的议员大胜;(3)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这些起源是习近平对香港局势误判。

*难题之四:新疆集中营

陈破空说,新疆集中营的丑闻爆光于全世界,近日欧洲议会发表决议案,对涉及新疆人权迫害的中共官员实施制裁,不准进入欧洲国家并冻结在欧洲的资产,这是继美国之后,欧盟采取的强硬动作。陈破空表示,“这是21世纪纳粹集中营的翻版,对习近平的历史定位是相当灰暗。”

*习近平实际错失良机

陈破空表示,习近平在头五年的选择性反腐,得到民间支持,但没想到后来习近平却背离了他的初衷,将政权带向往左走,往文革方向走。在习达到权力顶峰的时候,更发动修宪,取消任期制,这一举就应验了古代哲学:“福兮祸所伏”。当习达到权利顶峰,结果实质的权力却遭到重创,不仅失去民心,更是失去党心和官心,所以习近平最大的问题是党内。

*结论:四大难题无解恐祸及习近平自身

陈破空表示,尽管中国大陆有14亿人口,尽管中共党员有9,000万,但没有人出来代替习近平受过。这个美中贸易协议,就是警察和小偷的关系,警察制定规则,小偷必须去执行,如果去执行了,可以减轻处罚,或者是取消处罚,如果没有执行的话,加重处罚。

中共陷入内外交攻、内外交困,陈破空指出,“所有这一切没有人为习近平挡风挡枪,如果他没有任何的改弦易辙,不具备一个政治家的灵活性,只能退不能进、只能左不能右的话,那等待他的历史定位和等待他的命运是非常清楚,那就是覆灭,不是说他要保这个党的问题,而是这个党都不想要他。”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黄小堂美国纽约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