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贺建奎一手遮天骗了所有人?

一年多前,中国生物学家贺建奎宣称创造世界首例

而震惊全球;如今,贺建奎被以非法行医罪名判处三年有期徒刑。这位从美国海归的80后科学家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贺建奎:“Two Chinese girls,who we'll call Lulu and Nana to protect their privacy,were born healthy a few weeks ago.”)

镜头前,穿着浅蓝色衬衫、满脸笑容的贺建奎坐在实验室里,用英文向世人宣布,他创造的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已经在中国健康诞生了。

做出这个重大宣布的影片是2018年11月25日上传到互联网的。原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的副教授贺建奎介绍,他的团队利用CRISPR技术来编辑胚胎内的基因,使婴儿将来可能具有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

中共官方媒体人民网第一时间报导这个消息,称这个“创举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为国争光?追逐私利?

1984年出生的贺建奎来自湖南的农村家庭。他的父亲受访时曾骄傲地向媒体回忆这个从小到大读书都是第一名的儿子,一路念到美国莱斯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博士、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研究,最后于2012年因深圳政府招揽海外人才的计划而返回中国。

听起来是一个海归派学成归国、研发技术为国争光的故事。

不过,在基因编辑婴儿消息发布不到一天后,风向快速转变。来自中国国内及国际的科学家和伦理学家谴责该实验不仅不道德、不安全,更可能因不受监管或草率利用,造成永久性的基因变化。

而后,贺建奎被软禁的消息传开。

在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将近一年后,2019年12月2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主导“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研究的贺建奎被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罚款三百万元人民币。报导称,贺建奎坦承自己欺骗了受试者和医疗机构,还伪造了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文件。

在简短的审判中,法庭还对另外两名与其“同谋”的科学家进行宣判:广东省某医疗机构的张仁礼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深圳市某医疗机构的覃金洲则获刑一年六个月。

报导引述法院文件说,自2016年以来,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与其余两名被告共谋,在明知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和医学伦理,仍将未经严格验证安全及有效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

法院认定,三名被告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追名逐利,故意违反国家有关科研和医疗管理规定,逾越科研和医学伦理道德底线,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

弯道超车的科研环境?

“当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想在全球去扩大自己的影响,他肯定会鼓励包括科学家去做很出格的事情。”

广州医生胡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贺建奎的案例凸显中国政府倡导在高科技领域的“弯道超车”战略的大背景。“弯道超车”是近几年来中国在谈论发展常用的词汇,指的是利用抄近路的优势,在较短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

胡涛接着说,“所谓的前卫科研,政府会不会亮红灯很难说,每个科研工作者对这个理解也不一样。就是让人没办法去判断我所做的东西是不是合规的。当局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的话,会给这些人造成很多错觉,往往在这种体制下会造成这种结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前生化科技研究者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贺建奎所使用的CRISPR技术最早就是从美国发展出来的,但是在美国没有人跨过伦理的界线直接用在编辑婴儿基因上。

“他用一个很cheap(廉价)的方式去找他的科学定位,并不是他有独到的科学见解,或是独步海内外的技术。纯粹就是没人管到的时候,去挑战那个界线。CRISPR是在美国发展出来的,他们没有能力去做这些吗?怎么可能!这已经是科学上公开的东西。”

中国法庭的判决书上说,贺建奎的团队伪造了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文件,并非法行医。这位研究者说自己很难想像,一个繁杂的编辑基因的计划能够欺骗到最后一步。

“这是一个层层把关的机制,你不可能产生伪造IEC/IRB的文件,不可能产生你去骗…这样说好了,这件事情不是一个人可以做的,他是一个共犯结构。”

这位研究人士还说,如果在中国贺建奎的团队欺骗了所有人,那说明这个系统一定有问题。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