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那只每年都飞上万公里 来看老婆的白鹳 今年没有回来…

克罗地亚有一对全球知名的白鹳恋人,它们异地恋持续了18年,让很多人又开始相信爱情了,然而就在2019年3月,那只每年都会飞回来的雄白鹳,似乎没有成功回到妻子身边……

受伤雌白鹳被人类当女儿抚养

关于这对白鹳,还要从1993年讲起了。

斯捷潘·沃基奇(Stjepan Vokic)住在克罗地亚一个叫做布罗德斯基·瓦罗什(Brodski Varos)的小村庄,他是一名退休多年的门卫,原本过着平静的生活。

1993年8月的一天,斯捷潘在离家不远的萨瓦河边,发现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白鹳,它的翅膀被猎人打穿了,好心的斯捷潘就把它抱回家照顾。

被救下的白鹳是一只雌白鹳,由于刚捡到它的时候,它又瘦又小,斯捷潘就给它起名叫玛莲娜(Malena),在克罗地亚语里就是小个子的意思。

在斯捷潘的精心照顾下,白鹳玛莲娜撑了下来,但它的翅膀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看起来不太可能再复原了,白鹳能走能跳能吃能喝,就是不能飞。

由于白鹳是候鸟,冬天要从克罗地亚飞到遥远的南非去过冬,而白鹳玛莲娜的情况,明显是没法像其他白鹳那样去南非了,斯捷潘决定让白鹳玛莲娜从此和自己及家人一起生活,把它当女儿一样照顾。

斯捷潘在自家的屋顶上亲手为玛莲娜搭建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鸟窝,平时玛莲娜就住在那里,天冷的时候斯捷潘就把它抱回房间里烤火,平时有空还经常开车载它出去兜风。

玛莲娜的三餐也由斯捷潘一手包办,老人反正退休了没事,每天带上鱼竿去附近的水里钓钓鱼,春天还可以抓抓青蛙和牛蛙,这些最后都进了玛莲娜的胃里。

天降“上门女婿”

随着玛莲娜一点一点长大,斯捷潘有点开始操心它的婚姻大事了,虽然他们住的小村庄是白鹳的聚居区之一,每年春天都会有白鹳飞过,但真会有小伙子看上这位不会飞的大姑娘吗?

别说,还真就来了一位。

2001年的一天,斯捷潘像往常一样爬上房顶,却意外看到玛莲娜的窝里停着另一只白鹳,两只白鹳显然聊得相当开心。

这只意外天降的白鹳,还真是看上了玛莲娜的一位年轻小伙子,玛莲娜虽然不能飞,但在斯捷潘的精心照顾下,出落得相当漂亮。

“小伙子”被斯捷潘起名为克莱佩坦(Klepetan),一开始斯捷潘并不看好它们的爱情,毕竟玛莲娜不能在冬天跟随它飞往南非过冬,也许它们的爱情只能持续不到半年。

令斯捷潘意外的是,雄白鹳克莱佩坦意外的痴情。到了即将迁徙的日子,它没有跟随其他鸟儿一起返程,而是一直待在爱人玛莲娜身边,人们猜测它可能是想要等待一个奇迹,等待玛莲娜能够在冬天来临之前成功飞起来。

玛莲娜也很着急,但它试了很久,还是没法飞行,最后克莱佩坦只得独自飞向南方,而它离开的时间已经比其他白鹳晚了好多天。

斯捷潘担心玛莲娜会因此孤独寂寞,特意把它接到房间里,还把他拍摄的关于两人日常的影片播放给玛莲娜看,希望它会心情转好一些。

第二年春天,斯捷潘并不对克莱佩坦的归来抱太多希望,没想到它不但第一时间飞回来看望爱人,而且它到来的时间也比其他白鹳更早。

也就是说,这只痴情的白鹳为了早点见到它的爱人,在天气还尚未完全回暖之前,就独自踏上了归来的旅程。它这一路一定比它的同伴吃了更多的苦。

从这年开始,克莱佩坦和玛莲娜每年都聚在一起,斯捷潘甚至不需要帮玛莲娜再钓鱼了,它的爱人会主动抓鱼回来。不过斯捷潘还是会偶尔带来新鲜的鱼招待这位“上门女婿”。

两只白鹳开开心心依偎在一起,每年都养育一窝小白鹳。虽然玛莲娜自己不能飞,但它还是兴致勃勃地教导孩子们飞翔。

有人计算了一下,从克罗地亚飞到南非,大约是8000多英里的距离(约合10000多公里),雄白鹳克莱佩坦和雌白鹳玛莲娜的爱情,没有因为这段距离而疏远。

斯捷潘的好心照料,克莱佩坦的不离不弃,成就了这一段佳话,这对白鹳的爱情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克罗地亚本国也把它们的经历改编成绘本,销量相当好。

异地恋之路多坎坷

还记得玛莲娜为何受伤吗?它是被猎人打中的。白鹳并非珍稀保护动物,有很多猎人都在觊觎它们。

斯捷潘一直很担心克莱佩坦的安全,因为它飞往南非的途中要经过黎巴嫩,据说这条去南方的路线上,有超过200万只白鹳被猎人击杀。

每年斯捷潘都比其他人更提心吊胆,直到见到克莱佩坦的那一刻,才能放下心来。

为此,斯捷潘甚至专门写信给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希望他能出台一些政策,限制本国猎人对白鹳的猎杀。

斯捷潘在信中讲述了两只白鹳的爱情经历,还把这一段过程拍成视频发上网。

在信中,他这样说道:“在克罗地亚,白鹳被认为是新生命的象征,每年超过一百万人关注它们的重逢,这件事带来的幸福感和愉悦感,提醒着我们爱的意义”。斯捷潘还随信附送了一根用克莱佩坦的羽毛制作的“爱情之翼”。

斯捷潘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那一年本该在3月24日左右归来的克莱佩坦,迟迟没有出现。

整个村庄的人都为克莱佩坦操碎了心,斯捷潘虽然写了那封信,但他也对克莱佩坦的归来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因为当年已经有另一只身上带着GPS定位的白鹳,永远留在了黎巴嫩。

不过到了4月12日,克莱佩坦还是回来了,谁也不知道这推迟的两周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只知道克莱佩坦克服了重重困难,回到了它的爱人身边。

再美的爱情,终究有落幕的一天

2019年的4月,斯捷潘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今年克莱佩坦没有回来。

或者说,确实有一只雄白鹳落在了玛莲娜的窝里,但它怎么看都不是人们熟悉的“女婿”。

虽然一开始斯捷潘还辩解说那就是克莱佩坦,但之后发生的事,让他也沉默了。

白鹳是社交动物,它们和同伴的关系相当紧密,每年和克莱佩坦一起飞回来的白鹳,和玛莲娜以及斯捷潘一家都很熟悉。

它们一起来看望玛莲娜的时候,斯捷潘还会在院子里撒一些鱼来招待它们。

今年这些白鹳们的状况很不对,首先今年3月飞到玛莲娜窝里的那只雄白鹳,到了4月就不见了。

而在这只雄白鹳飞走以后,玛莲娜摧毁了自己窝里剩下的一枚蛋,连续几天不吃不喝。

这只雄白鹳来的时候,殷勤地叼来树枝帮玛莲娜加固它的窝,但它飞走以后,玛莲娜把它叼来的树枝全数拆走丢了出去。

一起飞来的四只白鹳,似乎也想对玛莲娜说什么,它们持续在院子里以悲伤的声音叫了很久。

斯捷潘在去年,已经发现克莱佩坦的状况不太好了。

去年它飞回来的时候看起来相当疲惫,它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可能已经患了严重的疾病。

而今年来到玛莲娜窝里的白鹳,是另一只试图对玛莲娜献殷勤的白鹳,它的离开,大概率是被玛莲娜亲手赶走的。过去几年都发生过这样的事。

无论克莱佩坦是病得无法再飞回来看妻子,还是在路途中就遭遇了不测,目前尚没有人知道,但从玛莲娜的表现来看,克莱佩坦是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两只白鹳的凄美异地恋,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虽然斯捷潘也明白,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但这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时,依然让他唏嘘不已。

斯捷潘曾经试图在村庄附近寻找克莱佩坦的身影,但没有收获,只得遗憾而归。

从2001年到2018年,两只白鹳共同生活了至少17~18年,它们共同养育了66个孩子,每一只都很健康茁壮,有的还会飞回来看看自己的母亲和老人。

其实最令人遗憾的不是这段爱情如此收场。雌白鹳玛莲娜的翅膀虽然受了严重的伤,但在多年老人悉心的照顾下,它的伤势一直在好转。

玛莲娜经常跟着老人外出散步,也一直在尝试扑腾翅膀,2016年,玛莲娜尝试了一次短途的飞行,虽然这点进步不足以让它坚持飞上万公里,但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没想到还没等到夫妻比翼双飞的那一天,克莱佩坦就先一步离开了。

白鹳的爱情真的是爱情吗?

鸟类中一夫一妻的比例相当高,可能是因为它们繁衍后代的一个重要步骤是孵蛋,一只鸟很明显无法照顾得过来,必须要至少两只鸟配合。为了能够让后代更安全出生,鸟类们很多都会选择一夫一妻制。

不过一夫一妻并不代表它们对对方是永远忠贞不二的,就拿经常被称颂的天鹅来说,它们也有“搞小三”的行为。

像是白鹳,天鹅等大体型的水鸟,它们选择配偶的标准通常是能力,雄性捕猎和打架的能力,雌性生育和照顾孩子的能力。

雄白鹳克莱佩坦慧眼相中了雌白鹳玛莲娜,可能维系它们爱情的,正是玛莲娜得天独厚的生活条件——它有人类照顾。

可以说玛莲娜的孩子每一个都健康成长,除了玛莲娜自己的努力,斯捷潘一家也没少出力。

和其他白鹳比起来,玛莲娜居住在一个相对来说更安全的地方,它没法飞翔,只能固定生活在人类的房顶,反而让它比其他雌白鹳受伤甚至死亡的几率降低了。

对克莱佩坦来说,玛莲娜比它认识的任何一只白鹳,都更能照顾好它的后代。

你以为只有克莱佩坦一只白鹳在打玛莲娜的主意吗?每年试图从克莱佩坦之前抢走玛莲娜的白鹳可多着呢,要不是克莱佩坦每年表现出众,玛莲娜才会对克莱佩坦忠心耿耿,要不然老人的“上门女婿”恐怕都换了好几届了。

虽说动物也有一些情感依存的行为,不过它们毕竟没有人类的感情丰富,而这对白鹳的爱情,也是基于各种巧合,为了成功繁衍更多的后代,而上演的一出剧,只是在想象力丰富的人类眼中,就成了一段爱情。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二货萌宠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