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界立健知道被骗了...一进去7、8个保安拿着枪

—穿越非洲抵美 山东维权人士万里大逃亡(下)

界立健在飞机上一直在想怎么办。他心想,能不能逃出魔鬼手爪就在此一举了。工作人员一直坐在身边看着他,下飞机的时候,工作人员开始疏散人群,站在门口等他下飞机,他要去卫生间,但不能锁门。他抓起洗手液喝下去了。

界立健的护照被中共使领馆抢走,靠一本旅行证辗转来到美国。(受访者提供)

2020年的平安夜,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健历时一年来到美国。他在国内因为维权和民主活动,多次被拘留并被关进精神病院,被迫从非洲逃到美国。不想中共一路追踪,他的护照被骗,人在巴西险被绑架,上演了一场万里大逃亡。

接上文:穿越非洲抵美山东维权人士万里大逃亡(上)

护照被骗险被遣返

界立健自己去了南非大使馆,因为他是游客身份不予办理。后来他看到附近有个中国旅行社,对方称可以办,给复印了护照,并要求他留下护照。他有些警觉,要回了护照。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说他正好去南非大使馆,当天下午就能搞定。

此人直到晚上7点才回来,让他第二天再来,被追问才说出实情,“你是不是在国内有些事情没解决啊?你的护照已经在坦桑尼亚中国大使馆手里了。领事说了,这个护照不可能还给你。你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只能是回去。”

界立健知道被骗了。他想走,几个人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来了一辆车,让他去旅店拿上行李,把他带到一个国企单位,一进去7、8个保安拿着枪

第二天,使领馆来了一个姓沈的领事,要安排他回国,给他拍照,并连上微信让他跟家人视频通话。他一看视频,地方政府派出所的、县里、省里外事办人员全在他家里了。县外事办主任劝他回去,担保他回去没事,说一直在和外交领事司和大使馆沟通他的事情。

“中间听他们聊天说我的机票已经定好了,几点到北京,中间还转机一下埃塞俄比亚。”界立健一听“转机”二字心里一动。第三天上午,大使馆人员把他送上埃塞俄比亚航空飞机,将他的证件交给了机长。

界立健在飞机上一直在想怎么办。他心想,能不能逃出魔鬼手爪就在此一举了。工作人员一直坐在身边看着他,下飞机的时候,工作人员开始疏散人群,站在门口等他下飞机,他要去卫生间,但不能锁门。他抓起洗手液喝下去了。

工作人员发现后马上拿对讲机,机场急救人员把他带下飞机。他感觉慢慢开始难受,肚子绞痛,被送去医院洗胃。“这次不拼下,就掉入魔鬼手爪了,只能这样了!”

神志清醒后,界立健述说自己的遭遇,借用手机翻译,讲共产党独裁,父亲和他多次被关押,对方听着直点头。不到一天,他又被送回机场。机场地勤把他交给办公室一名官员。界立健这次直接用谷歌翻译,官员英语很好,看了一直说OK。

这名官员打了一个电话,把界立健的证件要过来了。支付200美金后,界立健拿回了自己的证件,这才发现,护照被大使馆没收作废后,被换成了一张旅行证。

也许是因祸得福,就是这个旅行证,一路过边检、批签证。界立健给记者出示的旅行证显示,里面密密麻麻的签证页,他获得了很多国家的签证。

获得美签

界立健又回到埃塞。他走脱时正好有个时间差,是本应在机场转机的时间。因为带的美金不多,他用微信账户跟中国人兑换本地钱。这时,又有人告诉他,“你!小伙子,大使馆又找你了。”

界立健说,当时是过年前后。因为非洲很多国家共匪渗透很严重,遣返一个人很容易。他如果继续走,前面是苏丹、埃及,只能从东非往东非南部走。

第二次落地埃塞后,他还是走同样的路线,又去了肯尼亚。这次他向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但是因为按规定在海外是不能受理的,去了两次没结果。

他继续往马拉维、津巴布韦走,然后是博茨瓦纳、纳米比亚,每到一个国家,他都会到使馆寻求政治庇护。最后朋友建议不要再提这个事情了,“你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建议他直接按旅游走,还比较简单点。由于他所持证件不是护照,一路没少给小费。

2019年8月,界立健在旅途申请美国旅游签证,3天后面试通过了。

惊险万分!在巴西险被中方人员绑架

虽然获了美签,入关也是个麻烦事。界立健又去了巴西、阿根廷。朋友建议他多转几个国家,让人家明白这是有效证件。早前巴西签证很顺利,护照被扣后,因为有原始记录,在肯尼亚补了巴西签证。

在巴西落地时,他被关了8个多小时,审查旅行证。出境后才了解到,原因是之前有一些福建人广东人智利委内瑞拉办过假的巴西签证,所以严查中国人。

“我就担心他们如果联系中国大使馆把我弄回去,也是特别危险,后来在巴西又发生了一件事情。”界立健说,“在巴西,中共官方已经知道我获取了美签,差一点绑架我。对我手段很粗暴,恨不能马上把我弄回去。”

在里约热内卢,他到唐人街的中国小店里换钱,得知当地微信群里已经散发了他的照片。突然,十几个人(中方人员加一些本地人)开着商务车上来抓他,对方想用器械把他打晕,他被打得头破血流(有视频),把他往车上拽。

界立健知道只要上车就完了,殊死反抗,拚命喊叫。巴西当地人还不错,看到很多人拉一个东方人,路人哗就围上来了。中方人员一看不妙,上车就走了。当地人帮他上药水,大家了解情况后一起骂中共大使馆

“巴西这个地方挺亲共的,经常做巴西大豆的外贸交易,做为南美洲的大国,被中共渗透很严重。”界立健说,“我真的很感谢巴西本地人,他们如果不上来的话,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肯定会被拽上车。”

界立健从巴西陆地去阿根廷(需要办签证)、智利(南美很多国家有美签可以免签)、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最后到了哥伦比亚,从哥伦比亚飞到美国。

在迈阿密转机时界立健又被送进小黑屋,对方指出这不是中国护照,他回答这是大使馆颁发的、上面有签证。对方查看了酒店名单和行程单,关了2个多小时后被放行了。

界立健说,“这条路能走通,冥冥之中有安排。”

“当时如果不给我入境、给我遣返,我死也不会回去。”他说,“共匪的手段我已经接触了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那么歹毒、邪恶。这一次我进去的话可能会像香港这些学生事件一样,成为它下一个冤魂。我明白只有一息尚存,才有一个斗争的权利。”

“共匪不瓦解,我们这个国家将继续被马列共匪子孙奴役、残害,使大中国每天发生这种生离死别,惨痛和悲惨的事件不断重演。”

早年退党摆脱中共

界立健2014、2015年开始翻墙看世界,经常看大纪元的媒体评论和报导。在没翻墙之前,老访民就跟他说:你知道天安门这个事吗?你知道文化大革命这个事吗?已经叙述了很多,他心里大概有了轮廓。

老访民曾抗美援朝,获过三等功。他告诉界立健,“千万别信共产党,今日利用完你,把你当夜壶踢开。如果你哪怕有一个字不满,它就直接把你砸得粉碎。即使立下汗马功劳,在它眼里没有利用价值,你连一口痰都不如,千万别信共产党!”

界立健接触这样的实例很多。“我在非洲走的时候我就想,(监狱)里面那些人士我比他们好多了,他们是身体受到限制,精神受到摧残,思想受到剥削和侮辱。我在非洲几次差点走不下去,2次得疟疾。”

疟疾通过蚊虫叮咬传播,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有生命危险。尤其脑疟最恐怖,疟源虫侵蚀神经和血管。界立健高烧打摆子,走路晃悠,关节疼痛,前面还有意识,后面就直接烧糊涂了。

2019年1月份,在乌干达,界立健有一次烧到40多度。为了赶时间在路上拦车,来到了一个村子,司机说自己到家了,就不往前走了。界立健往前继续走,行走加劳累过度,不知不觉就晕过去了。

“醒过来是一个在非洲打井的东北大哥救了我。”他说,“很幸运,黑人知道附近有个中国人,他骑着自行车就跑去了,东北大哥开着皮卡就来了。在非洲,中国老百姓遇到中国人很亲切,把我拉到大城市治疗。”

休息了5天后,界立健又接着走了。一路风餐露宿,走哪睡哪。非洲人很简单,很热情,他在大地方可以找警察局安身,小地方就借宿在民宅。

12月24号平安夜,界立健终于入境好莱坞国际机场,25号圣诞节转机到纽约。他早年在香港声明退党,在尖沙咀旺角见到过法轮功学员,感觉修炼人很平和,有一种舒服感。没想到在纽约街头又看到大法弟子和退党中心。

“这一路虽然比较坎坷,但是说走下来了,我觉得也是很好,努力的人都不会说运气太差。”界立健说,“共匪已经穷途末路了,只是个倒计时问题了。”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