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香港女孩告诉台湾:生命无法示范两次

—生命无法示范两次

作者:

有时候会想起香港,因为我已经好几年无法进入香港,甚至过境,偶而怀念香港的朋友,经历“反送中”运动后,如今多了几分伤感。

昨天读到一位22岁的香港女孩给台湾的信,信里说,她出生于97年回归那年,港英政府走了,以为生命会很美好,长大后才知道并非如此,历经街头的拚搏,这位香港女孩说,香港已经为台湾做了示范,但是,生命不能示范两次,读完,内心激荡不已,香港呼喊自由的“布拉格之春”,还未完成,但是,台湾却很可能自己断送自由,从现实面来看,台湾根本就是香港。

12月31日,红色小丑集体上街,包围立法院,企图阻挡“反渗透法”的立法,国民党立委则扮演内应的杯葛行动,包含统促党,新党,劳动党,蓝天联盟,红色小丑一一现形,这批人过去还打着捍卫中华民国口号,遮遮掩掩,现在,干脆丢开面具不演了,白狼更直接说,“我就是中共同路人,不只是代理人而已”,你能拿他怎样?诚如国安局所言,这批人恐怕只是搞乱台湾社会的冰山一角,但是,长期以来,无法可办,现在终于有了“反渗透法”,超过五成的民意认为必须立法,才能确保台湾安全,而打着“台湾安全”竞选口号的老韩,却以言论自由当挡箭牌,反对立法,难道,台湾安全要靠中共保护?或者说,台湾只有向中国投降,才能换取和平?

台湾长期被红色中国蚂蚁渗透,至少有10年以上,美国情治单位多次示警,去年地方选举,境外网军和内部被收买的媒体联手,制造假讯息,搞造神运动,执政党地方政权一夕崩溃,客观来说,就算有些施政不如理想,但是,一口气丢掉3分之2执政县市,也是空前纪录,因此,红色渗透才引起注意,还记得那一句经典的话,“敌人早已经在国内”,政府的惊醒太慢,也成了台派团体不满政府的所在。

2020大选,本来中共统战单位认为已经胜利在望,培植已久的代理人成功被提名,不久可以顺利操控台湾,为美中贸易战争扳回一城,气死美国人,没想到天意不从人愿,或者说老天可怜台湾,国民党候选人一路低劣演出,被看破手脚,把诡辩当作智慧,谎言当作武器,国政蓝图一片空白,假庶民真相被媒体拆穿,从别墅事件,炒楼事件,到麻将屋,砂石门,一堆不堪闻问的黑历史被掀到桌上,形象一夕崩盘,加上选上市长后,开始权力膨胀,积极登峰,还没想到高处不胜寒的典故,抢来的位置必定烫手,如今开始怨恨媒体的监督检验,也只显示自己的心虚而已。

台湾认同是社会多数共识

但是,徘徊在中国和台湾之间,选择中国认同或台湾认同,并不是罪过,就好像“天下杂志”最新的民调,30岁以下的年轻人60%选择独立,30岁以上的公民有超过50%选择独立,这个数字显示,台湾认同已经是社会大多数,如果中共能够明白这个大趋势,那么,强迫台湾人要当中国人,甚至让出土地,根本就是缘木求鱼,台湾人永远做不到,既然如此,大家坐下来开诚布公,一套好的“国籍归化法”,就可以解决台湾目前的困境,让热爱中国生活者回归中国,而不只让这批人成为两边游离的鬼魂。

蓝营政客如果真爱台湾,不希望看到海峡战火,霸权的一方,本来就应该先表示和平,撤除飞弹,宣示不会以武力侵犯台湾,承认台湾主权,这样子才有和谈的诚意,以及交往的理由,否则,台湾和中国脱钩,将是新国会的首要工作。

我有不少眷村第二代朋友,他们的父祖辈回去故乡后,仍然选择落居台湾,可是遇到选举,还是票投认同中国的政党,这一点令人好奇,追根究底就是潜意识中国情感作崇,骨子里却是对台湾的歧见,就好像大航海时代的欧洲人,看不起马铃薯一样。

大航海时代透过植物种子大交换,南美的马铃薯来到欧洲大陆,因为欧洲社会根深蒂固的基督思想,把马铃薯当作是魔鬼的作物,他的根茎来自地狱,甚至认为吃了马铃薯的人,会罹患麻疯病和梅毒,怀孕的女人吃了马铃薯,会产下怪兽,一直到18世纪,欧洲的马铃薯仅仅提供监狱的犯人食用,巴拉圭异议作家加里亚诺说,“这是来自宗教和历史的偏见”,就好像今天这群替红色中国出头上街抗议的人,长期迷信大中国主义,被强迫洗脑,坚信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却不愿意理性看待历史的证据,台湾被大清统治220年,名字也不叫中国,大清国是满族建立的国家,过去称呼女真族,日本人治台50年,战后,台湾的主权至今没有定论,他既不属于中华民国,也不属于中国,但是,1945年,国民党政权受盟军委托占领台湾,或者说,台湾这块土地在1949年拯救了兵败的国民党政府,就好像马铃薯在欧洲大饥荒,拯救了欧洲人民一样,所以,请这些中国认同者,对台湾多一分理解,就可以多一分认同感。

97香港回归后,自由民主的期待被中共摧毁,香港人用“反送中”运动的血泪故事,替台湾做了示范,宛若上帝给与台湾的恩典,台湾不愿意变成香港,那么实施民主防卫机制的“反渗透法”,更是守护台湾唯一的机会,要记住,生命不会做两次示范。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