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明居正教授:2020年台湾大选使台湾民众如梦初醒

2019年12月27日,蔡英文、韩国瑜和宋楚瑜第3度同台阐述政见。

明居正教授

距离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只剩下6天,这次台湾大选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本台记者通过电话连线就此专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透视中国」的高级研究员明居正教授。来跟我们聊聊有关于2020年台湾大选的几个重要议题。

主持人:明教授您好!

明教授:主持人好!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们从去年12/31台湾几家主流媒体的封箱民调显示来看,竞选连任的总统蔡英文都领先国民党的韩国瑜20%以上。而最近「台湾学生联合会」举办的模拟投票,蔡英文更夺下超过85%,的得票率。而韩国瑜还不到5%,比宋楚瑜的9.8%还要低。还记得,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之后,蔡英文辞去民进党党主席,她当时的民调支持率只有10%。所以这一年时间的变化可说是一个大翻转。同样,在立法院的支持度,民进党也领先国民党大概10%左右。

因此,在大选的最后冲刺阶段,我们想请明教授为我们希望之声的朋友分析一下,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明教授:这个问题很有趣,前一阵子,大约去年的八月下旬左右,有一个机会与民进党的朋友们见面,聊一些问题。我当时就请问了民进党的朋友,为什么蔡总统的民调可以从六月份的19%,经过两个月后,整个攀升到39%,大约上升了20%。当时大家都很惊讶,我请问民进党自己内部评估究竟是为什么?虽然我早已知道答案。民进党朋友很直接的回答就是是「香港反送中」。因为很明显从那个时间点开始,蔡总统与韩国瑜的民调产生明显翻转的变化。从最早的落后,到黄金交叉,到最后追上来开始领先。

香港反送中是从六月九日开始的,五月下旬在电视政论节目中,我便建议主持人来谈一下香港送中条例修例问题,当时主持人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要谈这个话题,在做完这一段的讨论后,主持人和其他来宾还觉得很狐疑。后来当然证实我的预测是正确的,香港的「反送中条例」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不过当时连负责动员主办6月9日反送中游行的民阵都没想到会有103万这么多人出来,比2003年的「反23条法」的50万人出来的还要多。

因此,当六月九日香港大游行后我就觉得情况不对了,6月11日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问我香港情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就是火车对撞。香港政府跟背后的北京政府要和香港的民意对撞。我也预言香港隔天会有类似「茉莉花事件」的爆发。果然,6月12日下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来宣布正式拒绝收回反送中条例。港警开始对民众打催泪弹,也刺激了香港民众情绪的爆发。我的预测应验了。

这个冲击非常大,香港一波一波的人上街,结果过一个星期6月16日的游行人数再翻倍,有200万人出来了。再来还有45万、55万的,最近1月2日又有103万出来了。这半年来港人为了反对送中条例,反对中共背后修改一国两制,可说活生生的把被中共介入的「一国两制」在全世界的面前演了一遍。

刚开始台湾的感受并不强烈,只当是一则国际新闻。紧接着十一月又爆发了澳洲共谍的王立强事件,然后王立强事件又牵引出向心事件。这些在台湾以及国际社会都一波波的出现,另外这其中还有一个从去年六月便开始打到现在的美中贸易战,已经打了一年多了,加上川普对中共的态度,不只冲击台湾大选,还冲击美国大选还有其他跟中国大陆比较亲近的一些国家的政情的变化。这可说是全球「反中共」的浪潮汇聚起来,无论是从香港或从台湾汇集成一整体图像,对台湾选民是一个很大的刺激,选民要认真思考该如何选择。

主持人:是,我们再谈到最近台湾引起朝野高度争论的「反渗透法」,在去年12月31日顺利三读通过了,不过我们看到中共「国台办」一直气急败坏,声称「反渗透法」是开民主倒车,外界则认为「反渗透法」是击中了中共的要害。请问明教授,为什么中共的反弹这么大?

明教授:中共的这个反应是非常好笑的!中共有什么资格批评台湾开民主倒车?台湾从1946年就开始办选举,是台湾第一次的普选。1949年国民党退到台湾后,1950年代台湾继续办选举,选乡镇长、乡镇民代表、县市议员、省议员。那时便开始地方选举了。到了1960年代后期,台湾人口变迁,经济发达,社会多元化,又开了一个门在台湾进行增补选立法委员、监察委员、国大代表。

到了70、80年代反国民党的声势越来越大,国民党也慢慢打开,党外的力量也开始逐渐雄厚,到了1986年民进党成立了,台湾正式成立了一个正式的反对党,国民党是放手的,实质上承认的。1987年解除戒严,台湾开放党禁,台湾正式进入民主化。进入1996年我们就正式直选总统,到今年的2020年台湾要进行第六次的总统直选。

台湾这样的民主化过程,请问中共哪一件事情做到了?中共现在连村长的选举都还派干部现场严密紧盯。中共有什么资格讲民主?有什么资格说台湾是开民主倒车?中共1980年的确曾经有过选举,但被几位北大学生选赢后就从此关起来不敢再开。这也是四十年前的事了。所以中共说台湾「开民主倒车」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另外,中共之所以会「气急败坏」是因为中共一直认为两岸是个内战问题,到现在内战的心态还一直存在,人家都进步了,他还停留在七八十年前。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共还一直觉得他们在解决一个未解决的内战。

那么解决战争有解决战争的手法,以及非战争的手法。非战争手法就是渗透台湾,这么多年来一直搞统战,简单的说就是威胁利诱。有把柄抓到了就威胁你,要不然就收买你。因为这几年中共有钱了,因此收买的面相非常之广。从政界无论是立法、行政的单位买的非常凶。

还有用各种经济利益引诱商人到大陆去,买台湾的传播媒体,从报纸、电视到网路。买演艺圈的艺人、地方黑道还有宫庙,可说全面的渗透。然后从意识形态上,从思想上,从新闻等各个方面影响台湾。现在还利用台湾的民主反民主,现在台湾人觉醒了要立一个反渗透法。

对于反渗透法的内容,即便有什么缺失,但在民主社会中,有反对党可以监督。有媒体可以监督,有三权、五权的分立都可以相互监督制衡。在台湾的社会里,民主虽不是十全十美,但至少民主约束的机制,有党外的力量,有非执政党的力量。

中共是一党专政,搞这么多年,老百姓买菜刀、买手机、上厕所都要「实名制」,实在没有资格讲民主。

主持人:您认为新媒体「大师炼」在反渗透法一通过,隔天便马上宣布退出台湾市场,您觉得他们原来对台湾是抱着什么样的企图?

明教授:就是中共透过别的管道来统战、来渗透。大师炼是介于网路跟媒体的一个大平台。当然中共绝不会放手,将来化整为零,化明为暗,用另外的名字进来,台湾还是要提高警觉。

主持人:我们知道目前西方民主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纽西兰、澳洲都制定了相关法案或修订旧法规来加强防范外国势力的渗透与介入。重要的是这些西方国家立法的主要防范对象,除了俄罗斯外,最主要就是防范中共的渗透威胁。所以我们想请明教授来分析一下中共介入这些西方国家的用心与目的是什么呢?

明教授:中共一直有一个很深远的想法,大家却一直低估这件事情。我们知道马克思是一位历史哲学家,和当时的主流明显有很大的差异,马克思所谓的「推翻旧世界」就是推翻政治经济社会关系、推翻人际关系、推翻伦理道德,还有音乐、美术全面推翻。他认为这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是剥削穷人、压迫穷人的。所以他用一个非常漂亮的口号来颠覆人的传统道德各方面。

而从俄国传到了中国后,就变成破四旧、立四新。大家普遍认为旧的不好,新得才好,其实是不尽然的。古今中外几千年的传统很多都是非常好的文化,没有这么好的传统文化,人可能就无法活到现在。

中共所谓的继承马克思就是「解救全人类」。当苏联与东欧解体后,很多人都不把这句「解放全人类」当作认真的话。可是中共对这件事是认真的。所说的解放就是把原来的世界旧风俗习惯,完全要打掉。中国、外国的都打掉。

苏联瓦解了,但中共认为他也是共产党,他可以来做。俄罗斯当初用的是比较明白扩张的手段,中共却是阴柔黑暗的手段,因此外界不容易看到。当中共用金钱买你时,随着他的价值观也就进来了。

最近就有一个中共的球队到挪威去,看到挪威图书馆里有他不喜欢的书籍,竟要求人家下架。很多国家的传播媒体谈一些中共现状、中共人权时会被噤声。在外国媒体中要看到完整新疆、西藏的真正的讯息是不可能的。中国现在迫害宗教的情况,想知道包括法轮功的情况,人权的问题,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中共现在渗透的情况比苏联更阴柔厉害以及暗黑。

今天的情况是,欧美民主国家渐渐认清楚,过去欧美主流想法是透过交流,现在开始要对抗中共,要开始揭露中共的邪恶。在这儿我要对川普称赞一下,自从他接任总统后把国际风气渐渐扭转过来。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主持人:是指「反中」的风气吗?

明教授:是,不过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国」

主持人:是,「中共」不等于「中国」。

主持人:最后,我们要请明教授谈一下,这次2020年的台湾大选对整个国家的整体意义是什么?

明教授:如果中共的全球渗透、全球扩张,跟全球颠覆人类的传统道德价值等等,若这个阴谋被大家认清后,那么现在大家最大的变化就是:如梦初醒!

过去几十年来,美国的几位领导人,川普在2018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提过一次。2018年十月份美国副总统彭斯的一次对华政策的演讲又提了一次,2019年10月,彭斯与彭佩奥都做了一次演讲,这四个演讲明确勾勒出美国最新的「对华政策」。

过去他们原认为让中共进入国际社会,进入WTO、透过经贸的交流,怀抱着让中共和平演变的想法。但若没有抓准底线,设定红线的话,就会被中共渗透。川普说历任总统利用交流想改变中共,希望中共可以融入国际社会,变成文明国家的一员,从自由化慢慢走到民主化,川普说我们错了。

后来不但没达到目的,反而因为交流、经济贸易让中共壮大。交流十几年后,中共经济成长了九倍,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挟著这么强大的科技经济实力在全球各地渗透颠覆,到现在欧美国家才「如梦初醒」!

谈到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变化是,在川普带领下全世界认清「反中共」的重要性。现在全球认清中共的情况下,台湾也慢慢醒过来了。台湾过去跟大陆交流,要做生意,想打快拳。现在发现这钱不好赚,这钱可能是有毒的。台湾当权者要带领台湾加入反中共的大联盟。蓝绿要有认知,彼此只是宪政内的对手,最大敌人是宪政外的敌人:红营、中共政权。这是对台湾最大的意义跟教训。也希望将来无论哪一位当选总统,都能够领导台湾走向正确的方向,融入国际的洪流当中。

主持人:最后,我们还想请教明教授,针对台湾大选之后,整个台湾岛屿的这种蓝绿情结会不会较淡化一些?

明教授:应该不会,这个蓝绿情结本来就是很真实的东西。这个现象不只是在台湾,在美国有共和党、民主党,英国有保守党、工党。应该说工业革命之后,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会出现左右对立的情况,这是没有办法消弭的。而台湾的蓝绿情结这么严重其实是红营在背后挑拨。所以我常说,在蓝的里面有红的人,在绿的里面也有红的人。这些红的人假装蓝的或假装成绿的人,然后挑起对抗,深化矛盾。然后就保证蓝绿两党不会团结起来对付他,这是中共的大阴谋。

所以我也要呼吁,不管假装成蓝的人或假装成绿的人,不要以为是在帮中华民族做什么好事。要回头去看看中共当年如何对付地下党。这些人就是中共的地下党。当时中共打稳江山后,毛泽东说:「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也就是现在你是中共的马前卒,到最后被历史淘汰后,就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了。希望这些人能够幡然悔悟,找回自己的良知。真正的选择自己的未来。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明教授,真的是在百忙当中来接受我们的电话专访,希望未来在选举过后,还能邀请明教授来为我们继续做精辟的分析!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