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美媒:感谢川普 美国对伊朗40年的安抚结束了

路德维希认为,美国要感谢川普总统,因为对苏莱曼尼的斩首使美国脱离了与伊朗间的外交泥潭。“川普总统已表明,安抚伊朗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无论对方以何种方式回应,美国都不会再被牵扯在纵容恐怖组织的怪圈中。今后美国再不会做安抚流氓国家的事了。”

2020年1月3日,川普总统在迈阿密

1月6日(周一),路德维希(Jeffrey Ludwig)在《美国思考者》(American Thinker)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清晰地分析了美国中东政策走向。他认为,美国应该感谢川普总统,是他改变了美国对伊朗这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的认识,改变了美国的外交方向,也结束了40年来美国对伊朗的贿赂和安抚。

路德维希认为,伊朗军头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被美军炸死是一桩不寻常的事件。“杀死这个独裁国家的领导人或会导致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全面战争。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苏莱曼尼之死可能会结束美国和全世界与伊朗对峙的怪圈。”

路德维希说,暗杀一些“非国权行使者”(non-state actors)的恐怖组织领导人,例如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并不会导致针对美国的更大战争。“因为作为恐怖组织头目,他们并不是国家的元首,他们本来就被认为是流氓。”“基地组织(Al-Qaeda)和伊斯兰国(ISIS)尽管对​​领土管理也提出了要求,但都是‘非国权行使者’。因此,尽管伊斯兰国曾控制过一些土地,但伊斯兰国因其强烈的侵略性而被鄙视,但并未被视为对该地区国家领导人权力的严重威胁。”

路德维希谈到,而伊朗则不同,伊朗被美国国务院列为恐怖主义的国家赞助者,这使其成为一个特殊的类别。伊朗是在加沙运作的哈马斯(Hamas)运动的幕后操纵者、也是在黎巴嫩运作的真主党(Hezb'allah)的幕后推手、也在也门(Yemen)操纵胡希特人(Houthis),还在伊拉克操纵各种团体。

“在1970年代,在伊朗宗教头目阿亚图拉(Ayatollahs)推翻了沙希(Shah)之后,伊朗扣留了52名美国人超过一年;1983年,伊朗人与轰炸美军在黎巴嫩的营地有关;1996年,伊朗与在沙特阿拉伯轰炸胡巴尔塔和美国军队有关;1998年,美国驻肯亚(Kenya)和坦桑尼亚(Tanzania)的大使馆遭到轰炸;2000年,美国科尔号(USS Cole)军舰遭到轰炸;2001年,纽约世界贸易中心被袭击等。”

路德维希列举了上述伊朗或明或暗在历史上的恶行,表明伊朗通过其代理人来破坏西方世界的安全,尤其是美国的安全。他认为,因此,将伊朗定义为恐怖主义国家是一定且必要的,因为伊朗一直隐藏在主权合法和恐怖主义侵略者之间的灰色地带上。

路德维希还分析说:“从本质上讲,自从七十年代受宗教启发和对权力疯狂的阿亚图拉武装份子接管伊朗政府,取代亲美的沙希(Shah)以来,伊朗人一直在与美国进行一场没有明确宣布的战争。”他认为,虽然穆斯林分为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及代表其他穆斯林的逊尼派,但是美国仍害怕,一旦向伊朗宣战,将被视为对整个伊斯兰世界宣战。

他说:“布什(George H.W. Bush)之所以被视为高级外交官,是因为在侯赛因(Saddam Hussein)成功入侵科威特之后,布什因为对伊拉克和侯赛因的打击而赢得了伊斯兰世界的广泛支持。”

“布什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壮举,是因为他从表面上是为捍卫一个伊斯兰国家科威特而采取了行动;而另一方面,布什也避免了俘虏、处决或推翻萨达姆以及控制伊拉克。”

路德维希分析,虽然伊朗数十年来一直在幕后策划和推动谋杀,但为什么苏莱曼尼和其他邪恶份子没有成为美国打击的目标?原因仍然是,美国人担心被视为反伊斯兰的国度。

布什政府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负责人麦克莱斯特(Stanley McChrystal)将军,在2009年的《外交政策》一文中叙述了为何在2007年的一个夜晚,他决定不袭击苏莱曼尼在伊拉克的车队。他写道,因为伊朗在伊拉克​​放置了许多路边炸弹,杀死了很多美军,美国当然“有很好的理由”去攻击苏莱曼尼,但是为了“避免交火,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纷争,我决定去监视大篷车,而不是立即发动袭击”。

路德维希表示,美国对伊朗狂热份子的安抚其实并不是从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及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与伊朗谈交易开始的。他说:“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协议完全是对伊朗的安抚和贿赂,这是自卡特总统执政以来就延续的政策。尽管伊朗对美国发动多次暴力侵略,但我们仍在继续寻找另一种方法去避免与伊朗进行更大范围的冲突。”

路德维希认为,对伊朗的绥靖政策,实际可能威胁美国的盟友以色列及美国自身的利益。他说:“川普总统通过直接炸死苏莱曼尼,打破了认为美国必须在秘密战争中安抚伊朗才可行的传统认识。本届政府在外交事务中采取了更加积极和美国优先的政策。”

他还说:“美国现在基于安全、繁荣、自立的政策已延生到外交政策上。主动还击传达了我们反对别国对美国实施政治或经济暴政的企图。”“川普政府是一定会还击的,但美国没有征服的欲望。”

路德维希谈到,目前世界各国之间有许多不公平的贸易协议,但却被包装得很漂亮,令其被广泛接受。他举例说,“像《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北美贸易自由协定》(NAFTA)、《伊朗核协议》(Iran deal)、《巴黎气候协议》(Paris Climate Accords)、世界贸易组织(WTO)与中共国的贸易协议等等,都可能是为某些当权者的利益服务的。”

路德维希认为,美国要感谢川普总统,因为对苏莱曼尼的斩首使美国脱离了与伊朗间的外交泥潭。“川普总统已表明,安抚伊朗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无论对方以何种方式回应,美国都不会再被牵扯在纵容恐怖组织的怪圈中。今后美国再不会做安抚流氓国家的事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