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习近平缺席签字仪式 美中协议仍有悬念?

美国白宫国家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第一阶段协议将在星期三(15日)签署,会有一个很美好的仪式,我们前一晚会共进晚餐,之后还会共进午餐。特朗普总统将和刘鹤副总理一起签署协议。”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特朗普和刘鹤一起签署?身份和地位不对等啊?为什么习近平不参加签字仪式?中国方面有什么考量?

嘉宾: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

秦鹏说因为这不是平等的协议。贸易战从开始到现在接近两年的时间,中方一直争取降低关税和一个可以承受的贸易额。第三个核心关切叫做文本平衡性。通过中共的反复以及背后和贸易无关的私下动作,包括伊朗、朝鲜、阿富汗塔利班,最后还是不得不坐下来,讨论“核心关切”里的两大问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内部也有很多反对派,说协议是卖国协议,类似《南京条约》一样的不平等条约。这种情况下让习近平出席感到太掉面子,因此就让刘鹤做一下“李鸿章”吧。

习近平缺席签字仪式,美中协议仍有悬念?为什么习近平不参加签字仪式,而特朗普执意要亲自参加呢?

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表示习近平必须要派刘鹤出去让对国内反对派他的不满做为一个控制。而特朗普必须要拿出一些很实质的政绩向他的选民,向他的支持者进行一些说服或安抚。

这个协议其实对中方相对来说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好处。当然不至于是说这是个卖国辱权,而是说现阶段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因为贸易战的关系真的流血。那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底要不要把这个伤口划的更大,还是继续维持现状,或者是让它稍微止血一下。

所以说中国方面选择现在用止血的方式来处理它,所以这个协议不得不签。但如果习近平亲自要出席签署仪式的话,他没有办法要安抚国内的反对派,所以说他必须要派刘鹤出去,让对他这个不满稍微地做为一个控制。

另一方面,特朗普他之所以必须要站出来做为美国的代表去签这个协议,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11个月之后的美国大选。特朗普必须要拿出一些实质的政绩向他的选民,向他的支持者进行说服,或者安抚。

如果北京不肯做出明确的承诺,尤其是特朗普看重的农产品采购,那么第一阶段协议还会顺利签署吗?

协议即将签署了,但外界对协议可能产生变数的疑虑和担心一直没有消失。美国方面早已高调披露了协议的几乎所有内容,而中方则刻意保持低调,尤其在美方宣布的今明两年内增购美国产品,特别是农产品的数额不做任何评论和公开承诺。怎么看美中这种不同措辞,不同音调的问题?

叶耀元认为国际协议的签署跟执行是两种不同的事情。我们首先要必须把国际协议的签署跟国际协议的执行当作两个不同的事情来去看待。

首先,国际协议是不是可以签署,当然可以签署。可是签署完之后它会不会完全地被执行。我们看到中共也签署人权条约,也签署环境保护条约,那他们有一定的去执行吗?签署跟执行是两种不同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个协议应该照理还是会去进行签署,否则刘鹤也没有必要大费周章飞到华盛顿来跟特朗普签署这个协议。那假设这个协议签署完之后,但是按照现在的经济结构,中国没有办法去做这个2000亿或者是这个400到500亿之间农产品的一个消费,那我们应该该怎么办。

秦鹏说对中共来说,很大程度上是个面子问题。协议里涉及农产品采购有个清单,这是保密的,即使协议公布这个采购清单也不会公布。

按照中方解释,考虑到大宗采购会影响国际价格的波动。但是这个理由不完全让人信服。中共最关心的还是它的面子问题,就是“核心关切”里的“文本平衡性”。

中共无法解释协议文本里的单向性、在贸易顺差上缩小2000亿美元、保护知识产权、开放金融市场等等,这些都不是对美国的要求。这对中共来说很尴尬,又不得不签署协议,因此中共采取隐晦公开协议内容的做法。美国的公布主要是出于执行的透明度。

另外,因为中共比较差的信用记录,美国的公布起到社会和国际舆论的监督作用。这次有个看点,特朗普邀请200多名嘉宾到白宫观礼签字仪式,表面上说是加强经贸合作,另外也是见证中共的承诺和协议。因此白宫采取了一场高调的做法。

外界分析,中方不肯对扩大采购美国产品,消除双边贸易不平衡做出明确承诺,是因为北京对特朗普取消现有关税的幅度不满意。美国投资银行高盛认为,美国降低对中国商品关税的幅度仅是高盛基线假设的一半,中方也明确表达了对美国方面的不满。美国有可能在协议签署的最后关头,迫于中方压力,增加降低关税的幅度吗?

秦鹏说美国不会这么做。刘鹤去年5月份就开始不断提中共的“三大核心关切”,其中第一条就是关税。既然贸易战因关税而起,就应该以关税而终,应该降下来。在四月底有次毁约,五月份特朗普加了关税;8月份中共单向报复,特朗普又加了关税。

关税不降反增,中共扛不住的时候,十月到十二月三个多月的时间,中共谈的不是关税问题,而是如何在文本上对中共更有面子,对经济的打击更小一些。特朗普最后只是取消了12月份原定的关税,加了之后的关税也没有降下来。特朗普为了进一步让中共签署协议而降低关税的可能性很小。

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美方在签约前夕所作出的这两个让步。美中高层对话机制历经小布什、奥巴马两个总统任期,维持了十多年之后被特朗普废止。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是在去年贸易战急剧升级的时候发生的。虽然外界公认,它们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这是不是意味着特朗普总统和美国在解决美中贸易冲突方面的一种心态变化,从而是美中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个积极的迹象呢?

秦鹏说这其实是美国大的战略调整。美国之所以取消美中高层对话,是因为虽然讨论高调,但是没有实际意义。这样特朗普就通过301调查开启关税大棒的方式逼迫中共坐下来谈判,做出实质改革和让步。

这种情况下重新进行高层对话,表面上看是面子问题,实际上是美国的一个战略调整。目前关税加到了3700多亿,再继续的话还有1800多亿,涉及到核心电子产品,会对美国不利,会引起美联储加息,对特朗普经济复苏是相反的效果。关税大棒不再适合了,美国就采取更多的策略,比如在人权领域、科技方面开辟了新的战线,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和中共等采取了独特的方式叫做斩首行动。

13日篷佩奥专门在硅谷发表了重要的会谈和演讲,告诫硅谷高管与中共打交道要小心。他在斯坦佛大学的演讲中提到对伊朗苏莱曼尼的斩首行动是个大战略,这个战略也适用于中共,就是遏制加打击,定点拆除和重点打击,继而采取金融制裁。所以这是个大战略的形成。

直到我们见到双方签署的协议的正式文本,我们才能确定第一阶段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是目前双方的不同措辞,不同表述,都给人一种协议本身以及未来执行中都存在巨大变数的感觉。

秦鹏说中共在短期内毁约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长期来说中共会在其他方面捣乱,因为这是中共的本性。目前第一阶段协议在采购产品、开放市场、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对中共来说利大于弊。

比如农产品采购,中国的大豆是无法自给自足的,也需要猪肉,美国产品物美价廉,虽然会摧毁部分中共的权贵、进出口商和利益集团,但不是大问题。开放金融市场有两大好处,第一有更多的外汇进来;第二把中国的金融市场和美国的金融市场进行进一步捆绑。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