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协 中共2点惨败

作者:

中美定于美东时间周三(15日)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4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发表联合声明表示,美中双方并没有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同意进一步削减关税。

13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洛(Peter Navarro)接受NPR访问时表示,第一阶段协议中将包含执行条款,透过这个条款,比方说美国产品未足额采购,执行机制会让莱特希泽得以在90天期限内,重新施加关税,中共则承诺不会反制。

换言之,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美中未就进一步降低关税达成协议,同时,只要中共没有履行承诺,将触发协议中的“折返条款”,美国即可单方面恢复签约前暂停实施的关税。

然而去年7月,中美重启谈判时,中共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公开表示,双方若要达成协议,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11月1日,本轮复谈迎来重要进展,即中美双方牵头人当天再度通话。隔天(2日),官方背景的微信公众号“陶然笔记”发文《妥善解决核心关切是达成协议的前提》,指出三个核心关切问题没有变,依序是: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要符合实际、改善文本平衡性。5日,“陶然笔记”再发文强调《取消已加征关税是达成协议的必要条件》。7日,高峰在记者会上重申,取消已加征关税,这是达成协议的重要条件。

而中共对于贸易关税战从一开始的不怕打、奉陪到底,到签协议希望美方取消加征关税,一个很明显的原因是,美国高额关税已演变为冲击中国就业的一个风险来源,且这个风险在扩大。

中美贸易战开打后,中外不同研究机构多评估,贸易战将引发中国失业潮,虽然中共官方完全没有这方面失业统计的公告,但有2个数据透端倪。一是去年4月李克强国常会拍板高职院校扩招方案,此方案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且退役军人、农民工、下岗失业人员均可报考,而他们正是“稳就业”的重点群体。二是去年12月开考的考研逾340万人报名创历史新高,而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830多万人,也就是有超过应届毕业生四成的人数报考研究生,分析多指为延缓失业时间。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去年10月21日发布报告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严重冲击中国的就业。已实施的加征关税对中国就业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显现。以现在数据推算,加征关税的幅度如果达到21%至24%的范围,对就业的负面冲击将会快速显现。另有分析数据指出,目前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的整体关税达21%。

2019年12月24日,即美国已经针对价值超过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2,500亿加征25%/1,100亿加征15%),李克强签批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风险”。而媒体作为对照报导,2019年11月美国失业率月3.5%,平1969年12月以来最低纪录;美国民间企业2019年12月增聘20.2万人,远超预期的15万人,显示美国就业市场强劲稳健。

中美贸易争端首轮关税战在2018年7月6日正式开打,双方劳动市场历经一年半有余的动荡,有专业财经网媒以此新闻标题评价:“美国民间新增就业赞,中国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

而在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之时的2018年7月28日,北大经济学者、安信证券首席分析师高善文在山西证券演讲探讨中美贸易争端,其演讲一度火爆金融圈与互联网,其中,让网友深受刺激的一番话是,高善文说,这次中美关系处理不好的话,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可怜,准备过苦日子吧。

还有人整理了这场大尺度谈话内容未经演讲人审核的几个观点是:(1)改革开放主要就是向美国开放,对越自卫反击战实际上就是中国交给美国的投名状。(2)改革开放初期、加入WTO等关键时刻,美国都是支持中国,目的是希望中国更加自由民主,不要成为意识形态上的对手。(3)中国现在国进民退、党管一切等,和美国最初期待背道而驰,使得美国上下一致把中国当成了未来主要对手。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于2018年8月2日例行记者会上称,美方最终会伤害自己。

美媒《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12日在“与中国的贸易战给美国造成了损失,但影响不大”(Trade War With China Took Toll on U.S., but Not Big One)一文中指出:回顾关键指标不难发现,虽然一些贸易相关领域受到损害,大部分美国经济还是安全度过了长达两年跌宕起伏的美中贸易战,而且几乎毫发无伤。

综上所述,中共起码这2点可谓惨败,那是在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没能达成全部取消、甚至降低已加征关税,以及在稳经济方面深恐失业大军成不定时炸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