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袁斌:贫困女生与贪腐高官 朱门酒肉臭当代版

作者:

贵州24岁的女大学生吴花燕,每天只有两元人民币的生活费,整整五年,她都靠吃白饭拌糟辣椒过活。因为常年营养不良,吴花燕身高只有1.35米,体重仅21.5公斤。(截图)

都生活在贵州,把刚刚去世的贫困女生吴花燕与日前被曝光的贵州省副省长王晓光放在一块对比,两人的境遇整个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当代版!

先说吴花燕,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人,24岁,大三在读。去年11月,她的故事登上了中国媒体新闻的头条,其生活之贫困惊掉了许多国人的下巴。有网友感叹:“没想到今天的中国竟然还有这么穷的人!”

吴花燕的母亲在她四岁时就去世了,后来父亲也在她上学的时候离世。她和弟弟之后就跟奶奶生活,后来又由伯父一家抚养,但是伯父每月只能给他们300元(人民币,下同)的生活费。这笔钱当中的大部分都花在为弟弟治病上。

于是,吴花燕自己每天只有两元的生活费。她从来不吃早饭,一天只能吃两块钱的米饭,且曾有五年多的时间,大部分时候都靠吃白饭拌糟辣椒过活。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吴花燕身体一直不好。2018年起,她的双脚开始浮肿起来。去年11月,吴花燕因为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医生发现,她的心脏和肾脏都有问题,这是五年来一直缺少食物造成的。

据媒体报导,吴花燕已于13日下午因病离世。

再说王晓光,原中共贵州省委常委、贵州副省长,曾任贵阳市乌当区区长、中共贵阳市乌当区委书记、贵阳市政府副市长、中共贵阳市委常委、秘书长、中共遵义市委副书记、遵义市政府副市长、代市长、市长、中共六盘水市委书记、中共遵义市委书记等职。因贪腐受贿1.626925129亿元,王晓光于2019年4月23日上午被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刑20年。

1月12日,由中共中纪委参与摄制的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开播,片中曝光了王晓光贪腐的一个细节:办案人员在他家中发现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4000多瓶。而在这之前,在听到风声后,王晓光已经处理掉了一批价格最贵的年份酒。一开始,他把包装撕掉,将酒倒到坛子里。后来他觉得这样不安全,把已经倒到坛子里的年份酒又分批倒入自己家的下水道。看到他弯着腰在卫生间里倒这些酒,王晓光的妻子感叹,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吴花燕与王晓光,一个是底层贫民,一个是贪腐高官,他们的生活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吴花燕每天只有两元的生活费,一天只能吃两块钱的米饭,很长一段时间都靠吃白饭拌糟辣椒过活;至于王晓光的收入和财富那就不知比吴花燕要高出多少倍了,而且他住的是豪宅,坐的是轿车,吃的是山珍海味,就像他老婆说的,家里几千元甚至上万数万一瓶的茅台酒,多的喝都喝不完。这不是当代版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什么?

王晓光的富贵不仅与吴花燕的贫困构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前者就是导致后者的重要原因。而这一切又无不都是中共一党专政酿成的必然恶果。

生前,吴花燕曾在一首题为“远方”的诗写道:“最后,我将回到云贵高原,在贵州最高的屋脊,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在那里,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我驶向远方。”不言而喻,如今吴花燕已经注定不可能“驶向远方”了。而且,产生其悲剧的社会环境如果不改变,吴花燕们的人生也注定不可能“驶向远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剧仍会继续上演。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