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进步主义俘虏了美国青少年 追随梦想造成太多伤害

作者:
一种对青少年没有限制的奉承,青少年的自我(意识)就像克利夫巧克力棒(的孔洞)一样膨胀。保守主义的智慧是以有约束和谨慎为前提的。进步主义者告诉青少年,梦想是一种获得满足的东西;保守主义者则警告他们,梦想可以创造,也可以毁灭(他们)。

示意图。(Pixabay)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ark Bauerlein/高杉编译)还记得电影《音乐之声》中的这些歌词吗?

“Climb every mountain,

Ford every stream,

Follow every rainbow,

Till you find your dream.”

“攀登每座高山,涉过每条小溪,追随每道彩虹,直到你找到你的梦想。”

这是修女院的院长告诉年轻的修女玛丽亚,她现在必须离开她们,开始她自己的人生旅程。我们应该相信,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歌词,是一个把生活当作挑战和实验的劝诫。

但同时,这也是一个修女永远都不会说的话。虔诚的天主教徒会这样告诉她:要保持对上帝的信仰!而不是让她完全相信自己。在一个世俗和繁荣的年代,“加油,姑娘!”(Go for it, girl!)算是个标准的激励、教导口号,我们经常会听到这种说法。这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式征兵广告灵感的根源:“尽你所能!”(Be all you can be!)。它鼓励年轻人说:“你正在深入你的内心/寻找你从未了解过的东西”,并且更多地谈论了个人的成长,而不是关于国家和为国服务。

2018年,耐克(Nike)与科林‧凯珀尼克(Colin Kaepernick)合作的一则广告是这样开头的:“如果人们说你的梦想很疯狂,如果他们嘲笑你认为自己可以做的事,那很好,因为把梦想成为‘疯狂’并不是一种侮辱,而是一种赞美。”想想这种鼓励之词背后的意义吧:不要听其他人的意见!它实际上是在说,不要去理会那些反对者的意见,特别是那些“已经抑制了自己的视野并习惯于日常生活”的老人们的意见。

这是针对青少年的进步主义,一种对青少年没有限制的奉承,青少年的自我(意识)就像克利夫巧克力棒(的孔洞)一样膨胀。这是保守主义的智慧的对立面,保守主义的智慧是以有约束和谨慎为前提的。进步主义者告诉青少年,梦想是一种获得满足的东西;保守主义者则警告他们,梦想可以创造,也可以毁灭(他们)。

而孩子们更喜欢哪一种建议呢?进步派的快乐原则还是保守派的现实原则?毫无疑问,他们更想听听欧比-万‧克诺比(Obi-Wan Kenobi)在《星球大战》的战斗中驾驶着他的飞船时对他的门徒所说的话:“卢克,相信你自己的感觉”,而不是旧约圣经箴言中的那句警言:“对上帝的敬畏是智慧的开始。”

几年前,在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一次面向3000名学生的演讲中,我跳过了这句警言,直接批评了他们,并命令他们放下手机,关闭脸书Facebook)页面,阅读更多的书籍,学习更多的历史,提高他们的品味,每天独处一个关键时期。结果三分钟后,大厅里的每一张脸都显得阴沉而忧郁:多么令人沮丧啊!他们本来期望着能够更多地听到那些在我之前曾站在讲台上的人所说过的那些话。

有个例子,他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活泼开朗,穿着宽松的开襟衬衫、紧身牛仔裤和匡威鞋在舞台上走来走去。他演讲的主题很简单:“追随你的梦想!”(Follow your dream)他宣称,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必须加以珍爱和追求。然后,他继续讲他自己的故事。(我是凭记忆回想起来的——当时我没有把它写下来。)

他上大学时的梦想是:成为《价格猜猜猜》节目的参赛者。他很喜欢这个节目,而且他很崇拜主持人鲍勃‧巴克(Bob Barker)。他非常关心这件事,以至于有一年夏天,他和一个朋友开车穿越整个美国来到洛杉矶,坐到了该节目的观众席上。他在家乡的朋友和家人都为此嘲笑他,但他不听劝阻。

他排队参加该节目,和其他参加者鱼贯走进(表演)礼堂,你瞧!被召去参加比赛。“努力向下走!”(歌名:Come on down)。之所以我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给学生们播放了这一集的视频,我们这位热情洋溢的年轻人和巴克先生一起出现在屏幕上,他喘不过气来,兴奋不已,但已经准备好了参加节目。

视频愉快地结束了,听着演讲的学生们欢呼起来,他向他们微笑。过了一会儿,他指示学生们把手伸到座位下面。原来,在他开始演讲之前,他已经在每个座位底部系上了橡皮筋,所有的学生都把橡皮筋扯下来,并按照他的指令,把它们系在手腕上。

他宣布:“现在,你们所有人,把这个带子戴在手腕上,无论何时,如果你开始怀疑你的梦想,无论何时,如果你想停下来,我希望你们把它拉开来,并放开。”这时,他抬起自己的胳膊,挥舞着手腕上的橡皮筋,把它拉开,然后突然松开它。他喊了一声:“哎哟!”他又喊道“跟着做,现在就做”。当他大步走下舞台时,所有人都一起大声叫着:“哎呦!”,夹杂着笑声和叫喊声。

然后就轮到我演讲了,但我所看到的东西,使我非常扫兴。这种“追随你的梦想”的幻想已经造成了太多的伤害,以至于不容再被忽视。

中学男生不做数学作业是因为他们想去练习扣篮,并且相信如果他们每天在球场上投入2到3个小时,他们就有机会进入NBA。而高中女生则梦想着成为YouTube明星,她们整晚都在看视频和拍摄自己的视频,她们没有时间花在读报纸、在教堂做志愿者,或者学习一门外语上面。结果在大学的第一年,她们发现自己毫无准备。

梦想是微妙的,一个15岁孩子的梦想是彻头彻尾的危险的。然而,诸如“尊重自己的梦想”的进步主义信息滋养了这些萌芽中的自我;他们都不喜欢保守派的质疑。这就是为什么流行文化会如此地偏向进步主义的一面,也是为什么年轻人的投票结果是2比1的支持民主党

对保守派来说,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那些能够教授给年轻人一些关于他们现实主义前景的旧机构,要么已经失去了对他们的影响力(教堂),要么也已经转变为“梦想工厂”(学校)了。随着年轻的美国人被前所未有的进步主义的媒体所包围,他们可以很好地坏揣这些梦想踏入成年。

当这些梦想不能实现的时候,当孩子们终究没有成为音乐制作人、互联网企业家和名人的时候,他们会相信这个世界本身有问题,而不是他们的梦想有问题。

这就是千禧一代热衷于社会公正的根源,对他们来说,现存的不公正是对个人梦想失望的替代品。

保守派最好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来解决教室、网站、电影、社交媒体和音乐已经组成了“造梦工厂”,或者一些自由派评论员20年来一直都在期待的民主党成为永久多数派最终将成为现实的问题。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马克‧鲍尔莱因(Mark Bauerlein)是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Emory College)教授。同时还是全美国艺术基金会有关美国文化和社会的研究项目负责人。他的作品曾在《华尔街日报》、《旗帜周刊》、《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和《高等教育纪事报》上发表。

原文 Progressives Own the Tee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