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参与围剿八位“造谣者”点赞警方的中国人 你们还有能力忏悔吗?

—那些为中国当局拘留八位「造谣者」点赞的中国人 你们在忏悔吗?

作者:
不要以为给武汉警方点赞、对八位医生落井下石的只有4万网民,这样的人在中国比比皆是,他们无原则地为那个压榨他们的专制政府的所有荒谬行径辩护,依从那个政府的意愿,疯狗般地撕咬任何敢于揭露黑暗和呼唤光明的人。普通人比那些特权者们更乐于在公众场合彰显自己与执政党、与领袖的一致.

从12月8日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患者前往医院就诊,到上周四(23日)武汉市宣布决定禁止人员离开武汉,其间经历了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在这个半月里发生了许多事情:首先是官员们对致命性疫情的发展三缄其口,随后则是在公众的极度焦虑中政府才扭扭捏捏地披露一些信息片段,再后则是突然封城甚至封省,而且是全国各地的各级官员争相封堵来自湖北武汉的人员,以此表现自己的「硬核」管治效率。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病毒从原发地武汉走向全中国所有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也走向了台湾、香港、澳门,然后奔向美洲、欧洲、大洋洲、非洲。

在这近50天的时间里,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员本来可以更早一些向世界公布武汉冠状病毒性肺炎传染的真实信息,假如他们这样做,后来发生的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将可以大幅度地降低,但是中国的官员们没有这样做。据武汉的市长说,武汉市政府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发布疫情信息,是中国的法律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但是,在武汉市政府的权力范围内,这位市长和他的上级以及同僚们在知情之下却做了很多蠢事,他们没有及时关闭导致疫情的海鲜市场,他们允许和鼓励了地方社区的万人宴席,湖北省的书记和省长还组织参加了大型的联欢活动。

他们所做的这些事不仅不利于疫情的控制,而且可能助长疫情的蔓延,是将武汉、将全中国、乃至于将全世界推向更大的危险之中。然而,所有这些蠢事加起来,还是比不上另一件事情的愚蠢程度,那就是,在2020年元旦武汉警方宣布「依法查处」了八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因这些人在微信群里最早发布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七例SARS」的消息。现在人们终于知道,这八位的身份都是医生。他们通过三个微信群发布了上述信息: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肿瘤中心群。

救死扶伤的医务人员,在专业人员之中分享严重影响公众安全的疫情爆发的可能性,提醒自己的同行们采取必要的措施,救治病人、保护公众,同时也保护好自己。如此正常的专业行为、如此有利于社会的善行,竟然在中国被政府视为违法行为,这是何等的荒谬!不仅如此,有些医疗单位慑于政府的威力,竟然也参与了对这样的医务人员的迫害,院方出面约谈,向有关医生施加压力,并且要求他们认识所谓的「错误」。医院本来是治病救人的机构,在中国却变成了依附于专制政府控制言论、打击警告疫情蔓延的正直医生的工具。这又是何等的荒谬。

不要以为行为荒谬的仅仅是政府和医院,据统计,在武汉警方「依法查处」了这八位医生的网络信息公布之后,竟然立即得到了4万多网民的点赞。这些中国人,甚至在自己的生命危急关头,不仅急切地出手打击那些保护自己、敢讲真话的同胞,而且还急切地为那个正在将他们、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同胞推向死亡边缘的专制力量点赞,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很不幸,这个荒谬得似乎不真实的事情真真确确地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发生在产生过欢呼凌迟民主英雄袁崇焕、围观刀斩维新义士谭嗣同的、具有「悠久」愚蠢历史的中国。

不要以为给武汉警方点赞、对八位医生落井下石的只有4万网民,这样的人在中国比比皆是,他们无原则地为那个压榨他们的专制政府的所有荒谬行径辩护,依从那个政府的意愿,疯狗般地撕咬任何敢于揭露黑暗和呼唤光明的人。这些人其实并不是特权阶级的成员,而只是一般的普罗大众,因为中国的特权者是不屑于参与这样的与愚昧的群盲共舞的,但是这些普通人比那些特权者们更乐于在公众场合彰显自己与执政党、与领袖的一致,并且乐此不疲地在种种对真知灼见者的围剿中寻找自己那一点点可怜存在感,直到自己被也被黑暗力量送进精神和肉体死亡的深渊。

武汉病毒肆掠中国的今天,在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已经暴露在病毒的威胁之下的今天,我想问问那些在网络上参与围剿八位「造谣医生」的人们,还有那些在心底无条件地为政府残暴镇压言论自由的恶行背书的人们,你们在忏悔吗?你们还有能力忏悔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