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中国必须跳出极权灾难循环的魔咒——武汉肺炎灾难警示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正在蔓延中国为祸世界之际,中共媒体穷尽计虑出来委责于蝙蝠,怪罪于饮食,进而将武汉人当作罪魁全国追捕,从而再次很成功地将危及国民生死存亡大灾的矛盾转化成一场民众互殴。然而,让人惊奇的是,一些学人甚至个别自由知识分子,居然也加入这种委罪卸责的行列,公然在国际性媒体上祭出“中国特色处理手段”甚至假国际社会之口造出“幸亏发生在中国”的震天宏论,实质为中共党国极权恐怖统治披挂些合法外衣。

文章说:“武汉、湖北、乃至整个中国在做的,实际上就是不同程度的牺牲个人的选择自由,以期最大程度的控制疫情。当局有没有权力要求公民作出这样的牺牲,‘封城’是否有效,人们可以辩论。但国际社会一个共同的默认是,这场疫情‘幸亏发生在中国’,因为只有中国这样的体制才敢且能这么做。”这段话巧妙地将武汉肺炎灾难的极端原始的防控嫁接到中共极权的绝对领导上。在大灾之下,人人自危,哭天喊地,只求活命的状态,这会极大地激化普通民众对极权的依赖与膜拜。

中国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从历史上的确屡屡发生各种自然灾害,导致这个民族在存亡边缘挣扎,由此造出各种驱灾避祸的神仙,如瘟神、水神、火神等等。可以说中华民族的多灾奠定了这个民族多神崇拜的自然基础。也由此可见,灾难常常为创造神位奠基。这种习气与文化,深刻影响着这个民族,也让历代权棍与御用文士们找到灾难巩固专制的依托,进而造出多难兴邦的怪词。

中共1949年夺取大陆政权以来,中华大地灾难不断,而这些动则殃及数以千万计民众生命安全的灾难,从镇反,到土改,到合作化,到反右,到大跃进,到四清,到文革,到清理精神污染,到反对自由化,到八九六四屠杀,到镇压基督教会,到镇压法轮功,到镇压律师群体,到镇压维权运动,等等等等,可谓是无休无止,一场灾难未了,再场灾难又起。而让人惊奇的是,每次灾难之后,在中共极权官媒的宣教与御用文人的帮腔下,灾难根由总会成为个别权棍的私罪——“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全面而严重的危害”,进而幻化成体制自救的灵药。使我们这个民族循环反复于灾难再灾难的魔咒中无法自拔。

这次危及人类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还有待历史拆解,但是在信息与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如何导致了这场仍然没有看到尽头的灾难,却是明白摆在世人面前。只要我们回顾一下武汉病毒爆发中共官方披露消息的日程,就极其清楚看到这是场什么灾难:

12月8日,出现第一例武汉肺炎患者。

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追踪统计救治情况,并按要求及时上报。

12月31日,第一财经就已采访到“夫妻病例”相关患者:丈夫先患病,妻子后患病。

12月31日下午13时,武汉市卫健委对外正式发布了第一则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且专家认为,此时病毒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对一些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不实信息进行了调查,8人因散布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后证实8人均为工作在一线的医务人员。

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第三则通报:截至1月5日8时,该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患者在增加。通报结论依然为:“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7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1月12日,世卫组织将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1月13日,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4日起,武汉升级病毒防控措施,在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客运码头安装红外线测温仪35台,配备手持红外线测温仪300余台;日本确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多家前往武汉追访的港媒却被公安带走扣查,记者还被要求交出电话和摄影器材检查;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5日,六家企业宣布已研发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6日,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收到国家下发的试剂盒。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7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宣布,美国的3个机场——旧金山国际机场(SFO)、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JFK)和洛杉矶国际机场(LAX),将对从中国武汉直飞或转机前往美国的旅客进行入境公共卫生检查。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行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武汉市疾控专家及市领导在答记者问中介绍:目前综合判断,对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不强,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1月20日,中央对武汉肺炎做出最高指示。随后发布记者采访钟南山院士,证实了武汉肺炎的“人传人”,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武汉市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

1月21日,《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表论文,揭示2019-nCoV基因与SARS冠状病毒基因有~70%的序列相似性。

1月22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在公共场所实施佩戴口罩有关措施的通告。

1月23日,武汉市发布交通封城的通告。

1月26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记者会上表示,因为春节返乡和疫情爆发的影响,在23日封城之前,已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采访表示:“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

由上面一系列时间序列,可以看到:12月8日到12月31日,武汉病例通报为空白;1月1日到1月10日,武汉病例仍为空白;1月11日到1月17日,自第一例死亡病例出现后7天,武汉一直通报“无新增病例”;直到元月20日前,均不承认有人传人与医务人员受到传染。这其中最为离奇的是元月1日武汉警方以“谣言”处罚8名通过网络披露疫情的医务工作者。

在近两个月的期间,武汉病毒肺炎从发现到大爆发祸害人类,其中根本原因是中共极权当局的隐瞒、拖延,而导致如此结果根由并非只是武汉当局,而是从中央到地方整个系统的无视民众生命的惰政、乱政的罪恶,是整个制度性罪恶一手制造的灾难。也由此定论:只有中共极权才能制造出武汉疫病这种祸及人类的灾难。

回望17年前的非典,60年前的三年大饥荒,这是中共夺取大陆政权后发生的被一再委之于自然天灾的人祸,在给这个民族带来深重灾难之时,仍然不断被讴歌为极权功德的惨剧,今天居然又在武汉肺炎灾难前堂皇上演。面对这种无视极权制造灾难的客观事实,掩盖极权荼毒生灵的罪恶本质的欺世粉饰,任何有良知有人性的人士,都应该起来揭露中共极权不懈制造人类灾难的实质,警醒民众认清中共极权是中华民族循环于灾难魔咒的施咒者。而中华民族要想跳出灾难循环魔咒,惟有终结施咒的中共极权统治,建立现代民主宪政制度。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