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武汉冠状病毒让全球认清人类最大病毒中共

—中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威胁

作者:
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的论文表明:去年12月中旬,武汉已出现人传人;1月1日至11日,已有医护人员被传染;1月1日以后每天都有新增病例。

2020年1月27日,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将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换成五枚“冠状病毒”,非常生动形象地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Ida Marie Odgaard/ Ritzau Scanpix/ AFP)

1月3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见英国首相约翰逊时说:“中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威胁”。

中共怎么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威胁”?最近在武汉集中爆发,蔓延全中国,以及亚、澳、欧、美27个国家和地区的“武汉肺炎”,就很能说明问题。

去年12月8日,发现第一个“武汉肺炎”病例。如果从那时起,中共就采取得力措施,疫情很可能得到有效控制。但是,从去年12月8日至今年1月20日,长达40多天里,中共一直刻意隐瞒真相。

中共党媒一再宣称,没发现人传人;没有发现医护人员被传染;从1月3日起没新增病例;到1月16日,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疫情“可防可控”。

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的论文表明:去年12月中旬,武汉已出现人传人;1月1日至11日,已有医护人员被传染;1月1日以后每天都有新增病例。

中共不仅刻意隐瞒疫情,还动用专政机器打压说真话的人。去年12月底,8位武汉人率先向全世界发出疫情警报。今年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报。真实情况是,这8人都是医生,他们没有“散布谣言”,只是道出了实情;既没违法,也没造成不良影响。

更恶劣者的是,一边疫情似火,一边还歌舞升平。1月19日,武汉举办了有4万多家庭参加的“万家宴”;1月20日,武汉市旅游局开始发放20万张免费游武汉的门票。1月21日,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举办,“营造出喜庆、欢快、奋进的良好节日氛围”。

中共一直瞒、瞒、瞒,结果,失去了将疫情控制在最低限度的宝贵的40多天。

就在中共对疫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际,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前,有500万人离开武汉,病毒随着这些离开的人群,迅速扩散到湖北全省,扩散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扩散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武汉出现如此重大的疫情,武汉市党政一把手理当首先反躬自省。但是,武汉市长称国务院未授权,不敢披露疫情;武汉市委书记说,检测权下放湖北前,样本必须送北京。这等于把责任推给中央。

中共最高层又是怎样的情形呢?1月28日,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说,1月9日,中共卫生专家确认新型冠状病毒后,上报国务院。国务院出了一个参照SARS的防治方案,计划提升武汉的防治戒备并通报全国。但事关重大,必须报告中共中央,结果中央不批准。

1月20日,中共党魁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分别就“武汉肺炎”作出指示后,湖北省委、省政府,武汉市委、市政府立即开始动起来了。武汉1月23日宣布封城。封城之举史无前例,表明疫情已经非常危急了。极端反常的是,1月21日,李克强不是前往武汉视察疫情,而是到青海要求做好“武汉肺炎”的防疫工作。

1月2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此前,习近平兼任了许多领导小组的组长,这一次却罕见地让李克强兼任领导小组组长。因为“武汉肺炎”涉及医疗卫生和社会治安问题,分管医疗卫生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负责维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却没有参加领导小组。

上述情况表明:中共最高层对如何应对疫情存在严重分歧和斗争。

最近,海内外媒体接连爆出病毒来源问题,更是令人细思恐极。有人怀疑:病毒可能源自与中共生化武器战项目有关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

1月31日,印度9位生物学家发表的一篇论文称:“我们目前正在见证一场由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引起的重大流行病。”“我们在穗状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插入点,它们是2019-nCoV独有的,在其他冠状病毒中不存在。”

这表明,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人工设计出来的可能性很大。

2020年1月21日,3位中国科学家发表的一篇论文也谈到,新型冠状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如果是自然变异的话,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如果不是自然变异,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

这表明,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

上述两篇论文都指向一个共同的可能性:中共制造的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脱”出来了。

全球著名学术期刊《自然》曾发文披露,SARS病毒多次从北京的一个实验室“逃脱”。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认为,病毒从实验室传出,一种可能是:中共高层在激烈内斗中失势的一方,用“超限战”方式,人为地释放出病毒,制造瘟疫来对付政敌,同时也制造翻盘的机会。

纵观中共历史,中共之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出。中共人为释放病毒,不是没可能。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武汉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由于中共之恶,“武汉肺炎”已成为严重危害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地球人的重大威胁。

1月27日,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将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换成五枚“冠状病毒”。这幅漫画,非常生动形象地揭示了中共的本质。

中共当政70年来,通过各种政治运动,害死了8000多万中国人。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在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是最近20年中共犯下的最残暴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

去年,中共持续升级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暴力镇压。黑警就在大街上当着记者的镜头往死里打人,开枪杀人,开摩托车、巴士撞人。各种“被自杀”事件层出不穷。

中共就是祸害全人类最毒的病毒。中共不亡,中国人不得安宁,外国人也不得安宁。

现在到了全世界合力推倒中共这堵墙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