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武汉肺炎”病毒是否“人工合成”?答案几乎肯定!

作者:
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李原指出,这个P4实验室的图纸应该是法国提供的,它设计的是层层负压,在病毒实验室的中心,形成一个“黑洞”,外界所有东西只向中心流动,不会泄露出来。但这个“黑洞”是中国人施工建造的,法国人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觉得它很可疑。一种可能性是,中方违反操作规程,造成这个“黑洞”不管用。

一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认为,这种致命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可能在武汉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

武汉肺炎”已从武汉传播到湖北全省,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国大陆以外的27个国家和地区。

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叫“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有人总结了这个病毒的4大特点:(1)“完美”的传染性,包括无症状能传染,潜伏期能传染,能空气、接触传染,能粪便传染,能人传人,已出现4代传染,即A传B,B传C,C传D;(2)“完美”的爆发时间:31亿人次回家过年的春运高峰时期;(3)“完美”的爆发地点:九省通衢——武汉;(4)“完美”的致死率,到处出现倒地死亡案例,武汉公民记者方斌5分钟拍摄到8具尸体,汉口殡仪馆14台火化炉全天候运转。

有人评论说:“自然界能进化出这么‘完美’的病毒吗?就算能进化出,能在这么‘完美’的时间和地点爆发吗?真是细思恐极。估计是蝙蝠侠所为?”

那么,这个病毒最初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1月22日,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病毒的来源确认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但是,1月24日,29名中国科研人员在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论文中说,去年12月1日被感染的第一例患者,根本没有去过武汉海鲜市场。对此,应如何解释?

去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中共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了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扩散”演习。

演习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航空公司报告机场,“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海关随即启动应急预案,并对密切接触者和一半接触者开展排查与监测,并在2小时后将“患者”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是否去年9月18日前武汉已有人感染过新型冠状病毒?

1月31日,印度9位生物学家发表的一篇论文称:“我们目前正在见证一场由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引起的重大流行病。”“我们在穗状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植入点,它们是2019-nCoV独有的,在其他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被植入的是艾滋病病毒基因。

国家医疗专家组的专家王广发,1月1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整体疫情“可防可控”。但不久王广发确诊被传染“武汉肺炎”。不过只用了一天时间,他的体温就降下来了。他说,一种抗艾滋病病毒的药对他很有效。

为什么对付“武汉肺炎”病毒要用抗艾滋病病毒的药?

2020年1月21日,3位中国科学家发表的一篇论文也谈到,新型冠状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如果是自然变异的话,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如果不是自然变异,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

上述两篇论文都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合成的可能性很大。

那么,谁“人工合成”的嫌疑最大?不少人认为,距离武汉海鲜市场约32公里的P4实验室首当其冲。

武汉P4实验室,是中国最大的研究全球最危险病毒的中心。国外有专家认为,它也是中共生物战、病毒战的研究中心和实验基地。

2018年4月,中共央视报道称,武汉P4实验室已将蝙蝠身上携带的冠状病毒成功分离出来,这种病毒与2003年爆发的SARS很相似。

1月23日,P4实验室专家石正丽等认为,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与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

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李原指出,这个P4实验室的图纸应该是法国提供的,它设计的是层层负压,在病毒实验室的中心,形成一个“黑洞”,外界所有东西只向中心流动,不会泄露出来。但这个“黑洞”是中国人施工建造的,法国人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觉得它很可疑。一种可能性是,中方违反操作规程,造成这个“黑洞”不管用。

李原说,假如这次疫情证实是P4实验室泄露所致,其整个安全体系很可能都出了严重问题。

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任瑞红说,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或许就有P4实验室从蝙蝠身上分离的冠状病毒。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我现在完全猜测不出来。这种病毒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征。为什么选择在人口如此稠密的交通枢纽建造这个病毒实验室?再也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容易传播病毒的了,你不觉得不可思议吗?

2月1日,旅美学者何清涟在推特上发文,呼吁P4实验室的专家出来澄清有无在病毒中植入艾滋病病毒基因之事。她说:“因为确实太邪恶了。作为曾经的中国人与海外华人,我想知道Who did it, why(谁干的,为什么)?”

从历史上看,中共根本不把人当人看。

1948年,中共军队围困长春150多天,活活饿死老百姓10至65万人。1959至1962年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活活饿死老百姓4000万左右。1957年11月,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在莫斯科说: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

2005年7月14日,中共少将朱成虎在香港公开说,核战争是解决人口爆炸性增长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西安以东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口10亿。

1999年7月20日至今的20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很多善良的人不敢想像,不敢相信,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已经发生,而且仍在发生的事。

历史上无数事实充分证明:中共之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出;中共之坏,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导致“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是否P4实验室“人工合成”?我认为,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