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何坚:中共医学界自揭新“萨斯”黑幕4事实

作者:
这篇由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参与撰写的,引起国际关注的该论文,至少证实了四个事实:第一,2019年12月中旬,武汉已经发生密切接触者之间的新病毒人际传播。第二,2020年1月1日至11日之间,已经有医护感染。第三,1月以后每天都有新增感染案例,但官方没有更新数据。第四,中共疾控中心至少在1月初已经掌握了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而中共对新萨斯的公开反应却是: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表通报,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护人员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存在“沉默传播者”,即无症状的人也可传播病毒。

过去一周中,医学界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也有称为新萨斯(SARS))的一系列研究报告,在帮助世界更好的认识这种造成全球恐慌的新病毒之余,亦在无意中揭开了新萨斯瘟疫背后的重重黑幕。

日前网络传言,印度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中,疑似被人工植入艾滋病毒基因。尽管该传言后被澄清,但也只是出于学术研究的严谨性,而并非有任何科学证据否认该观点。

1月31日,印度新德里两所知名大学的一群生物学家在bioRxiv平台上刊发一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又名武汉肺炎病毒,wuhan coronavirus)的预印(Preprint)论文草稿,论文名称为“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S蛋白中的独特插入片段,与HIV-1艾滋病毒的离奇相似性”( Preprint论文链接)。

bioRxiv是一个生物科学开放获取预印本资料库,bioRxiv上的论文未经同行评审,但经过了基本筛查。预印本是指尚未在需要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上出版的科学文献的草稿。

2月2日,该论文作者在bioRxiv网站上回应说,他们并非散布阴谋论,而是希望公布论文可以促进对新病毒的研究,但在同行的批评和压力下,作者正式撤回了该论文草稿,准备重新研究、编辑后,再行发布。

萨斯+艾滋二合一生化病毒?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和封锁信息,新萨斯不但在中国大陆失控扩散,也正在向全球蔓延,并导致人心惶惶,其中包括了“阴谋论”愈演愈烈。

民间一直在传言,与萨斯(中共缪称为“非典”)高度相似的“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可能并非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而是位于武汉的、中共最高级别的病毒研究所。

如今印度科学家昙花一现的研究报告,无疑为“中共制造生化病毒”这种传言,提供了更大的联想空间和可能性。

事实上,大纪元梳理了bioRxiv网站上、全球各地的医学同行对于该研究的分析,发现主流医学界之所以否认该研究,并非否定新型冠状病毒S蛋白中的4个独特因子与HIV-1艾滋病毒的相似性,而是认为仅凭4个病毒因子不足以证明新萨斯病毒是基因工程的产物。

换言之,目前认定“新萨斯病毒是利用萨斯和艾滋病毒人为制造出的生化病毒”,和断言“2019-nCoV是武汉海鲜市场流出的自然变异的病毒”一样,都缺乏充分证据。但前者至少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后者只是批评和逻辑上的否定。

事实上,与海外医学界尚在就新萨斯与艾滋病毒的关联性进行争论所不同,中共当局早就在行动。

例如替中共宣传“疫情可防可控”的国家级专家王广发,仅仅视察了武汉的医院就被确诊感染病毒。不过,与成千上万名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连使用检测试剂来确诊都没资格的中国民众相比,王广发的病情一天就得以控制。据陆媒报导,王广发使用的正是抗艾滋病毒的药物。

中共的国家卫健委早在1月22日,就公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其中就推荐使用抗艾滋病药来治疗新萨斯。

另据路透社2月2日的报导,曼谷拉察维蒂医院(RajavithiHospital)的医师说,他们结合流感与爱滋病毒药物,成功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武汉肺炎)重症患者。

国际论文揭开中共新萨斯黑幕

与印度科学家的Preprint论文草稿罕为人知所不同,中共疾控中心和卫健委等单位的专家们,在过去10余天内连续发表了多篇重磅研究报告。

北京时间1月30日凌晨,世界最重要的医学期刊之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了一篇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病学研究论文,论文对截至2020年1月22日已报告的、经实验室确诊的425例病例的数据进行了流行病学分析,并指出“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已发生了人际传播”。

这篇由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参与撰写的,引起国际关注的该论文,至少证实了四个事实:

第一,2019年12月中旬,武汉已经发生密切接触者之间的新病毒人际传播。第二,2020年1月1日至11日之间,已经有医护感染。第三,1月以后每天都有新增感染案例,但官方没有更新数据。第四,中共疾控中心至少在1月初已经掌握了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

而中共对新萨斯的公开反应却是:

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表通报,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护人员感染”。

1月4日,中共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且没有发生死亡案例,说明病毒威胁水平有限。

1月10日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可防可控。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称: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到1月20日,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才从侧面说出了“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的结论。他还证实了有医务人员感染。

尽管医学界有专家认为这篇425个病例的论文“结果新颖”,“将为这种新出现的传染病的早期发现和预防做出大贡献”。但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评论该论文说,“新冠状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地隐瞒了!”

中共疾控中心和个别流行病专家对此辩解说,该论文是“回顾性分析”,并非“临床诊断”。不过,任何学术名词都无法掩盖,中共当局隐瞒了致命疫情这一事实。

而且,中共体制内的专家们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暴露了更多政府不欲人知的秘密。

国际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早在1月24日就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显示,包括疑似患者在内的59例病患,收入医院之后被全部予以空气传播阻隔措施。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曹彬,是中共的首批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专家团队成员。

2019年12月31日,包括曹彬在内的中共首批专家团抵达武汉,对新型肺炎进行重症救治攻关。陆媒当时的报导和图片都证实,1月1日,曹彬在金银潭医院时,是按论文中所述的“空气传播隔离措施”进行防范。

2019年12月31日,首批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专家团队成员抵达武汉,对新型肺炎进行重症救治攻关。1月1日金银潭医院现场照片显示,专家组成员按“空气传播隔离措施”进行防范。(网络截图)

这表明,至少在2020年1月1日,中共的医学专家们已经很清楚新萨斯可能人传人,且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

那么,中共为何再三隐瞒这种可能挽救无数中国人生命的信息?

中共的专家们,为何只能、只愿、或只敢在海外学术期刊上,发表关于新萨斯病毒的研究成果?为何没有及时公布本可避免无数中国人感染、死亡的关键信息?

中共体制内的医学专家们,虽然在流行病学研究上“迅速”做出了成果,但在现实中的防治疫情与治病救人上,却屡屡做出与自己研究成果相反的举措。

不过,中共专家们的医学研究,确实同大陆义士冒死传出的医院死亡视频一样,正在揭开中共的新“萨斯”黑幕,让中国人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知情权关乎生命,中共封锁真相就是在谋杀中国人民。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