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比病毒更可怕的

作者:

【编者按:与其说是网友以正义谩骂杀人,不如说是有一种精心制造的谎言在欺骗挑动舆情,要灭掉讲真话的人。这种致人于死地的谎言谣言永远不被警察封杀!这个有病等党国,让人心病变不断升级。】

1月29日18点左右,上海黄浦区陆家浜路的汇晶宾馆230房间,90后女孩毕燕雯梳洗打扮后,换上一条喜欢的连衣裙。她躺在床上,服用了41片安眠药。

安眠药是她治疗抑郁症的药。她再三叮嘱包叔,不要把药名发出去。她说:

当时我只想优雅的死去。

在此之前,这位湖北姑娘在微博上似乎成了公敌。被人肉、被诅咒、被恐吓,这让本就有抑郁症的她情绪彻底崩溃了,最终决定走上绝路。

晚上19点左右,她被例行查房量体温的医生发现。医生敲门没反应,找来服务员开门。他们从垃圾桶里发现了安眠药盒子。

很快,毕燕雯被人送往瑞金医院。幸亏抢救及时,她活了下来。她的病历本诊断上写着:

药物过量。

毕燕雯在湖北出生和长大。小时候,她因为家庭变故而患上轻微抑郁。七年前,她再次受到惊吓,病情加重。

对于被姑姑和姥姥带大的她来说,湖北老家本是伤心地。

但她不会想到,长大后,会因为湖北人这个身份标签,受到更大的伤害。

1

事情要从1月10日说起。

那天,毕燕雯从现在的居住地无锡来到上海。她的微博认证是‌‌“国际超大赛中国赛区星模界盛典全国三十强‌‌”。她的工作是T台模特。

在行业内,她默默无闻。没名气,也没签约公司,业内称她们为野模。按往年经验,春节期间将会有很多商演活动需要拍摄,上海的机会尤其多。她于是住进了人民广场的正红假日酒店。

这是个经济型酒店,房价每天138元。为了方便面试和工作洽谈,她是一天一天续住的。

她到上海十天后,1月20日,新冠肺炎‌‌“人传人‌‌”的消息被正式确认,同时,网上有不少武汉人宣称已经逃往上海,还有人说要去迪士尼乐园游玩。

‌‌“逃离武汉‌‌”冲上了微博的热搜话题,这引起了本地人的恐慌。这种恐慌,转变成了日后反感武汉人的基础。

1月25日,酒店前台告知毕燕雯,无法再为湖北籍人士办理续住。对方通知她前往汇晶宾馆,统一隔离14天。隔离期间的食宿费用全免,由政府承担:

如果不配合,将会被警察强制执行。

此时的上海早已进入戒严阶段。根据要求,湖北籍人士需要提供自身健康情况证明,才能入住宾馆饭店。

虽然自己并没有接触过肺炎患者,也没有症状,接到通知的毕燕雯还是马上带上行李,去了汇晶宾馆。

很快,上百位从其他酒店转过来的湖北老乡也陆续入住。其中还有孕妇和儿童。

汇晶宾馆是连锁经济型酒店,地处市中心的黄浦区,有客房80间。粗略算来,这里可以容纳100多位住客。

但是,‌‌“食宿全免‌‌”的承诺一开始并没有落实。

酒店的盒饭不是免费。一盒带一点点猪肉的便当,价格30元。

当然也可以选择点外卖。但很快,外卖就送不进来了。大家只能吃酒店盒饭。

汇晶宾馆的玻璃大门被反锁,只留下纸片大小的细缝。

住客们各有各的需求,酒店应接不暇,秩序很乱;酒店内的医护人员只是量体温;微信群里开始有传言,要交200房费。

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不安全感开始发酵和蔓延。毕燕雯也开始担心生活必需品不够用。

老乡们聚集在一起,商量怎么能得到更好的待遇。有人打电话投诉,但没有得到回应,加重了情绪的累积。

26日,十七位隔离者建立了‌‌“自救群‌‌”,计划通过网络发声。一位湖北老乡编辑好求救信息,大家统一通过各自的社交软件转发。

和其他人一样,毕燕雯没有修改老乡编辑好的信息,直接复制粘贴到了微博,并且@了上海的各大官微。

这条微博,几乎改变了她的人生。

2

一天之内,那条微博转发7945,留言1.8万。她的灾难开始了。

毕燕雯发微博的第二天,微博上有人发长文谴责湖北隔离人员的无理取闹:

他们要求政府提供橘子补充维生素、取暖器、矿泉水、免费洗衣消毒、一次性内裤袜子、牛奶和酸奶。

上海有好多家专门接收湖北人的隔离酒店。比如清河路的莫泰酒店、宝安公路的汉庭酒店等。1月24日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以来,上海在随后三天时间里,隔离了9804人。

那条微博说,武汉的隔离人员目前已经一日四餐,有荤有素有水果,晚上有鲜奶和进口橙子;还说上海给他们送去慰问大礼包,包括戴森空气净化器

其中一句话,完全彻底激起了人们的愤怒:

要知道,一线的上海卫生系统执勤工作人员已经吃了好几天泡面。

在沪被隔离人员,就此有了无理取闹的印象。这个印象,马上又无缝套用到毕燕雯身上。

她发在微博上的求救信息,被看作是‌‌“无理取闹‌‌”的最好证据。

她成为众人攻击的靶子。

那条微博确实有效。28日,汇晶宾馆宣布不收取盒饭费用,质量也明显改善,每人领到了两条干净毛巾和一箱牛奶。

但毕燕雯个人的噩梦却从此开始。上万条留言,大都是谩骂和诅咒。汇晶宾馆周边的居民,本就对隔离人员不满,有人给市长信箱写信抱怨。

愤怒的网友,不满政府要承担隔离人员的食宿费用,也不能容忍隔离者对食物挑三拣四。

有人直接把进口水果和戴森吸尘器的故事,嫁接在了毕燕雯身上。毕燕雯和包叔确认,在汇晶宾馆内,进口水果和戴森净化器是没有的,也没人要求戴森。

改善后的便当,也是肉多了几块。网络上流传那份有荤有素的照片,不是他们的。

但咒骂已经涌进来。有人说她是外围女;有人报警举报她带病从武汉逃出来;有人让她立刻去死;还有人建议让她接受火化,避免肺炎病毒扩散:

你那么优秀,应该立马把你的房型升级到西宝兴路火葬场,给你200度高温消毒后送你回老家。

她不停地为自己辩解,说已经一年没有回过湖北,还出示了缴纳无锡房租的证据。换来的,是更大的谩骂。

毕燕雯开始对骂,在回复评论的时候,冲动之下的她说了一句:

等我强制隔离出去了,以后天天在上海大街上溜达,看见一个人我就喷口水、打喷嚏,有本事你出上海啊。

这句话,激起了更大的骂声。

在与网友对峙三天后,毕燕雯吞药自杀。

3

在瑞金医院里,因为害怕毕燕雯再次自杀,医生把她的四肢都绑了起来。

一天后,她冷静下来。因为在昏迷期间各项指标都没有检查出问题,两位政府工作人员建议她直接回无锡。

1月30日,毕燕雯回到汇晶宾馆收拾行李,坐嘀嗒拼车,回到无锡的出租屋,那里有她的宠物狗拉拉。

她自杀未遂后,汇晶宾馆让一些住客离开了。之后,大多数宾馆都不接受湖北籍人。

但网友没有放过她。她一度被拉进一个名为‌‌“众志成城,抵抗病毒‌‌”的微信群,群里一共91个人,其他90个人从早到晚轮番对她进行辱骂。

还有人曝光了她的手机号码,全国各地的侮辱电话打进来了。有人恐吓她,见一次打一次。

最初一起发文投诉的湖北老乡,悄悄地删光了微博,没有人站出来替她解围。

甚至有人这时候建议她,利用关注度继续发文,呼吁政府解决湖北人解除隔离之后的去向问题。

朋友也以为她是因为肺炎才被隔离的。更严重的是,很多模特群都把她踢出群聊,刚起步的她,失去了很多工作机会。

五天来,毕燕雯在煎熬中度过,晚上吃安眠药,睡三个多小时后醒了。

社区人员曾叫她出门逛逛,不要老在家憋着,但她不敢出去,害怕出门被人攻击。

在这场灾难性的疫情中,几乎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打乱了。但毕燕雯想不到,疫情会这样改变自己的人生。

同样被疫情改变人生的,还有一个因为父亲患病住院而上网求助的武汉年轻人。他直到父亲死去,也没能摆脱网友的攻击,洗脱掉造谣的指控。

后来,有人在攻击他的微博下面留言:

多一点理解。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不是我们的同胞。

海明威说过:每个人都是一个碎片,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包邮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