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李文亮死 中国网民忍无可忍、揭竿而起

周五,人们在武汉中心医院悼念李文亮医生

周五,人们在武汉中心医院悼念李文亮医生

他们上传了《悲惨世界》音乐剧里那首歌的视频:《你可听见人们在呐喊》。他们援用了中国宪法第35条中规定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他们在Twitter上发了一首诗中的两句话:“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

李文亮医生去世后,中国公众在网上发动了一场相当于反抗的活动。李文亮曾试图对一种神秘病毒发出警告,这种病毒已经在中国导致数百人死亡、数万人感染,并迫使政府把这个国家14亿人口中的许多人集中关在一起。

自周四深夜起,包括政府官员、杰出商界人士和普通网民在内的不同背景的人纷纷发声,表达他们对这位医生去世的悲痛,以及对警方在李文亮分享了他所了解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后不让他发声的愤怒。李文亮的死在一个几乎不允许任何异议的威权政府统治下的国家里引发了全国性的反省。

“我没有看到过如此悲凉而愤懑的朋友圈,”一家社交媒体分析公司的创始人徐达内在即时通讯平台微信上写道。

“今夜是关于人心的一个重要时刻,”他在后来发的另一个帖子中写道。

虽然中国有一些直言不讳的异见人士,但随着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在过去七年间不断打压律师、记者和商人,异见人士的数量已经逐渐减少。

在这个有严格审查的社会,普通人对政府提诉求、公开表示愤怒是罕见的。官员和大企业的负责人展示可能被解释为对国家不满的情绪则更加罕见。

周四晚间,有关李文亮死亡的猜测在网上流传开来后,中共的宣传机器开始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试图控制有关信息,但这个机器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有效。

伤心、愤怒和悲痛的人们在网上发出的大量帖子让审查者措手不及。就连政府也似乎意识到了整个国家情绪激动的严重性,中央派了一个调查组去调查其称之为“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但没有给出任何具体内容。

对许多国内的人来说,李文亮之死让他们将压抑已久的情绪释放出来,人们已经对政府没有尽早公布信息,对吹哨人噤声,对疫情处理不当感到愤怒和不满。网民似乎还认为,政府没有从以前的危机中吸取教训,继续压制网络批评以及提供重要信息的调查报道。

李文亮这张画像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被广泛转发

在中国类似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一些用户说这位医生的死引起了共鸣,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做了正确的事,却被迫认错。

李文亮于12月30日在一个社交短信应用平台上与医学院的同学分享了自己对这个病毒的担忧后,遭到警方的训诫。

三天后,警方强迫他在一份警告他的做法已构成“违法行为”的训诫书上签字。

为了帮助公众更好地了解正在蔓延的疫情,李文亮最终将他的经历公之于众,并接受了采访。

“他没想成为英雄,但对于2020年的我们,他已经达到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的英雄的上限,”一条微博这样写道。这是微博用户写的诸多帖子之一,这些用户说,他们写这些是出于没有像李文亮一样勇敢反对一个专制政府的羞愧和内疚。

很多人的贴子都用了一句表述稍少有不同的话:“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这句话的最初版本是中国作家慕容雪村在大约七年前写下的,当时他和一些朋友正在为政治犯的家属募捐。

他写这句话是为了提醒人们,支持那些敢于反抗当权者的人对他们自己有利。他用比喻的手法说,由于愿意公开支持异见者的人们越来越少,异见者中已经不少被“冻死”。

周四晚间的气氛很不一样。随着有关李文亮命运的困惑不断增加,人们指责当局试图推迟宣布他的死亡。

悲伤情绪如此之普遍,就连在一些不可能的角落里也有所表现。

“现在,因为不信你的‘哨声’,你的国家停了摆,你的心脏停了跳,”中共官媒《人民日报》上海分社社长弘冰在即时通讯平台微信的朋友圈中写道。“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们的哨声嘹亮,洞彻东方?”

人民日报》的中英文Twitter帐号都发推说,李文亮的去世引发了“全国人的悲痛”。两个帐号都删除了这些信息,并随后代之以更中立、听起来更官方的帖子。

山东省执法部门的微博帐号贴出了一张李文亮的照片,并附上在网上流传的两句话:“这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微博是许多来自中国审查机构命令的执行者,微博的首席执行官王高飞考虑了中国应该从李文亮之死中学到什么的问题。“对‘发不实信息’的人,如果不是出于恶意,咱们尽量宽容一些吧,”他在一条微博中写道。“保证100%是真话才能说话,是有代价的。”

就连一个量子物理博客的官方微信号也发了一篇题为《李文亮,你只是去了“平行世界”》的文章。

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敦促政府封李文亮为烈士,并为他举行有国家领导人出席的国葬。

“我第一次看到满屏皆是李文亮,”一位名叫郑文鑫的律师写道。“这是一个民族第一次为一位医师举行国葬。”

“RIP our hero(安息吧我们的英雄),”知名科技投资者包凡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写道。

对一些人来说,李文亮之死给人们上了一堂关于言论自由重要性的课,政府不会从这堂课中学到什么。北京加强了对调查性报道的审查,这类报道揭露了低估并淡化冠状病毒威胁的官员们的失误。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加大努力,让新闻报道更多地关注抗击疫情的正面进展。

#我们要言论自由#的微博话题创建于周五凌晨2点,到早上7点时,这个话题已经有了超过200万点击量和超过5500条帖子。这个话题及其它相关话题都已被审查人员删除,比如说武汉政府欠李文亮一个道歉的话题。

“我深爱我的祖国,”#我们要言论自由#话题下的一条微博写道。“但我不喜欢这个国家现在的制度和统治方式,捂住我的眼睛,捂住我的耳朵,捂住我的嘴。”

这条微博的作者抱怨无法防问防火长城之外的网站。“我憋了好久,感觉大家都憋了好久,今天终于爆发了。”

中国互联网上谈论言论自由是个禁忌,尽管言论自由被写进了中国宪法。因此,#我们要言论自由#这个话题能存活五个多小时,已经是个小小的奇迹。

虽然中国位高权重的首席执行官们不这么直白,但他们也在网上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是时候反思一下根深蒂固,害人害己的维稳至上的思维了,”投资银行易凯资本的主席王冉在微博上写道。“我们都希望稳,”他问道。“但什么才是真正的稳?钢丝上,捂住别人的嘴就能让自己站得稳吗?”

阿里巴巴集团高层高晓松在其微博账号上表示,他希望中国立法保护吹哨人,让更多人敢说话,这似乎是在暗指美国的类似立法。“英雄走好,谢谢你,”他写道。

还有人提建议说,为了缅怀这位医生,中国人应在周五晚上9点30分一起按响汽车喇叭。

网民还敦促人们同时在一个话题下发贴,这个话题是警方要求李文亮在训诫书中回答的两个问题:“你能做到中止违法行为吗?”、“你明白继续违法活动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李文亮被迫在书面答复中写下:“能”和“明白”——并在文字上按下红色手指印。

现在判断网络上的愤怒和不满会发展为什么还为时过早。以前发生的几起不幸事件也曾引发了明显的公愤,包括2008年的四川地震和2011年的高铁动车事故。但愤怒情绪都随着时间消褪了。

一些中国人对这次抱有更多的希望。在过去那些事件中,许多人可以置身事外。因自己的网络言论被刑拘过两次的网评人侯志辉说,“以前很多人可以置身度外,这次谁也不行。不可能的。”

在被封锁的武汉,做一名志愿者司机。

责任编辑: 唐冬柏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