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官方声称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 被众市民齐打脸

武汉肺炎扩展迅速,目前染病民众即使确诊,绝大多数仍住不上医院。但中共官方10日声称,武汉全市1499名确诊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引起中外媒体质疑和网民一片骂声。

中共官方10日声称,武汉全市确诊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引起中外媒体质疑。

武汉肺炎扩展迅速,目前染病民众即使确诊,绝大多数仍住不上医院。但中共官方10日声称,武汉全市1499名确诊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引起中外媒体质疑和网民一片骂声。

大纪元记者11日实际采访多位病患及家属,受访者几乎全都直接否认官方说词:“没有,还在等床位。”“政治上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自己现在还没有住进去。”“都是欺下瞒上,没有做到位。”

中共媒体还报导,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10日在湖北省武汉肺炎防控例行记者会上说,武汉市展开了全民健康普查,截至9日共清查了3371个社区及村,共计421万户、1059万人,接受清查的人口比重达99%。

对此,武汉病患杨女士的儿子告诉记者,“调研到什么?一千多万人普查,根本就没有。”他一再强调,“没有,肯定是没有,你随便问问几个武汉市民,应该大部分都没有,可能都是社区,没有做到挨家挨户和每个人,完全没有做到位。”

患者罗先生也亲口告诉记者,“没人上我家,没人来,我没看到过。”“他们来查没查我不知道,没上我家来。”

儿子帮母亲找床位 热线电话数小时打不通

对于官方说重症患者全部入院,杨女士儿子表示,“这个(普查)不说,收治的话就更不会了,目前为止,起码我母亲,从前天检测昨天下午确诊,到现在也没有收治,也没有给结果,去社区已经去了几次了,还是要等通知。”

父母亲都感染,做儿子的十分焦虑,“父亲目前还好,但是他还没有做检测,当务之急可能是我母亲,因为她已经发高烧好几天了,不怎么进食。而且分析显示,双肺已经多块,毛玻璃状感染了,可是目前还是没有收治。”

他表示母亲确诊后,医生并没有说要收治,“现在就在家里等着,医院开了相关的药,但是只够两天的,今天吃完估计明天就没有吃的了,但是现在还是在等床位。”

为了帮母亲找床位,他到处打电话,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现在我们还在等。现在市长热线打不进去,已经打了快2个小时了,因为可能打的人比较多吧。区长热线、市长热线都在打。”“我觉得等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我就想多渠道发声来获得援助。”

他着急地说,“我现在要继续打电话了,我不要浪费时间,我现在要先打联系电话了,我要开始找床位,找我的朋友渠道等等。”

夫妻确诊都等不到床位“武汉现在大家都惶恐”

武汉黄女士夫妻都感染了,11日她边咳嗽边告诉记者,“我们都确诊为新型病毒肺炎,我老公比较严重,他的血糖很高,医生说如果血糖高的话,会加深病情,要求我们住院治疗。但是现在武汉市全部都由街道来安排这件事情,一直等不到床位,我们很着急,现在还没有安排。”

对于新闻报导市委书记说确诊的重症病人都已经安排住院,黄女士说,“没有,还在等床位。”“政治上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自己现在还没有住进去。”

“没有人通知我去哪个医院治疗,我只是在我们这里的定点医院治疗,医生建议我们住院,我就到处寻求帮助,希望能尽快住院。”但身为一个老百姓,她表示一筹莫展,“我安排不了,我只能求助于我们社区街道,由他们来安排,其它都是政治行为,我们个人不行的。”

她无力地说,也不知道怎么染上的,“武汉现在大家都惶恐,没有精力关注其它的。”“我没有手续能够住院,所以我现在到处在打电话。”她问记者,“你能帮我解决床位的问题吗?”

父昏迷儿子确诊 无床位只能在家隔离

另一位罗姓父子都感染了,罗先生说父亲在医院就昏迷了,到现在还没醒。他自己“现在也头昏,发烧38.7℃,四肢无力,挺吃不消的、挺累的。”他表示自己是2月9号确诊的。

“我是在照顾我父亲的时候被感染的。”因此罗先生也非常害怕会传染给家里的孩子,“我现在在家里隔离,因为有两个孩子,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现在病情也有点严重,想得到及时的治疗。”

虽然想赶快住院,但罗先生无奈地说,“我前天就跟社区呈报了,到现在还没得到救治,还没有床位。”

对于是否有人来普查或关心,“没人上我家,没人来,我没看到过。”他虚弱地说,“我现在没得到治疗,我在家里还在自行隔离,就这么个情况,他们来查没查我不知道,没上我家来。”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常春、江枫、方净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