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赫:三事“快闪” 折射习近平困境

作者:
有论者指出,这是王沪宁又给习近平挖坑。在头版头条连续推出这样的重磅文章,显然不是《人民日报》本身所能决定的,必定是中共文宣头子王沪宁的旨意,而王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使习近平在个人崇拜的烂泥潭里越陷越深,进一步激起他与党内同僚和社会大众的矛盾,最后再利用这一点将其扳倒。

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发表万字讲话,县团级干部以上共17万人直接听训。(视频截图)

庚子年第二个月,武汉肺炎瘟疫及中共荒唐应对造成的巨大民生灾难,致中共政权动摇,习近平处境急剧恶化。习近平当初的“打虎”之威,声犹在耳的“核心”之尊和“人民领袖”之颂,今天都成了对习“追责”的借口。“习明泽”帖文,不论谁放出来的,都是对岌岌可危的习的嘲讽。

察微知着,本文就从三件“快闪”事件谈起。

其一,“高福被查”与“辟谣”

2月15日,贵州一家官方媒体发布一则信息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落马,随后又接连“辟谣”、“道歉”,引爆舆论。

高福之被网民痛恨,主要缘于其在疫情爆发初期,声称“没有证据显示人传人”。然而,1月29日,高福等人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却称,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学数据显示,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

有论者指,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高福和中国疾控中心的某些专家是有意瞒报冠病疫情的真实情况,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而不敢讲真话,但作为负责调查这次疫情的专业人士,高福和某些专家至少是不称职的。而他们的不称职,又是导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之一,给全中国带来了难以估算的损失。

这算持平之论。但鉴于中共疫情决策的黑箱操作,本文试从更宽广的视野来讨论。首先,在共产国家,科学从来都不是独立的,科学家往往成为政客们手中打人的棍子,这在大陆结出了两个恶果。第一,学术沦为“江湖”,造假层出不穷;第二,专家沦为政权的专业化传声筒,专家的公众形象尽在政权的利用之中,独立发声的专家难为体制所容。武汉肺炎瘟疫这么大的事,作为高级技术官员,高福自然倾向于迎合当局的政策精神。因此,当局还是要保高福的(例如,网络上一些批评高福的文章被屏蔽)。但是,如果中共内斗摊牌,高福也难逃背锅的命运(当然,即使用高福背锅,习当局也难自保)。

其次,武汉瘟疫病毒来源至今是谜,没有找到“零号病人”,这是相当反常的,说明有一只巨大之手在遮蔽真相。而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来源说也不是没有一定理由,这又牵涉到中共研制生化武器问题了。中共一再阻止美国专家来华实地调查研究,最终允许了,也被排除在“脏区”之外,无法获取足够的真实资料。据此不难推测中共心中有鬼。

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真如一些爆料者所说,这场瘟疫是反习势力人为制造的,那么,习为自保,在必要时将不得不借助美国专家——“一个实质性和独立性的角色”——的力量,将真相公之于众。只有这样,高福之流才能最终落地。

其二,武汉封城解封三小时

2月24日,武汉封城满月之际,上午11时30分左右,武汉发布第17号通告称,因防疫物资运输等原因,必须进城的人员、车辆以及滞留在外地的武汉市民、车辆,按照有关规定办理相关手续后,可以进城;因城市运行、生产生活等原因必须出城的人员,以及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员(简称出城人员)可以出城。

但到下午3点左右,武汉又发通告称,第17号通告“系市指挥部下设的交通防控组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意发布的,现宣布该通告无效”。通告还称,武汉市执行习近平关于“外防输出”的指令,严防疫情向外输出。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发帖称,“一个疑问:交通组的胆子这么大?他们就敢擅自使用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名义发通告?”大陆网民表示,“是不是地方在故意拆新领导的台?”“内部是在打架吗?还是各自为政?”“就这几个小时,可能该出去的已经出去了”(武汉封城解禁不到4小时,有网友称1735人进入长沙,另有律师在其实名微博上披露,有约30万人离开武汉。而中共却拒不提供相关数据)。

2月8日,陈一新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身份担任中央赴湖北指导组副组长,陈是习的旧部、亲信,声称手拿尚方宝剑,搞不好要动刀子;2月13日,习当局又突然宣布:上海市长应勇(也是习的旧部)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出任武汉市委书记。外界普遍认为,习已无人可用,也只能用自己人了。

大家知道,2003年萨斯,胡温刚上台,并没掌控多大实权,却断然出手,换掉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让“铁娘子”吴仪(时任副总理)出征,很快控制住了局势。相比之下,习就显得犹豫、迟缓多了。由此,可见习的权威和习的真实处境真不乐观了。

此外,武汉官场还出了一件蹊跷的事。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把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责任“甩锅”给习当局。周先旺官做到副部级,居然触破官场忌讳,这是非常稀奇的。这迫使习近平不得不公开说,自己1月7日就曾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周先旺前途不妙。

然而,2月28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却表扬周先旺在面临延误治疗时机、疫情扩散的双重压力下,“靠前指挥、亲自调动,夜以继日组织力量施工改造(方舱医院)”。或许,周先旺就是中共内斗的一枚棋子。

其三,《大国抗疫》的仓促出台与紧急下架

2月26日,新华社称,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指导而紧急编辑制作的图书《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近日出版,“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其英、法、西、俄、阿等五种语言文字版本将陆续对外出版发行。

据法广中文网报导,这引起不少中国人反感。认为“丧事喜办”,多少人死亡尸骨未寒,病毒还在到处肆虐,就已经为庆祝胜利预备,是“无耻之尤的巅峰之作”。更有北京人薛扶民实名举报主管宣传的常委王沪宁,指其缺乏对人民的关爱,应该追究政治责任。

不过,许多网民注意到,《大国战“疫”》一书似乎下架了,至少,从当当网、京东淘宝百度等去查阅订购,显示“无货”字样。

然而,就在《大国战“疫”》“无货”的同时,《人民日报》自1月5日精心推出系列报导“总书记来过我的家”,迄今一共刊登了6篇,都是头版头条。最近两篇分别是2月29日的“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总书记来过我们家)——回访黑龙江同江市八岔赫哲族乡八岔村尤桂兰家”,和3月2日的“美好家园乐融融(总书记来过我们家)——回访内蒙古喀喇沁旗河南街道马鞍山村张国利家”。这种宣传文章激起网民的愤怒,指“不顾老百姓死活”,习“至今未去武汉安抚民众,党报说什么日子比蜜甜,真是昧了良心”。

有论者指出,这是王沪宁又给习近平挖坑。在头版头条连续推出这样的重磅文章,显然不是《人民日报》本身所能决定的,必定是中共文宣头子王沪宁的旨意,而王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使习近平在个人崇拜的烂泥潭里越陷越深,进一步激起他与党内同僚和社会大众的矛盾,最后再利用这一点将其扳倒。

习近平又以为如何呢?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