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天气回暖武肺会消失?哈佛教授详细解说

武汉肺炎(又称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是否会像2003年的萨斯(SARS),在天气转暖时消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传染病动态中心(Center of Communicable Disease Dynamics,CCDD)教授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说:“可能不会”。

天气转暖和后,武汉病毒(又称新冠病毒)是否会消失?哈佛大学公卫教授表示,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fotolia)

天气转暖和后,武汉病毒(又称新冠病毒)是否会消失?哈佛大学公卫教授表示,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武汉肺炎(又称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是否会像2003年的萨斯(SARS),在天气转暖时消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传染病动态中心(Center of Communicable Disease Dynamics,CCDD)教授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说:“可能不会”。

有人预期在炎热及潮湿的天气中,新冠病毒(SARS-CoV-2)的传染力会下降,加上学校放暑假,可能会使武汉肺炎消失。然而,利普西奇说,单靠这些因素就推论新冠病毒会缓和是“不合理的”。

利普西奇指出两大误解

利普西奇提出人们对冠状病毒的两大误解。其一是有人认为2003年SARS在天气转暖时消失了,“SARS并非因自然因素(气候)而消失”,利普西奇在CCDD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它的死因是各国采取包括隔离等强烈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

他指出,这些公卫措施对遏制SARS产生了很好的效果,原因之一是出现SARS症状的患者也是传染性最强的人,因此只要隔离患者即可达到遏制效果(根据目前新冠病毒的情况,多数国家出现无症状确诊病例亦具有传播力)。

第二个误解是:有些冠状病毒造成的普通感冒是季节性的,夏天并非流感季节,因此SARS-CoV-2可能属于这类病毒。

利普西奇说,有人以存在人类已久的冠状病毒如OC43、HKU1、229E和NL63等的行为,来认定这个全新的SARS-CoV-2亦具有类似的传播频率,现在下这种定论还太早。

他说,若要类比这些“老的冠状病毒”,特别是与SARS-CoV-2较近的OC43和HKU1,利普西奇建议应先考虑以下四个因素。

因素1:环境

在美国,冬天时室外较冷,室内和室外的空气通常也较干燥。实验证明,绝对湿度(空气中水蒸气的含量)对流感的传播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干燥的气候是流感病毒的温床。

不过,利普西奇说,据他所知,截至目前为止,只见到气候及湿度与流感关联性的研究,还没有针对冠状病毒或其它呼吸道病毒进行这类研究。根据过去的研究,可以肯定的是,在温带国家(如美国),干燥的冷空气创造了传播流感的有利条件,但是SARS-CoV-2是否有相同的特性,仍是未知数。

此外,他指出,在某些非常潮湿的条件下,特别是在热带地区,也可能有利于流感的传播。

利普西奇说,他与其他合作伙伴的研究发现,SARS-CoV-2在多种不同的气候下都可能具有传播性,例如,几乎位于赤道附近的新加坡,出现相当多的武汉肺炎病例数(截至3月8日,累计150例)。因此,气候因素是否会影响新冠病毒的传播,还是未定数。

因素2:人类行为

在冬天,人们的户外活动相对较少,留在室内的时间多。室内通风较差及个人活动空间较少,都会增加传播概率,特别是学校是许多传染病传播的场所。

利普西奇表示,调整学校的开课学期以应对SARS-CoV-2,虽然很重要,但是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必要这么做,因为儿童被确诊的病例相对较少。这可能意味着:1.孩童不容易被感染,也不会大量传播;2.他们在被感染后不会出现严重症状,并且仍然具有传播性;或者3.介于这两个情况之间。若想要知道学校关门或者暑假能否有助于降低传播,就必须分析这些不确定情况。

因素3:宿主的免疫系统

利普西奇说,在冬天,人们的免疫系统状况较差,推测是与具有免疫作用的褪黑激素(melatonin)有关。人体制造褪黑激素受到光周期(photoperiod)的影响(阳光照射的时间缩短会影响大脑制造褪黑激素的机制),而光周期随着季节而变化。

另一个原因是夏季在户外的时间多,吸收更多的维生素D后,可以调节人体的免疫系统。

不过,利普西奇说,也有人发现宿主的免疫系统不太可能是造成冬季流感发病率较大的重要因素,需要再做更多的研究,以更确定两者间的相关性。

因素4:易受感染宿主的减少

即使没有任何季节性变化因素,传染病的流行初期的感染人数通常会呈现指数增长(有效繁殖数Reff>1),过了峰值(Reff=1)后趋于稳定,接着是下降(Reff<1)。

这个变化过程如果与其它因素(例如上述的3个因素)相互作用,就会形成某个地区在一年中的特定季节复发流感或其它流行病。

新的病毒感染会出现不规则情况

综合上述分析,可以得到一个推论:即使是“新的”季节性感染,也有可能发生在“季节以外”的时间。

新病毒的特性是很少人或没有人对它们具有免疫力。在人类存活时间更长的“老病毒”,对人类的影响作用降低的原因是大多数人已有免疫力,因此它们只能影响少数人。因此,这些老病毒只能在条件最有利的情况下(例如冬天)影响人类。

利普西奇的四大总结

利普西奇最后总结说:

1.虽然目前还不确定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机制,但是其有可能像其它冠状病毒近亲,在冬天的传播效率比夏天高。

2.到了夏天,SARS-CoV-2机制不会有明显的变化,也不足以自行终止传播力。

3.与大流行性流感相比,人类对新病毒SARS-CoV-2的免疫力较低,因此即使在冬季以外的季节,新病毒也容易传播。

4.改变季节作习以及学校放长假可能会有所帮助,但是不太可能终止SARS-CoV-2的传播。迫切需要的是确定儿童是否为重要的传播者,如果是,学校停课可能有助于减缓传播速度,如果不是,将浪费资源。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