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黄天辰:孙杨被抛弃 再次印证中共任意宰割国人

作者:
历史何等惊人的相似。这些被外媒称之为“身心被粉碎的”中国运动员以及中国百姓,有多少人能够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还很难说。就像今日武汉肺炎在中国肆虐,多少人命被中共玩在手心的同时,还有人不分是非,继续感激中共,撞了南墙都不知道要回头。

澳洲选手霍顿(左一)拒绝与中国选手孙杨(中)同台领奖合影,引发关注。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于2020年3月4日,在官网公布了对孙杨抗检事件的全部仲裁报告,不仅详细解释了为何判罚孙杨禁赛八年,还公布了听证会鲜为人知的细节。此前2月28日,该法庭裁定,给予孙杨禁赛八年的处罚,即日生效。

3月4日,中共高检机关报《检察日报》用两整版登出四篇评论,内容全是认同法庭裁决,全面抛弃孙杨。如《无视规则将会承担相应后果》中,指“由于孙杨的不配合,药检人员未能完成这次药检取样”,根据《世界反禁药条例》的明文规定,“毋庸讳言,孙杨不配合药检取样的决定是错误的。”文章说孙杨此举“无知及无视”。

还有一篇《商业比赛不能与国家荣誉捆绑》称,“除非运动员拒绝参加国际体育比赛,否则,必须接受国际反禁药调查机构的有关规则,允许国际反禁药调查机构进行飞行检查”。“国际竞技体育比赛只是商业活动,因此,胜负都是常事”,“如果把个人的荣辱和国家捆绑在一起,那么最终必然会进退失据”。

与此同时,国内舆论从最初支持孙杨开始反转,一些大陆网友也涌到曾拒绝与孙杨同台领奖和拍照的澳洲游泳名将霍顿的社交媒体平台上留言致歉。有些留言是真诚的个人道歉,也有些道歉是泛泛的语言,代表某国、某些人等的道歉,是否其中五毛渗入,不得而知。

以上种种不难看出,孙杨已被中共彻底抛弃。

实际上像中国那样的共产极权国家,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大多由组织来决定,有的从小被迫服用兴奋剂。不像很多民主国家那样,大多是运动员个人行为。

前中国国家体委义务监督大组长薛荫娴女士,在60年代进入中共国家体委工作了数十年,70年代末,中共倡导使用兴奋剂,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并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数十年间薛荫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大量记载了中共体育界使用兴奋剂的证据。据她介绍,举重、游泳、田径和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使用兴奋剂的重点领域。当局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的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研究怎样能躲避药物检查的方法。

薛女士说:“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

薛荫娴曾对大纪元表示,兴奋剂的伤害非常多,可引发脑癌、严重损害肝脏,还会引发肝癌,对心脏、血管也都有影响,对全身上上下下的组织,包括运动系统都有影响,比如肌肉拉伤、肌腱断裂都是使用兴奋剂的结果,最厉害的是骨头酥松脆弱容易断。更可怕的是,女性还可能出现变性。

2015年赵瑜的《马家军调查》书中揭露了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给队员亲自喂服或者注射针剂兴奋剂的事实,并且列举了在这些女队员身上已经出现的不正常变化——说话声音越来越粗,有的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甚至听说会生出畸形儿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旦运动员出了什么问题,中共会立刻撇清关系并抛弃这些人。

可怜孙杨不明白这些,还坚信中共会为他撑腰,对抛弃他的中共感激万分,在被裁决之后还说,“感谢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感谢国内外体育爱好者的支持!我要为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奋战到底!”

孙杨不知道的是,他已被中共弃之如敝履,像对待其他运动员那样。

中共对待运动员,向来随心所欲,毫无人性。中国国家羽毛球队在汤尤杯比赛期间,曾隐瞒队员王晓理外婆的去世。王从小由外婆带大,和外婆很亲,其训练基地离外婆只有几十公里。直到中国队夺冠后,王才得到噩耗,当场就蹲在地上哭泣。

湖北省乒羽中心主任石伟就此事回应称,国家队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这位主任的回答真是精辟,在中共看来,运动员只是为中共争光的工具。

一句“国家队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身为世界头号女双种子选手的王晓理和于洋,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被要求打输球,以此来保障中国除金牌之外还能夺一枚银牌。

由于比赛现场观众强烈不满,嘘声一片,跺脚声震耳欲聋,裁判数次发出必须认真对待比赛的警告。次日世界羽联召开听证。世界羽联对排名世界第一的于洋、王晓理和包括韩国印尼在内的八名运动员进行裁决,认为这四对选手不仅仅“消极比赛”,甚至“伤害、侮辱羽毛球运动”,为在接下来的淘汰赛中获得理想中的签位,不惜故意输球,因此取消参赛资格。这在奥运史上尚属首次,这也可称得上是奥运史上的最重罚单。

此判决一下来,韩国、印尼代表团立即上诉,中共代表团立即撇清关系,表示尊重处罚决定,说于洋、王晓理赛场上行为违背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和体育公平竞争的精神,对此他们感到痛心,并坚决反对、严厉批评这种行为。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

新华社也在第一时间发表评论,说国家需要这样的金牌吗?强烈谴责于洋、王晓理,说她们在金牌的诱惑下,奥林匹克精神、公平竞赛的原则、对观众的尊重被抛诸脑后,云云。俨然一副正义的化身。

于洋、王晓理双双不仅被取消参赛资格,还被中共抛出当了替罪羊,所有的辛勤、汗水和泪水都付之东流。

在伦敦奥与期间,《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署名评论文章说,中国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牺牲个人,集权制度似乎在体育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从中国运动员的表现看中国近乎残忍的训练体制,人们应该同情叶诗文以及数不清的“身心被粉碎的”中国运动员。

历史何等惊人的相似。这些被外媒称之为“身心被粉碎的”中国运动员以及中国百姓,有多少人能够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还很难说。就像今日武汉肺炎在中国肆虐,多少人命被中共玩在手心的同时,还有人不分是非,继续感激中共,撞了南墙都不知道要回头。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于2020年3月4日,在官网公布了对孙杨抗检事件的全部仲裁报告,不仅详细解释了为何判罚孙杨禁赛八年,还公布了听证会鲜为人知的细节。此前2月28日,该法庭裁定,给予孙杨禁赛八年的处罚,即日生效。

3月4日,中共高检机关报《检察日报》用两整版登出四篇评论,内容全是认同法庭裁决,全面抛弃孙杨。如《无视规则将会承担相应后果》中,指“由于孙杨的不配合,药检人员未能完成这次药检取样”,根据《世界反禁药条例》的明文规定,“毋庸讳言,孙杨不配合药检取样的决定是错误的。”文章说孙杨此举“无知及无视”。

还有一篇《商业比赛不能与国家荣誉捆绑》称,“除非运动员拒绝参加国际体育比赛,否则,必须接受国际反禁药调查机构的有关规则,允许国际反禁药调查机构进行飞行检查”。“国际竞技体育比赛只是商业活动,因此,胜负都是常事”,“如果把个人的荣辱和国家捆绑在一起,那么最终必然会进退失据”。

与此同时,国内舆论从最初支持孙杨开始反转,一些大陆网友也涌到曾拒绝与孙杨同台领奖和拍照的澳洲游泳名将霍顿的社交媒体平台上留言致歉。有些留言是真诚的个人道歉,也有些道歉是泛泛的语言,代表某国、某些人等的道歉,是否其中五毛渗入,不得而知。

以上种种不难看出,孙杨已被中共彻底抛弃。

实际上像中国那样的共产极权国家,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大多由组织来决定,有的从小被迫服用兴奋剂。不像很多民主国家那样,大多是运动员个人行为。

前中国国家体委义务监督大组长薛荫娴女士,在60年代进入中共国家体委工作了数十年,70年代末,中共倡导使用兴奋剂,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并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数十年间薛荫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大量记载了中共体育界使用兴奋剂的证据。据她介绍,举重、游泳、田径和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使用兴奋剂的重点领域。当局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的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研究怎样能躲避药物检查的方法。

薛女士说:“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

薛荫娴曾对大纪元表示,兴奋剂的伤害非常多,可引发脑癌、严重损害肝脏,还会引发肝癌,对心脏、血管也都有影响,对全身上上下下的组织,包括运动系统都有影响,比如肌肉拉伤、肌腱断裂都是使用兴奋剂的结果,最厉害的是骨头酥松脆弱容易断。更可怕的是,女性还可能出现变性。

2015年赵瑜的《马家军调查》书中揭露了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给队员亲自喂服或者注射针剂兴奋剂的事实,并且列举了在这些女队员身上已经出现的不正常变化——说话声音越来越粗,有的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甚至听说会生出畸形儿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旦运动员出了什么问题,中共会立刻撇清关系并抛弃这些人。

可怜孙杨不明白这些,还坚信中共会为他撑腰,对抛弃他的中共感激万分,在被裁决之后还说,“感谢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感谢国内外体育爱好者的支持!我要为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奋战到底!”

孙杨不知道的是,他已被中共弃之如敝履,像对待其他运动员那样。

中共对待运动员,向来随心所欲,毫无人性。中国国家羽毛球队在汤尤杯比赛期间,曾隐瞒队员王晓理外婆的去世。王从小由外婆带大,和外婆很亲,其训练基地离外婆只有几十公里。直到中国队夺冠后,王才得到噩耗,当场就蹲在地上哭泣。

湖北省乒羽中心主任石伟就此事回应称,国家队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这位主任的回答真是精辟,在中共看来,运动员只是为中共争光的工具。

一句“国家队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身为世界头号女双种子选手的王晓理和于洋,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被要求打输球,以此来保障中国除金牌之外还能夺一枚银牌。

由于比赛现场观众强烈不满,嘘声一片,跺脚声震耳欲聋,裁判数次发出必须认真对待比赛的警告。次日世界羽联召开听证。世界羽联对排名世界第一的于洋、王晓理和包括韩国、印尼在内的八名运动员进行裁决,认为这四对选手不仅仅“消极比赛”,甚至“伤害、侮辱羽毛球运动”,为在接下来的淘汰赛中获得理想中的签位,不惜故意输球,因此取消参赛资格。这在奥运史上尚属首次,这也可称得上是奥运史上的最重罚单。

此判决一下来,韩国、印尼代表团立即上诉,中共代表团立即撇清关系,表示尊重处罚决定,说于洋、王晓理赛场上行为违背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和体育公平竞争的精神,对此他们感到痛心,并坚决反对、严厉批评这种行为。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

新华社也在第一时间发表评论,说国家需要这样的金牌吗?强烈谴责于洋、王晓理,说她们在金牌的诱惑下,奥林匹克精神、公平竞赛的原则、对观众的尊重被抛诸脑后,云云。俨然一副正义的化身。

于洋、王晓理双双不仅被取消参赛资格,还被中共抛出当了替罪羊,所有的辛勤、汗水和泪水都付之东流。

在伦敦奥与期间,《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署名评论文章说,中国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牺牲个人,集权制度似乎在体育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从中国运动员的表现看中国近乎残忍的训练体制,人们应该同情叶诗文以及数不清的“身心被粉碎的”中国运动员。

历史何等惊人的相似。这些被外媒称之为“身心被粉碎的”中国运动员以及中国百姓,有多少人能够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还很难说。就像今日武汉肺炎在中国肆虐,多少人命被中共玩在手心的同时,还有人不分是非,继续感激中共,撞了南墙都不知道要回头。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