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赫:武汉病毒长眼与天灭中共

作者:

约两年前,本人以(美)尼克松、(日)田中角荣、(西德)勃兰特、(英)希斯等人为例,撰写了“西方大国领袖与中共建交后多遭厄运”一文,暗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无论是一人之休咎还是一国之兴衰,端看其是否顺承天意——这在武汉肺炎瘟疫中,尤其彰显。

那么,“天意”何谓?又在武汉肺炎瘟疫中如何彰显?

“天意”即“天灭中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自19世纪泛滥,以无神论为基础,以两次世界大战为助推,在负面因素控制人类的大背景中,形成社会主义国家阵营;苏东剧变之后,中共走上前台,侥一时之幸,竟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残存的最大共产主义政权之身份,妄图实现其全球之野心。

一部国际共运史,就是一部充满谎言、战乱、饥荒、瘟疫和死亡的黑暗史。就中共而言,以邪治国,遍地冤魂,至少8000万人冤死于和平时期,至少一半中国人遭直接迫害。“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罪恶之本身,足以将其烧毁多次了。而中共至今仍维存,实是上天在看人是否觉醒;人如果执迷不悟,那就“人不治天治”了。

“天治”,也就是天谴。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最终天谴之前,会多次垂凶示警,比如2003年的萨斯和这次武汉肺炎瘟疫。换句话说,瘟疫是长眼睛的。

我们先举个历史上的事例。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似乎只感染明朝的人,明军兵力、战斗力大减,李自成的义军得瘟疫的,也不多。清军则全然无碍,清军八旗兵中的汉军,投降清军的明朝军队,也都没事;清军和吴三桂等人的汉军一路打到南方,他们还没事。这说明了什么?——天灭大明,瘟神剑指大明。

这可不是孤例。细斟历史,当会发现多多。话题再回到天灭中共和这次武汉肺炎瘟疫。

中共罪恶滔天,覆灭是必不可逃的。概括而言,中共一亡于文化大革命,二亡于六四屠杀,三亡于迫害法轮功(正式始于1999年7月20日)。而以迫害法轮功“最为邪恶”,“这场运动给中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九评共产党》语)。

天灭中共已是不争的事实。因此,近年来中国大陆灾难频发,并延及受中共之蛊惑之国家和地区。以2003年萨斯为例。据维基百科,2003年萨斯,除中国大陆外,全球28个国家和地区确诊2769例,死亡425例。中国大陆之外,确诊病例前四名分别为香港(1755)、台湾(346)、加拿大(251)、新加坡(238),其余国家都不过百;死亡病例过百者仅香港(299)。

17年后,武汉肺炎瘟疫爆发。在这17年中,中共不思悔改,暴虐仍旧,甚至加码,其灭亡自然呈加速之势。尤其,今日中共之势力已远超2003年之时,其对全球之渗透,其全球野心之膨胀,其威逼利诱之手段,都大大上了一个台阶,其危害世界之烈也远超2003年。

因此,我们看到,武汉肺炎瘟疫远较萨斯肆虐。

目前,瘟疫已蔓延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以外已有超过2万起通报病例,许多人不治。

截至3月9日,中国大陆之外武汉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过千人的国家有五个,依次为:意大利(9172例)、韩国(7478例)、伊朗(7161例)、法国(1412例)和德国(1112例),其中,意大利死亡病例463例,伊朗237例(注意,伊朗存在严重瞒报问题)。

这可是个奇异的现象。奇异在哪?这5国都是和中共政权走得近的。这是不是说明武汉病毒有眼?这难道不是天意彰显吗?!

或许有人提出反证,川普政府与中共不对付,打得不亦乐乎,那为什么美国也开始严重起来呢?据《纽约时报》“3月11日疫情简报”:美国感染人数激增,确诊患者累计超过950人,至少29人死亡。

对此,本文恰恰要说,这正是天意之又一彰显。

共产主义早已明暗两手全面渗透美国。明的一手,美国也有共产党,成立了许多年,但党员寥寥,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几无影响,没成气候,远逊于欧洲;这使人丧失警惕。这样,暗的一手就上来了,而且大获成功,也即:从罗斯福新政到进步主义,从和平反战运动到民权运动,从崇拜撒旦的新马克思主义者到左派发起的体制内长征,在共产主义变换形式的全面进攻中,美国几乎沦陷(详见《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这也是有些社会主义候选人为什么能获得部分民众支持的原因所在。

川普一介商人、政治素人,而能当选美国总统,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就是告示美国人,践行美国天命,扫除共产主义垃圾。然而,受共产主义蛊惑的一些美国人,不仅一再炮制反对川普的政治阴谋,还想进一步把“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推上总统的宝座,这不是逆天吗?上天难道会无视吗?

在此,本文向读者诸君郑重推荐大纪元特稿——“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精心研读,一悟天机,避难之良方自在其中。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