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时事大家谈:中药治疗新冠肺炎 传统医学华丽转身?

新冠肺炎爆发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多次强调中医的功效。新华社报道说,雷神山医院感染科对6名患者采取纯中医治疗,病人痊愈出院。这个星期二(3月10日),世卫组织删除了“传统医药可能有害”的建议,让舆论哗然。在治疗新冠的西药和疫苗还没有问世的情况下,中药成了引人注目的抗疫新秀。那么,中医究竟是如何认识新冠肺炎的?中医治疗新冠肺炎采取哪些措施?疗效是否向官媒宣传的那样显著?

嘉宾:纽约执照针灸师、前外科医生何岸泉;全生中医针灸医疗中心医生、全美中医协会理事卢全生。

何岸泉:现代中医沦为药商

纽约执照针灸师、前外科医生何岸泉说,“按照现代的医学标准,当然中医是无效的。但是有人说中医不能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其有效无效,刚才嘉宾也说了有5000年文化,传统中医这么长时间,以前能治病,现在为什么不能治病。我们现在用中医传统的标准来看现在的中医药。按照中医技术理论,望闻问切之后,通过八纲辨征,阴阳虚实表里寒热,再经过脏腑辨征来定位做出诊断。大家有没有看到哪一个医生在治疗武汉肺炎的时候,通过望闻问切去辨征、治疗?没有。他们是千人一药,万人一方。这不是传统中医,现在治疗武汉肺炎都是卖药的。这个卖药的有没有效呢?前期工作,检测、诊断,西医都做好了,中医下山来摘桃子,说它能治。中医能不能独当一面,不能独当一面,要中西医结合。为什么,西医有效治病,西医是用有效药来治病,中医没有效,其实它是来摘桃子的。这就是毛泽东时代所谓中西医结合的本质,就是中医来摘桃子。而毛泽东本人他从延安到死为止,他一直是用西医来治疗自己的病,他没有用过中医来治自己的病。”

卢全生:中医论述中传染病即瘟疫研究历史悠久

全生中医针灸医疗中心医生、全美中医协会理事卢全生表示:“中医药历史上虽然没有传染病这种说法,但中医药与传染病的斗争具有悠久的历史。中医把传染病统称为瘟疫。中医对传染病的认识是非常非常早的,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便有传染病的记载,也就是演变为今天的瘟疫的医治,就是从那逐渐演变出来的。唐代楚辞中就有瘟疫蔓延的记录,《黄帝内经》也有相关记载,汉代张仲景《伤寒论》中也有相关论述。”

何岸泉:中医好但西医更好

何岸泉医生说,“我对中医不信任,不是因为对中医绝对不信任。现代医学还没建立之前,我们不得不用中医,所谓的传统中药、传统医学。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其实都一样,在现代医学还没建立之前,西药还没发明之前,不得不用草药去治疗。所以我对中医的态度是比较客观的,实事求是。中国有句话,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现代医学建立起来以后,西药发明以后,我们就知道,和中药比起来,我们就知道,当然还是选择西药比较好。”

卢全生:中医西医有效就是好医医病与政治无关

卢全生医生说:“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国内这么多人对中医这么抗议,这么抵触。中医强调辨征施治,辨征精确,用药恰当的话,治疗效果是肯定的。而且现在研究呢也发现一些中药确实有抗病毒啊、免疫平衡啊、抗炎抗过敏的一些功效。这就为抵抗新冠病毒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现在最新的一些临床报道发现,一些中药有加强、调节免疫系统的功能。这些药很多研究得也比较透彻。比方我们现在经常用的甘草,甘草的研究发现,有抗病毒、抗菌的作用;黄芪是双黄连口服液和莲花败毒饮的一个主要成分。这个药中医说有清热燥湿作用,主要作用于肺热咳嗽。黄芪的主要有效成分就是黄芪苷,黄芪素,这个药本身就有很好的免疫调节、和抑制过敏的作用。还有很多比如啊,柴胡啊,研究发现中药有很多抗炎抗病毒的作用。就是说根据中医辨症,它属于哪个型,属于寒症还是热症,然后对应地用不同的药来进行治疗,这是有效的基础。我实在不明白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抵触中医。我是从专业角度讲,我不谈政治。我们治病和政治无关嘛。只要它有效,我们就用,它没有效,我们不用。病人也可以自行选择,你认为中医有效,你就可以吃中药,你认为没效,你就可以单独用西药,这都是自由的。我们只谈专业,从专业的角度来谈有效没效,我们不说别的。”

张女士:中医比西医好但需加强与时俱进

加拿大张女士通过美国之音热线电话在《时事大家谈》节目上说:“在加拿大看病是不要钱的,所以我首先看的是西医,但西医只是吃药就好,不吃药就完,就又回来了。看中医的呢,面红啊、舌苔厚啊,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人就是不舒服。但是吃中医调理了一两个星期后,人就可以了,然后我吃海鲜啊什么的都不会过敏了。我认为中医还是有用。但我认为中医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再也没有出来过大的医家,也没有一个中医的稳定的发展,一个巨大的发展。还是用以前的古代的老方子、五千年前、一千年前的老方子在治病。那么它可能跟现代的这些病啊,细菌啊,好像感觉不太有效,或者说能力差一些。”

陈先生:医疗在中国不治病只维稳

斐济陈先生通过《时事大家谈》热线电话表示:“我觉得是这样,不管是中医也好,西医也好,首先医疗在中国就是个维稳工具,它根本就不是治病的。它先给你治好再说,其次再讲是中医还是西医。因为西医资源严重不足,中医必须传承下去,它所谓的传承只是在维稳。就像徐晓东一样,他是打假的。如果有人真的拿出双盲测验,它就像打掉所有的国有的什么武当派、铁砂掌,一下就能打完,但是它是有政治图谋的。”

林女士:中西医本就不同不可强制结合

德国林女士通过《时事大家谈》热线电话表示:“中医的理论就是说它把人的机能体系当成一个很大的体系来看。一个器官发生问题,不是这个器官的问题,是这个体系的问题,要去调理。西医有一个问题,一定去针对这个问题。比如我有过敏性皮肤,现在我一直都在吃药,但是我一旦停了药,过了几天这个过敏,痒就回来了。这就证明西医只是把病灶压下去,并没有断根地处理。问了中医,中医说要做调理,只是我个人觉得很烦,不想做这么多调理。所以我认为,不能否定中医是治不好的。而且在1949年以后,我们所有的传统文化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已经不可能有一个真正的中医能够好好地按照中医的体系来看病、治病,不可能了。所以我们的中医只能挂靠到西医底下,搞什么中西医结合,这根本就是一个谬论,没有办法在一起能够结合的。但是当局就让它们结合在一起。你怎么弄呢?根本不可能做得好。所以我想说中国的传统中医有它的独到之处,如果你和西医结合,必须要有科学的程序,怎么样把它归门类,怎么分析,怎么去做。现在的医学工作者要必须认识这个问题,而不是像国内的学者那样,中西医结合,抓了几副药拿回去给你,对病灶不做深入理解和记录,让中医永远在懵懵懂懂中摸索。”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