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指鹿为马的“屈辱政治” 共产党甩锅改名 改不了自己就是病毒源

作者:
在这场“大国抗疫”的叙事里,共产党高举反歧视、反标签、反种族主义的大纛,试图淡化自己在这场瘟疫里的责任,甚至形塑自己的“被害”角色,接着再宣传自己的抗疫成绩,鼓吹所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优越性”。它熟稔西方社会人权反歧视的价值,甚至进入这套游戏规则,用民主的方式来反民主。如果台湾人,乃至于西方社会无法深刻理解共产党玩弄这套锐实力的逻辑,只单纯地以民主社会所信奉的价值与规则应对,永远只会被它设定议题,搞得自己天下大乱。

过去三个月来,武汉人的确备受歧视,但其实不只武汉人,所有中国人,甚至台湾人、黄种人,也都因为这个病毒跟着被歧视。(汤森路透)

该如何称呼这个与中国有关的新兴传染病为“武汉肺炎(又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近来在公共舆论界引发了不少讨论。反对方的论述里,可以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员刘绍华为代表,她在一篇“肺炎疫情下谈疾病的命名与污名”文章里,有相当精采的论述,试摘录如下:

“当某个疾病名称一旦开始使用,之后要将之移除或修改,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在历史上,这样的情况屡屡发生,尤其在对他人的同理尊重与人权意识并不明显的时代更是如此。我们常听闻的‘香港脚’、‘日本脑炎’、‘西班牙流感’等,就是这种时代下的命名产物,即使专业医学或医学史上的名称可能已经改变,俗称也难改了,所幸一个世纪已过,这些疾病已不再具有污名意涵。2015年,因应不断出现的新兴疫病,世界卫生组织特别呼吁全球的科学家、政府与媒体,在命名新兴疫病时,应避免对于国家、经济体与人群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我们并不需要以非黑即白的假设性思考谴责使用‘武汉肺炎’说法的人,认定必然就带有歧视污名的意图;也毋须天真地以为‘武汉肺炎’一词仍然只是技术面或方便而已的中性说法,不会造成污名歧视的效果。………在古往今来的人类疫情中,所有的患者都是受害者,即使是第一位被诊断出来的病人也是受害者,没有人应该背负‘伤寒玛莉’般的历史原罪,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的人群也是一样的。”

刘绍华是医疗人类学的专家,长期关心弱势疫病者的处境,她的观点掷地有声,当然值得重视。但同一时间,中共官方媒体正全力改写疫情爆炸性扩散的历史,共产党先是淡化早先隐匿疫情、处罚吹哨者,继而营造举国封城、医疗人员前仆后继的悲壮,在疫情稍获控制后,又转而推销“大国抗疫”的优越性,甚至指责其他接连沦陷的国家“抄都不会抄”;而最新的作法是由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启动,指称新冠(武汉)病毒可能源自于美国。

尽管纽约时报称呼中国这样的阴谋论是在“竞逐一块新的、低级的前沿阵地”、“在中国希望被世界各地视为一个积极贡献者的时候,兜售阴谋论完全是自拆擂台的行为。”但疫情动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根基,所以把这场瘟疫的责任甩锅嫁祸于他人,正是回补习近平执政正当性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不幸的是,把“武汉肺炎”改名“新冠肺炎”正是中国这场大外宣的一环,这使得该否使用“武汉肺炎”四个字,再度渗入复杂难解的政治意识,已不单纯是个医疗人类学的问题。

在这场“大国抗疫”的叙事里,共产党高举反歧视、反标签、反种族主义的大纛,试图淡化自己在这场瘟疫里的责任,甚至形塑自己的“被害”角色,接着再宣传自己的抗疫成绩,鼓吹所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优越性”。它熟稔西方社会人权反歧视的价值,甚至进入这套游戏规则,用民主的方式来反民主。如果台湾人,乃至于西方社会无法深刻理解共产党玩弄这套锐实力的逻辑,只单纯地以民主社会所信奉的价值与规则应对,永远只会被它设定议题,搞得自己天下大乱。

该不该称它为“武汉肺炎”,根本无关宏旨。共产党只是希望在这讨论的过程里挑弄民族情绪,营造自己受害委曲的形象,最好还能顺势逃避最初隐匿疫情的究责。这是共产党一天到晚高喊“伤害中国人民情感”,玩弄“屈辱政治”的一环,这里头非关歧视、无意标签,却只有指鹿为马、甩锅责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