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一线采访】收入见底 武汉人生活陷绝境

武汉江汉区打铜社区高高的隔离墙,当地居民已经与外界隔绝超过50天,很多人由于无法打工,没有收入,基本生活都出现问题。(网路图片)

武汉一名学生17日看到社区人员在发爱心菜,上前询问并拍了几张照片,结果当场被发菜人员包围呵斥,并强迫删除照片。学生表示,全家生活已陷入困境,实在撑不下去了,还遭到攻击,十分无奈上网求救。

武汉的李小姐17日向大纪元表示,这家人确实生活很艰难,听说父母没有任何收入,家里也见底了,没钱购买基本食物用品,找社区10多次也没有结果。她说,武汉这些底层居民很普遍,“没有积蓄的家庭,已经山穷水尽了。有些小区居民全家已无法生存了。”

“再不解决生活、经济的问题,继续拖下去,肯定会有情绪爆发的。”她提到,“如果生活被逼上绝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闹了也许还有活路。像孝感就有小区的人在喊,当地的一把手下课,已经开始有迹象了。”

武汉张女士17日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隔离时间太长了,自己亲属中这种活不下去的,就占了50%。她并指出当地示范小区是有发一些菜、发鸡蛋的,“那是给别人看的,给领导看的。贫穷的小区无人问津。”

她还强调,上头说零确诊,那就应该解禁了,“可还是不让我们出去。那就证明这个数字是不是有问题啊!”

哪里发10元肉?封城60天爱心菜只发几次

该名学生在网路上帖文,“(封城)将近60天,我家真的确确实实只收到3次自费爱心菜。我只是询问我住的家院为什么发菜不定期,我并没指责什么,他们就喊着说,我要曝光他们,还说现在网上舆论特别大,叫上人把我一围。”

武汉底层民众被关50多天,网上求救已没法生存。(网路截图)

李小姐证实爱心菜大有问题,“那个社区从封城到现在,只发过三、四次爱心菜,最后一次是在3月10日。”“每次发不了多少,而且有些菜叶都烂了。”“有的居民也跟社区吵过,说发的都是烂菜,堆在那边都烂了就是不发。也可能拿回家去了。反正老百姓是没收到过几次。”

“发爱心菜是归社区管的。”她说,“有的社区堆在那里不发,有的是把菜拖到自己家里去,或者自己黑了,或者高价卖了也有,但这就看社区的好坏了。”

至于政府说的10元一斤的肉,李小姐说,“没有。可能青山那边因为副总理视察时居民喊着假的!假的!青山那边就送了一些物资,送了些鸡蛋,其它区还是什么都没有。”“汉口、武昌那边我也没听说有发肉的,顶多抢了一些菜就算很好了。”

无身份证无法打工 饭都没得吃了

这名学生还说,“像我们这样的困难户,不能坐以待毙啊。”“我求求你们,向你们求助,我家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我们向社区求救,他们电话(一直)占线。”

李小姐表示,这家人生活已完全陷入困境,“也打不了工,因为有些超市需要零活,但是都要身份证,”而这家唯一可以工作的年轻人,被困在租的房子里,而他的身份证落在另外一个区,“现在就算有车也进不了那个区,有通行证也过不去,社区告知要等到6月,社区交通开始动的时候才能过去。”

“现在最急的就是他家里没米没油的,连饭都没得吃了。他们说家里已经完全崩下去了,反映给社区,社区也不管。含糊其辞,互相推托。”她说。

方舱关闭后患者带疫返家 每个社区都有感染者

除了生活陷困境,当地疫情也并未趋缓,“现在每个社区都有(感染者),不可能没有。”社区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只是上门量个体温。”

她表示,这些感染的病人现在都待在家里,“很早就是在家隔离的。当时习近平到访的时候,连方舱都撤了,要清仓。很多没有治愈的病人都让他们回去了,回去之后又感染其他家人,这种情况也很多。”

武汉方舱医院关闭后,弄了300个康复医站,挂了2000人叫康复人员,实际都是病患,“换个叫法,肯定还是这些人。”她说。

没饭吃活不下去 被逼上绝境 只有爆发

这么多人染疫政府却说零确诊,但老百姓已无暇关心,“没米下锅的家庭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零病例这个问题是否属实,因为赚不到钱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根本没有心思去管病例是真的是假的,最紧急的事情是人已经没饭吃了。”

李小姐说,武汉居民现在最迫切的是解决经济和生活问题,“武汉中底层的还是多数,因为封城封了这么久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有很多家庭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了。”

“现在中底层的人真的已经山穷水尽了,吃饭都有问题。”还有很多人借了民间的信用贷款,这些贷款还款时间都定死的,现在没收入无法还款,“他们跟派出所反应武汉人还款是否可以延期,派出所说这是上面的规定他们也没有办法。”她说。

“现在已经把人逼到那份上了,如果被逼上绝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闹了也许还有活路,所以再不解决生活、经济的问题,肯定会有情绪爆发的。”

50%生活陷危机 当局还号召感恩

武汉张女士也提到,从疫情爆发封城至今,政府的说法不断地变,“年前开始封的时候不告诉你,让大家没有感觉,也没有防范准备。”开始封城后又谎话连篇,“跟你说要等待一个拐点,我们就把希望放在拐点上,可是拐点一变再变,到最后说3月10日之后就不用封了,可以正常生活。可是10日之后呢?没有。”

“然后就是习近平来。这些示范小区,发菜、发鸡蛋,那是给别人看的,给领导看的。武汉市的哪个头他提出什么感恩,示范村那个小区里面,他可能会跟着一点感恩,但是大量的底层,日子都过成这样子,怎么可能感恩呢?”

她说,比较穷困的那些小区,根本没有人去关照,“这些低收入的家庭,靠每个月去打工来养命的这些家庭,现在整个就不行了。50天哪,吓人啊。像这样本来就是朝不保夕的一些家庭,后面生活的问题还更严重。”

社区的爱心菜民众很少有机会获得,遭民间质疑。(网路图片)

“爱心菜也很有限。这都四、五十天了,就是发了3次,十几天半个月吧发一次,管什么用呢?而且发的菜很多都是烂的。”她说过年的积蓄和物资到现在应该都全部用完了,再没有爱心菜的话,那就是要饿肚子了。

她分析自己亲戚中的生活现况,“百分之五十的亲戚是属于中低层,这些亲戚这个时候就非常危险,他们如果打不了工的话,那他们就是真的就饿肚子,像这样的家里面都是没有积蓄的。”

“然后有百分之二十可能是属于中层的,就是还有一点点积蓄的,在这50天内他们还能够挺得过去。高端小区的有百分之十吧,这样的亲戚他们目前处境就是精神上觉得很压抑,物质上面他可能过得去。”

武汉封城超过50天,其中的一个隔离小区的出入口。(网路图片)

零确诊又不解禁 证明数字大有问题

对于武汉连续多天确诊都是个位数,但仍然没有解禁,张女士认为,“如果是按照这个数字来说,这个疫情基本上就过去了,那就应该解禁了,我们应该正常去工作了。可是从街道、从小区的这种封闭情况来看,仍然不让我们出去,那就证明这个数字是不是有问题啊?”

据她所知,当地没有复工,“我们知道的单位一个都没有复工。而且小区之间那个路都是不通的,都不能过去。有些单位领导,他可能有通行证,其他的人全部都没有。”

没复工,私企也不可能发工资,“老板也没收入,他拿什么东西给你。”“学生都在家里面上学校的网课,想在网上找工作也很难。”

她说越来越多的人生活陷入危机,但政府根本不管,“还有大量的底层,他平时就是举债在过日子的,在这个时候,你政府真的是一点都帮不上忙吗?”#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方净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