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武肺荼毒全球 关键4个字 愤怒!美国来了个史无前例 中国人要补贴透明走上街头

中共病毒荼毒世界,相信中共和世卫的,都倒血霉了。不相信中共的如香港人,虽然林郑拒绝封关,疫情不算严重。今天24号,确诊386例,死亡4人,康复101例。拒绝选中共代言人的台湾人,也拒绝相信世卫,今天24号,确诊215人,死亡2例,康复29例。两边的死亡率都是大致1%。而遥远的欧洲小国荷兰今天已经确诊4749例,死亡213例。康复2例。这是为什么?

图: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图。

欧洲疫情危机,荷兰官员:错在依赖中共信息

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RIVM)是荷兰预防传染病专家机构,也是该国防疫抗疫重要顾问。

3月22日,该机构相关负责人接受网路媒体NU.nl采访时表示,欧洲各国之所以成为重灾区,根本的原因在于一味听信,来自中共以及世卫的信息。

该机构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范·迪瑟尔(Jaap van Dissel)说,“起初,我们完全依赖来自中国(中共)的信息,情况总是这样。当时,中共称这种病毒在其国内传播的机会非常小,很小。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推文暗指新冠肺炎病毒恐为美军带入中国,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强调,要回应「中共国政府的不诚实表述」。

史无前例!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点名批评中共「说谎」

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周日(22日)发表声明,批评中(共)国政府「竭力启动不诚实的造势行动」,动作居心叵测。

有分析人士指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声明点名批评一个国家「说谎」,可说史无前例。

川普:病毒传播非亚裔之错,亚裔美国人很棒

美国总统川普23日首度在推特表示,“病毒传播非亚裔的错,我们将共同努力紧密合作摆脱目前情况”。“很重要的事,我们保护了在美国境内与世界各地的亚裔美国人社区”。

川普并形容亚裔美国人是“很棒的人,而且有关病毒传播‘不是’他们的错,无论以任何形式”。

川普近日来以“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称呼武汉肺炎。但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川普的冠名不准确,需要正名为中共病毒。荷兰官员总结的教训,简化起来就是2个名词,中共和世卫。再短些的话,就是4个字:中共病毒,用英文字母缩写,也是4个字母,CCPV(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

有人在美国白宫请愿网站周五20日新增一项请愿,「让我们开始叫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共病毒」。目前这个请愿已有16368人签署。

【请愿链接: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lets-start-calling-novel-coronavirus-ccp-virus

美国各界要求中共赔偿的声音日益高涨,一些中国人也发出了强烈的呼声。

武汉人要索赔:他们屠杀老人

3月6日,海内外20个中国律师组成“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主张疑似患者和没有进入统计数字的患者的诊疗应全程免费,他们愿意为逝者家庭提供免费法律支持,包括制定索赔方案,争取和政府达成和解协议,或者起诉。

22日,律师团决定扩大援助范围,包括所有未享受到免费诊疗服务且未获退费、因封锁限行和强制隔离,而遭受损失的受害人。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在一份意见书中说,“2019年中国的税收总额接近15.8万亿人民币,超过除美国、日本、德国、印度、法国、英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的GDP总额。长期以来,由税收形成的财政收入被挥霍于举世无双的行政支出和反人性、对人民实行内战的维稳支出,浪费于给予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浪费于对朝鲜、俄罗斯、伊朗等的支持,以及对非洲、南美、东南亚众多政府的所谓援助,浪费于兴办大量毫无意义的奢靡国际会议和国际活动。”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合作伙伴杨占青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有三个人出面回应,其中有一名武汉受害者有意索赔。这名受害者的母亲感染新冠病毒病逝;由于对她的检测最初呈阴性,后来即便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却得不到医治。

这位武汉受害者是丁先生。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母亲求诊期间,丁先生形容自己每天在地狱边上徘徊。当局宣布武汉肺炎人传人之后,武汉市的医用口罩和酒精在一夜之间抢购一空,他买不到,只能戴着一个普通口罩、天天背着她到医院,在摩肩擦踵的病患间穿梭。

母亲的热气和泪水滑到他的脸上,他觉得自己也完了、逃不掉被感染的命运,但是他就是要用“添油战术”、以命换命—-因为母亲不能死,她是一位身体硬朗的65岁老人。丁先生开出租养家,胡爱珍刚刚退休,每天帮着照看孙子,正是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好日子。

丁先生说,最开始社区和医院互相推诿,排队好几天做上核酸检测,上面写着“阴性(不排除阳性的可能)”:

“做了等于没做,从头到尾就是个陷阱。那时他们第一没有医疗条件,第二他们也很怕,把病人拒之门外,根本不给机会,大部分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

丁先生表示,母亲从头到尾是危重病人,血氧饱和率40%多,低于正常的90%。2月5号晚上,胡爱珍已经病危。一整个晚上,丁先生就困在送母亲去协和医院的路上,他被禁止从江汉区跨越到蔡甸区。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员陈建刚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这个顾问团非常了解,即便详细指出疫情期间政府和执法部门的种种违规行为,同时也提出具体的诉求,但是,这并不一定能够起到实质的作用;更大程度上这也许只是一个象征性举动,至少向世人列举出中国统治者的治理无方、管理无序。

除了丁先生之外,还有其它中国人有动静吗?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自然有,但是中共不报道,如果没有参与者和旁观者把视频发到海外,就难以让大众知道。我看到过一些维权要求。最新的消息是,湖北人走上街头维权。

中国疫情深重,湖北人不答应了!

3月24日,推特网友贴出视频说:美国每人1000美元现金。中国疫情深重却没补贴。湖北人不答应了!上街要求国家补贴,国家赔偿。

视频中,湖北人在大街上游行喊道:我们要求补贴费用公开透明。

 

 

网友andelie点评说:中共是一个犯罪集团,特别是这些权贵盗国集团们,他们把中国人民巨额的财富转移国外,瘟疫也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所以应该尽快冻结他们在海外的财富,作为将来的赔偿所用。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