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王沪宁是中南海最大的奸臣

江泽民安插在习近平身边的“厚黑家”王沪宁

“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已蔓延全球188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共从地方到高层隐瞒封锁疫情真相,遭到广泛批评与谴责。谈到隐瞒与封锁真相,不能不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安插在习近平身边的“厚黑家”——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对8名最早发出疫情警报的医生封口

1月1日17点38分,武汉市公安局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告。18点46分,人民网发表《武汉8名散布肺炎疫情谣言者被查处》。20点39分,新华网发表《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22点02分,中央政法委官网——中国长安网发表《湖北武汉8名散布肺炎疫情谣言者被查处》。1月2日、3日,中央电视台滚动报道《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从中央到地方,非常多的党媒都在第一时间报道或转发了这个消息。

这8个所谓“散布谣言者”都是武汉一线医务人员。他们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他们了解的武汉中共肺炎的真实情况。他们是最早向外界发布武汉中共肺炎信息的“吹哨人”,却被中共政法和宣传联手封口,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覆盖面之广,超乎寻常。

对这8名医生封口的直接后果是: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语),更严重的后果是:疫情迅速扩散到全武汉市,全湖北省,全中国,全世界。

就宣传领域而言,作为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向全世界人民散布疫情假信息

对8名医生封口后,中共宣传机器做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散布疫情假消息:1月3日,党媒报道说:“未发现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1月5日,“未发现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1月11日,“未发现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1月14日,“未发现人传人,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1月19日,“病毒传染力不强”,“可防可控”。

现在披露的大量事实证明:上述消息全是假消息。就宣传领域而言,王沪宁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以最快速度出版“低级黑”习近平的书

2月26日,当许多人尸骨未寒,许多人家破人亡,许多人还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说,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指导,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编辑制作的图书《大国战“疫”》近日出版。该书集中反映习近平“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其英、法、西、俄、阿等五种语言文字版本将陆续对外出版发行。此消息一出,网上骂声震天。3月1日,该书突然从中国大陆各大网络交易平台下架。

旅居海外的薛扶民在网上举报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扰乱与破坏当前防疫抗疫的首要任务”。举报信说,“在当前防疫、抗疫的严峻形势下,罔顾人伦与基本良知,不思反省如何加强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尽力减轻人民痛苦,真诚向全国人民道歉,向世界忏悔由于早期疫情防控失当致使疫情外溢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灾难的罪行,反而吹嘘所谓的战役功绩,让全世界人民耻笑,让全中国人民伤心与绝望。”王沪宁“应该辞职谢罪,并追究政治责任”。

这个举报,我认为是有道理的。国难当头之际,高调出版此书,与其说是赞习近平,不如说是骂习近平。这是故意存心让全中国人民心恨习近平。作为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艾芬医生的真话全网封杀

3月10日,人民出版社下属的《人物》杂志3月号,发表专访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艾芬的文章《发哨子的人》,3小时后,遭全网删除。之后,网友接连推出这篇文章的英语等52种版本,也被全网删除。

艾芬是最早将写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的中共肺炎病人的检测报告,发给医生同学的那个人。在这篇访谈中,艾芬讲述了第一线医护人员亲眼目睹武汉疫情从出现、扩散到失控的过程。

艾芬如实讲述了自己亲历的事,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法规。这样一篇可以从中总结出很多经验教训的好文章,竟被全网接连不断封杀。

艾芬说:“1月21号,我们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是往常最多时的3倍,其中发烧的有655个人。”“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属有很伤心地哭的,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属也不会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医生说,唉,那就快点解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许人讲真话?是否在王沪宁看来死更多人才好?

1月1日封8位医生的口,已经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3月10日继续封艾芬医生的口,实际上是想让14亿中国人都在谎言中麻木不仁,让中国、让世界陷入更大的灾难之中。作为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甩锅”甩到美国军人头上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大陆上演了一场“甩锅大战”:下级甩上级,官员甩专家,专家甩官员,上级甩下级,最后甩来甩去,一齐甩到美国去了。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发了同一则推文,其中写道:“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甩锅美国,不是个人行动,不是少部分人的行动,而是有计划的宣传攻势。嫁祸美国的目的,是企图转移人们对中共隐瞒疫情责任的追究,是将人们对疫情源头的最大嫌疑对象——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注转移到越远越好。说美军去年10月军运会期间把病毒带到武汉,完全是胡说八道。

一位被称为“北大学姐”的女士写道:“现在有人敢编病毒源头。但只需问几个小问题,便见分晓:若是军运会美国有意带进来的,那其他国家参会的军人怎么没感染?好,专门针对中国人的,那他们来时的飞机上绝大部分是中国人,跟他们飞了十几个小时,怎么没感染?他们在武汉住的酒店、吃饭的餐厅那么多中国人怎么没感染?”“中国病毒专家一再说,此病毒传染时间15秒就可传染一个人,军运会9月份,12月三个月后才发病。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这场向美国推卸责任的“甩锅大战”,愚蠢至极,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为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王沪宁可能早就知道病毒源头在哪里

从1月1日到3月25日的85天里,围绕这场大瘟疫,发生了太多极端反常的现象。

艾芬医生说:“我看到了这个报告(病毒检测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艾芬从她的领导那里得到的反馈却是极端不正常的。为什么?

现在披露出来的许多事实表明:此次疫情很可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所致。知情人士爆料: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幕后操控的。有消息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黄燕玲,是武汉的“零号病人”。然后,由黄燕玲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最后传遍全世界。

中共说这是“谣言”。是不是谣言,让黄燕玲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让大家看到黄燕玲还活着,所有谣言不攻自破。对王沪宁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是,至今为止,王沪宁不敢让黄燕玲公开露面。为什么?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王沪宁早就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是这次大瘟疫的总源头,他要替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掩盖罪恶。

王沪宁一步步将习引到悬崖边

中共十九大前,习近平手里一手好牌;中共十九大至今,仅仅2年零5个月,习的一手好牌被打成烂牌。保党、恋权是习最大的问题,王沪宁正好利用这两点,一步步将习引到悬崖边。

2017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大刚结束,习近平带领6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旧址,举拳发誓,为宣扬无神论的马克思鼓吹的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很可能是主管意识形态的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出的主意。2018年5月4日,中共在北京“隆重”举行纪念马克思冥诞200周年大会。这肯定是王沪宁出的主意。在此过程中,王沪宁不断吹捧习,将习忽悠到晕晕乎乎。之后,就开始大折腾:一是搅局中美贸易战;二是搅局香港反送中运动;三是在此次大瘟疫中不断上演各种“恶作剧”,将全世界的怒火引向习近平,把习架在火上烤。

王沪宁何以成了中南海最大的奸臣?

王沪宁是当今中国“最恶”的恶人江泽民提拔重用的。1995年,江泽民将王沪宁调到中南海。到2002年,王沪宁一直为江当“御用文人”。2002年至2012年,胡锦涛当政,江泽民当“太上皇”,中共内政外交的重大问题,仍是江说了算,王沪宁实际上还是在为江工作。2012年至2017年,王沪宁以刻意低调和帮习包装所谓“习思想”获习信任。当王沪宁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后,作为江泽民“帮凶”的真面目,才逐渐暴露。

为什么说江泽民是当今中国最恶的“恶人”?从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被“最恶”的人提拔,替“最恶”的人卖命,王沪宁是什么样的人也就可想而知。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