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武汉保安瘟疫舍命执勤 每天补助1000元 被贪官吃人血馒头侵吞750

—“武汉肺炎”疫情中民众权利被侵害揭示极权下民生改善的虚幻

安保人员的防疫补助费开始发放,发放的金额令人大跌眼镜:每人每天才250元钱。按照中央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知,一线安保人员每人每天补助费是1000元钱、医院及隔离点的一线保洁人员是每天1200元钱。安保人员认为,其余750余元的补助费被上级领导侵吞了。

就在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肆虐人间之际,中国各地为配合政府防治肺炎工作而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隔离点与临时医院建设者们,在付出艰辛努力甚至生命代价后,居然无法得到政府承诺的补贴报酬,甚至一些民工生活因此陷入困境,三餐无着,被迫流落街头。由此可见,中共极权统治下民众权利肆意遭受侵害,民生改善完全没有保障的状况。

据民生观察报道,3月20日上午,湖北武汉十余名保安人员来到湖北大学防疫隔离点,集体抗议防疫补助费遭领导侵吞。

现场保安人员控诉说,2月15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床位保障组发布了关于下达16所省属高校集中隔离点储备任务的紧急通知:为加大隔离点储备建设力度,经湖北省指挥部与湖北省教育厅协调决定,将征用湖北大学一期、二期、忠诚学生公寓,建设新冠肺炎治愈出院患者出院后的集中隔离点。

湖北大学等高校被征用后,数十名保安人员被派驻到这些隔离点工作,他们主要负责发热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隔离、防护工作,安保人员直接与这些发热病人接触,被传染的风险非常高。这些被隔离的病人由于心情不好,时常会吵吵闹闹要求回家,还有些人会找保安的麻烦拉拉扯扯,保安们冒着巨大的风险,耐心细致的做好劝导安抚工作。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数十名保安员兢兢业业完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工作。

近日,安保人员的防疫补助费开始发放,发放的金额令人大跌眼镜:每人每天才250元钱。按照中央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知,一线安保人员每人每天补助费是1000元钱、医院及隔离点的一线保洁人员是每天1200元钱。安保人员认为,其余750余元的补助费被上级领导侵吞了。

3月21日上午,十余名保安人员来到湖北大学防疫隔离点,集体抗议防疫补助费遭领导侵吞,而接待的领导却声称:虽然中央疫情防控指挥部是按照一线安保人员每人每天补助费是1000元钱发放的,但是安保公司需要从中提取管理费等费用,因此发放到一线安保人员手中的防疫补助费就只剩每人每天250元钱了。对此,现场安保人员一致反对,他们抗议说,既然中央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对一线安保人员按每人每天1000元钱的标准补助,那么奋斗在一线的安保人员拿到手的补助费就应该是每人每天1000元,而不是被扣除什么管理费之后的余额250元一天。至于公司提取管理费的问题,理应在员工每月的工资里常规提取,而不是在防疫专项补助费里面克扣。面对抗议人员的反对,接待领导不予理会,只说是会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

据悉,在此次“武汉肺炎”的防控中,已有多地领导克扣一线防疫人员薪资的情况曝出。3月3日,陕西省安康中心医院在补助发放方案中,一线医护补助最低400元,医院领导能拿8000-12600元左右,有的医院领导拿的补助比援鄂一线医护人员的还多得多。一些医生反映,部分领导偶尔背着手转转,在发热门诊的专家们值班一两次,就能拿全勤,一线人员却被克扣上班天数,导致最终院内领导所得补助比服务确诊患者的工作人员都高。

3月10日,一份题为《昆明市晋宁区宝峰中心卫生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临时性工作补助统计名册》发布出来。知情人称,这份名单上获补助最多的是该院院长汪某,而排名第二、第三的则是出纳与会计,每人达到近万元补助,而预检台的正式医生却并不在补助名单内。

另据一度跃上中国大陆热搜头条报道,称记者在湖北武汉火神山医院外的临时建设工地采访时,有十余位做病房防水工程的农民工,自2月14日务工时获得承诺白班600/天,晚班1200/天,日结。但开工四天均未拿到日结的工资,且相关的防护用口罩、饮水都无法保证,致使他们生活极为艰困。

再有宁波新闻网3月22日报道:除了一线的广大医护人员,不少其他行业的人也参加了支援一线疫情的工作,比如说一些疫情防控人员,医院里的志愿服务者,以及众多参与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者,以及一线隔离区和防控区的保安人员等,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为抗击疫情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本职工作,但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坚持走一线,也是值得尊敬的。

然而,这段时间也出现了一些不太协调的声音,比如一些医院后方的院长副院长每月拿疫情补贴1万多,而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有的只有3000多元。

同样是前一段时间,有媒体也报道了参与火神山建设的建筑工人工资被克扣的消息:原定3000块的工资,结果拿到手只剩800块钱了。

据了解,隔离区的保安也好,参与火神山建设的建筑工人也好,都是被克扣了工资和补贴,而且被克扣的是大头,自己只拿到一少部分。

如上这些披露在防疫中冲在一线的工作人员结果却遭到克扣工钱及补助的事实,只是众多权利被侵害情况的冰山一角。应该说,在中国这片土地,如上这种现象是普遍的,是日常化的,正常的。而如果不是上面这种克扣,那才是不正常。而今天之所以被媒体披露出来,不是因为它反常,而是因为这次瘟疫大灾的非常情况,从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与不满。

如此普遍克扣一线民众工钱补贴的行径,是严重侵犯公民的正当劳动所得的权利,是明目张胆的侵权。然而,在平常这种现象就成为了通行的规则。

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会出现这种普遍的侵犯劳工权利的“吃人血馒头”情况?就是因为极权政体下的等级设置与官僚本位意识,在这个体制下,官位具有分配资源的权力,官位也具有贪占他人劳动、功绩与荣誉的权力,社会劳动分配就不是公平劳动付出的报酬,而是依照地位高低的分派。在这种制度设置与意识形态下,贪占成为权力的本色,成为能力的象征,以权力来侵害普通民众的权利成为了本来状态。所以,中国社会充斥着种种劳动分配的不公。这也是中国传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封建专制意识的现代制度体现。

在这种依靠权力来分配所得的极权制度设置下,所谓改善民生就是权力满足自身需要下对民众的赐予,民众正当劳动所得永远被定格在权力恩赐上,民众不能获得正当的劳动报酬,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更无法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如此,一切所谓改善民生的政策与口号,注定都是权力的欺世谎言。因此,在中国要想真正能够获得公平公正的劳动报酬,使民生真正得到切实有效的改善与保障,就必须建立起现代民主、法治与人权的宪政制度。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民生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