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看了美国、日本、荷兰的3个养老院 颠覆了我对养老院的认识

随着环境污染、人口老龄化、亚健康等问题的出现,我国对于康养旅游的关注度持续上升。总体上来说,中国康养旅游市场数量已初具规模,现已成为亚太区重要的康养旅游消费市场,但是与国外相对成熟的康养旅游市场相比较,差距仍然存在。

“康养旅游”的目标人群以老年人、病弱者为主,需配套培养大量医护人才,设置全面、多元化服务机构,规范和整顿康养旅游市场秩序,让客户无后顾之忧,有宾至如归之感,这样更有助于“康养旅游”定位。

但是在“康养旅游”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给予老人精神抚慰,当然,对于老人来说,那些充满亲情的童真、乐趣、童心,无疑是垂暮之年最能颐养天年的。

据此,康养旅游项目能否兼顾其他项目或者稍作改变呢?今天我们就一起看一下国外的三个养老院案例,看他们是如何进行项目创新,对老年人进行精神抚慰,诠释“康养”的深刻内涵。

//日本蒲公英介绍所//

日本爱知县的一家养老中心,被盛赞为“老人迪斯尼”!它就是位于日本爱知县一宫市的蒲公英介护中心,是全日本规模最大的养老院,在这里集合了250多位老人,由90位员工负责照顾他们。

在这家老人院里,除了常见的餐饮、康复设施,还有天然温泉、卡拉OK、兴趣教室,甚至还有棋牌室和赌场,简直像个游乐园,总共超过250种娱乐活动,每人日均费用居然只有743日元

这家养老院最神奇的地方,是神奇的内部货币「SEED币」,从纸张到设计都很类似日元纸币,非常具有真实感。

每人初始资金为5000SEED,之后只要参加康复训练,或者配合护工工作,就可以获得几百到几千不等的SEED。

老人们的毕生储蓄都由家人管理,养老院的生活又衣食无忧,很多人都处于一种毫无活力的悲观状态,而SEED币的出现,却神奇的燃起了老人们的激情!

散步100米就能获得100SEED,自己洗脸、刮胡子也能增加“收入”、“赚钱、存钱、花钱”的熟悉人生模式,仿佛一夜之间又回来了!

很多以前事事靠人照顾的老人,开始主动要求自己做一些事情,一些“高收入”的康复项目,甚至需要排队才能轮的上......

攒下一定数量的SEED后,老人们有很多机会一掷千金,去小卖铺买东西,零食=200SEED,糖果=100SEED,一杯咖啡+甜点=500SEED,当累积到几十万的程度时就可以购买外出行程,扫墓=5万SEED,逛街购物=12万SEED,参拜千代保稲荷神社=150万SEED。

老人之中最“富有”的人,是各位赌王和赌后......这位光头大爷就是赌王之一,不知不觉已经收获颇丰,这么厚厚一大袋子SEED,在养老院里绝对算土豪级别了。

自从SEED流通以来,老人们的康复状况明显改善,老年痴呆症状也有所减轻,这也让很多老人,再次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荷兰Humanitas home//

提起养老院,大家脑海中可能会浮现这样一幅画面:在城市的边缘,中规中矩的建筑,整齐划一的房间,老人望向窗外思索,远离亲人,似乎与这个世界隔绝。

的确,相对于温馨和睦的家庭,青春活力的校园,以及五彩缤纷的花花世界,养老院那么容易被忽略,很多老人就这样在寂寞的一隅,兀自消耗完余生的时间。但总有人愿意为这些老人做出改变,荷兰一家名为Humanitas home的养老院,就想出了一个绝佳办法。

2012年荷兰政府停止了80岁以上老人非迫切需要的护理费用,而此时正逢阿姆斯特丹房价高涨,每个学生租房月均要花掉410美元。

这对于没有收入来源的学生党来说,无疑是天价,即便勉强付得起房租,这个价钱也只能租到局促昏暗的房间。

在国内护理经费面临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养老院想到了一个主意:把养老院多余的房间租给学生,不收一分房租。

可天下哪会有免费的午餐?房子能免费住,但每月要花30个小时陪护这里的老人。

每月30个小时,真的很短,平均一天才一个小时。在这段时间,你可以陪老人散步、骑车、阅读,或者教他们玩电脑,甚至在墙上涂鸦都可以···

很快,死气沉沉的养老院发生了改变。

Jordi在学校是个把妹达人兼段子手,他经常一句话就把老人逗得前仰后合。当然静下来的时间,他也会为奶奶深情弹奏一曲。

Mentink电脑玩得不错,恰好爷爷想学点新东西。教了一段时间,爷爷就自豪地宣布“我已经会浏览网页、收发邮件、还学会了视频聊天。”

Daniel则直言不讳道:最初来这,是因为讨厌学校又黑又脏的房间,也因为这里不用付房租,但现在我却喜欢上了和老人们在一起。

他们就像自己的爷爷奶奶,只需要付出一点点的耐心和时间。陪他们聊会天,看会电视,做点手工,听会音乐,或者什么都不做,听听他们的故事和抱怨。

26岁的Park和87岁的Porry,现在已成了忘年交,“刚开始我们不知道要说什么,做什么,但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奶奶的世界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封闭隔绝,渐渐地我们无话不谈,感情也越来越深。”

这种隔代沟通的模式,很快便受到大家的欢迎,前来入住的学生越来越多,老人脸上也每天挂着笑颜。

但有件事却不得不面对:死亡。这在养老院再常见不过,然而对很多年轻人而言,这么近距离地面对死亡,还是给他们带来了很大“冲击”。

有人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随意挥霍青春,日夜颠倒的生活。生命的脆弱和转瞬即逝,让他们懂得要有意义地活在当下,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在这里,年轻人为老人带来快乐和新鲜的世界,帮他们排解孤独,老人们则分享自己的人生智慧和经验,提醒他们生命的可贵。两者完美互补对接。

//美国代际学习中心//

西雅图西部普罗维登斯山圣文森特的一家养老院里,住有400多位高龄老人,而这里也是一座幼儿园。它有一个名字叫“代际学习中心”,顾名思义,就是让不同辈分的老人、幼童在一起“学习”。

这个中心每周向孩童开放五天,可选择全日制、半日制或每周两/三天都行。这些孩子跟老爷爷老奶奶一起搞形式多样的活动,如唱歌、跳舞、画画、做饭或讲故事,甚至只是参观一下也可以。

布里格斯是当地人。她说,养老院在孩子出现前后有天壤之别,“孩子们进入养老院前,感觉老人们只有半条命,有的老人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毫无生机可言,这是一个让人沮丧的场景;当孩子们走进养老院,开始跟老人一起唱歌、画画或给流浪汉做三明治,又或者进行其他活动时,老人们活了过来、神采飞扬”。

孩子们在养老院能从容地做任何事情。比如,纪录片里有这么一幕,一个男童叫马科斯(Max),在老人院遇到了一位叫约翰的老人。

约翰不断问这个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他一会儿把孩子叫成马克(Mack),一会儿又叫成马特(Matt)或麦琪(Match)……这样的场景屡屡发生,但你能看到男童马科斯总是保持耐心,一次又一次告诉老爷爷自己叫“马科斯”。

有趣的是,很多父母最初把孩子送到这家幼儿园并非奔着老人来的,而是冲着它有非常优秀的师资。不过,一年多下来,很多父母发现,让孩子跟老人呆一起,收获太大了。一位父亲告诉布里格斯,不仅是孩子从这种模式收获了很多,他也亲眼目睹父母是怎么老去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说,“代际学习中心”一方面让老人重新发现并肯定了自我价值,他们在跟孩子接触中也获得了更多乐趣和欢笑;另一方面,孩童比之前更能接受残障老人了,更清楚地懂得人的衰老过程,从老人那里收获了无条件付出的爱,还意识到“大人有时也是需要帮助的”。

比如,纪录片里有一幕是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想帮一个孩子解开外套,但她最终放弃了,并温和地感叹了一句“我现在连这个都做不来了”(如上图)。另一幕中,老人和幼童一起为流浪汉做三明治,正常人只需要30秒就能做好,但是他们做的时间要长很多,没关系,你能看到每个人脸上甜蜜的笑容。布里格斯说:“你可以告诉孩子,一起做这个是因为大家需要互相帮助。”

据统计,美国有43%老人处于独居隔离状态,孤独而忧郁,而这反过来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另一组数据则显示,截至2015年,全美有大约500个养老院+幼儿园联办场所。

布里格斯说:“老人拥有丰富的生活智慧和经验,如果不能好好地加以利用,将是社会的一大损失。而把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一起,是一个让老人再次融入社会的伟大案例。”

责任编辑: 王和   来源:毅观养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