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不同消息源:病毒来源指向武汉实验室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肆虐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全球公共卫生和经济等多方面造成致命性的打击。日前,多个消息来源再指病毒或从武汉P4 实验室泄漏。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肆虐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全球公共卫生和经济等多方面造成致命性的打击。日前,多个消息来源再指病毒或从武汉P4实验室泄漏。

英情报机构报告:不排除实验室泄毒可能

据《星期日邮报》报导,英国的大臣们开始担心病毒泄漏自武汉P4实验室,并表示这种可能性无法再被忽视。

首相内阁办公室简报室(COBRA)的一名官员在当地时间4月3日晚透露,虽然最新的情报没有对病毒的“人畜共患性”提出质疑,但不排除病毒是从武汉的实验室泄漏后首次传给了人类。

基于从安全部门得到的详细机密报告,这名官员表示“根据病毒的性质,这是一个可靠的替代观点。武汉有这个实验室或许不是巧合,这不会被忽视。”

美化学生物学教授:实验室事故致病毒泄漏

上周四(2日),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化学和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在接受“每日传讯(Daily Caller)”采访时表示,病毒在人类的传播确实可能源自实验室的泄漏事故。

埃布赖特认为,虽然有证据表明COVID-19不是实验室制造的,但它很容易在被分析过程中“逃逸”。就他所掌握的事实,武汉疾控中心和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在工作时只用了“二级”安全防护措施,而不是建议的“四级”,“二级”对研究员的感染防护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他补充说,“病毒的收集、培养、分离、或动物感染(工作)会对实验室工作人员造成重大感染风险,然后再从实验室工作人员(危及)到公众”。目前的证据“无法排除(疫情)是实验室事故造成的”。

美纪录片导演:从中共公开信息查到实验室是病毒源头

4月3日,美国《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发表文章,报导了美国纪录片导演马修·泰(Matthew Tye)对病毒源头的调查结果。

泰在调查影片中介绍说,他在中国生活了10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中国社会十分了解;他所搜集到的证据都是中共自己在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

泰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去年11月18日发布一则启事,招聘1~2名博士后研究蝙蝠固有免疫的独特机制,包括其可以长期与埃博拉、SARS相关冠状病毒等共存而不发病的分子机制,以及用病毒学、免疫学、细胞生物学及多种组学等手段比较其相比于人和其它哺乳动物的不同之处。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去年11月18日发布的一则招聘启事。(网页截图)

2019年12月24日,研究所又发布一则“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学科组博士后招聘启事”,招博士后研究“蝙蝠病毒跨种感染及其致病性”等课题。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去年12月24日发布的一则招聘启事。(网页截图)

泰认为这则信息是在暗示:我们发现了一种可怕的新病毒,需要招人来处理;武汉的一些医生是在去年12月察觉有一群不明肺炎病患,但有少数人在发布这则招聘信息时就已经知道这个特殊的冠状病毒毒株和它的杀伤力。

影片也提到被很多人认为是“零号病人”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研究所已经删除黄燕玲的个人信息页面,并在2月16日发表声明称黄燕玲于2015年在研究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其它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泰指出,中国网友在网上发起了“寻找黄燕玲”的活动未果;而且了解中共的人都知道,如果黄燕玲还健在,研究所不会删除她的个人信息,中共也会在第一时间安排她出面辟谣。

此外,泰还引述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在SCRIBD网站发表一份英文报告。肖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并与美国西北大学有合作研究,多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他的报告指出,华南海鲜市场虽然出售野味,但并不贩卖蝙蝠;病毒的其它可能来源是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的P4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距离海鲜市场仅280多米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国家评论》总结认为,中共曾在长达6周的时间里声称病毒不存在人传人现象,因此它辩解说武汉实验室不是病毒源头的说法并不可信,真相到底是什么需等待独立调查验证。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北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407/1433484.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