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横河:孙力军有四个头衔是哪个头衔让他栽了?

横河评论:孙立军落马原因(视频截图)

(主持人:杨光/嘉宾:横河)孙力军落马为何引发议论,孙力军是谁的人?他的几个头衔和他落马有什么关系?中共为什么在大疫当前和国际追责的压力下还要继续内部清洗?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的中共官场出现异动,令外界注目,这个事件的中心人物是中共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他是中共政法界的实权人物,不久前还被委以重任频频露面,突然落马不免就令大家议论纷纷,到底他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还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失误呢?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今天就先谈一下孙力军这个问题,孙力军落马是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中共这几年的调兵换将,它仅仅是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爆发之后,也换了很多官员,那为什么孙力军就突然会引起这么大的波然呢?

横河:两个因素,第一个是时机问题,还有一个是孙力军的身份。时机,我们来看一下,就是“19大”以后,虽然所谓的反腐还在进行,但实际上,对省部级还有省部级以上官员的任免,已经进入常态,即使有一些超出正常的话,估计也不会超出江、胡时代的程度。中共肺炎爆发以后,它撤换了官员,重点是武汉和湖北,非常明确地就是追责,至于追什么责,到时候再说。其实就是个替罪羊,当然了,所谓替罪羊,它们也不是羊,这些对待老百姓都是狼,肯定不是无辜的。但是清理这些人是官场和民间可以期待的,你可以想像的到就是要清理的,没有人会感到奇怪。

而孙力军在落马之前,除了有一些传闻以外,它没有像武汉湖北官员那样,公众所知道的违反中共的规矩,或者是需要被追责、被问罪的重大事件,这就要和孙力军的身份结合起来考虑了。

一结合起来就显得更诡异了,孙力军的公开身份最主要的有四个,公安部副部长、公安部一局局长、公安部26局局长和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如果还要加一个的话,就是公安部港澳办公室主任,这几个都有可能是使他栽下来了原因。

先看一下公安部副部长,就是在六名副部长当中,他是名列第五的,也就是说它排不上什么重要的位置,而且他个人是非常低调的,作为副部长来说。外界其实很少听到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公众眼里面应该是郭文贵事件当中,当时国安部的纪委书记刘彦平到美国和郭文贵接触以后,被FBI抓到了,就栽了。第二个试图接触郭文贵的就是孙力军。这里要说明一下,刘彦平虽然是国安部的但是他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最后离开公安部到国安部的时候是公安部的副部长。

郭文贵公布和孙力军的通话录音以后,孙力军才广为人之,人们才发现公安部网站公开内容当中没有这个副部长,也就是说这个不仅是他个人低调,实际上是中共需要他低调,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有第二个、第三个的重要职务,就公安部一局的局长,一局就是原来的政保局,2000年前后改名为国保局,就是国家安全保卫局,这是中共最重要的镇压工具。

1983年的时候,以公安部的政保局为主,再加上中央调查部的一部分和军队的一些情报人员组成了国家安全部,公安部的政保局就留下一些老弱病残。到了90年代,就是1989年“六四”以后,90年代期间是陈焕芳当局长,这时候一方面是中共的镇压功能的需要,再一方面就是借着陈焕芳的丈夫陶驷驹是当公安部部长的便利条件就重新加强政保局。真正的政保局的扩张是在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的,很快地就超过了原来的规模,就成为公安部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局,很快就全部改名为国保了。这个局没有任何服务功能,它就是镇压。从这点来看,它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也就是说是政治警察。

1999年以来,除了迫害法轮功以外,迫害所有的宗教信仰人士和政治异见人士、维权律师的都是这个部分,像709案,还有其它宗教信仰团体。公安部是整个政法系统里面权力最大的部门,而国保局就是公安部里面实力最强的一个局,它主要执行镇压。至于26局就是公安部内部的610办公室,它是专为迫害法轮功组建的,它是从原来政保局一局里面,一部分专事从事宗教信仰镇压的那个部分,加上一部分从军队有一个部队是专门做宗教信仰方面,据说叫8424部队,还有宗教局一部分人调去成立公安部的26局。局长是谁呢?张越,就是反腐当中倒台的河北政法王,现在在坐牢。

张越到了河北以后,26局好像就没有再任命过局长,而是由一局局长来兼任,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局分出来的,所以现在等于是一个人兼两个局的局长,反正具体执行,610办公室是指挥系统,具体执行的还是国保局。2019年以后,这个26局就变成了4局,这一次它叫26局局长其实用的还是老名称。比26局组建更晚的是27局,就是反恐局,现在成为公安部的6局。

2018年体制改革以后,说是中央610办公室不再独立存在了,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和它的办公室就是610办公室,它们的职能就归了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有人说610并到中央政法委,其实还不完全是,610真的可能就到公安部去了。实际上中央610办公室和公安部26局,原来就是合署办公的。黄明,也是前面那个610办公室主任,黄明以后好像就没有听说过中央610任命新的主任了,所以实际上610的真正的主管可能就是孙力军,公安部26局的,可能就没有610办公室主任了,所以这个地位并不是很高,它是副部级,但是这个位置非常重要,他的落马当然就要引起外界的高度关注。

主持人:我们查了一下,孙力军在这次落马之前比较重要的一个任命,就是他到武汉作为中央督导武汉防控疫情的大员,您觉得他的落马跟武汉防疫有没有关系呢?会不会是他在武汉做了什么没有公开的一个严重的失误引起的这次的落马?

横河:这倒是很有可能的。虽然说这次没有明确地说是具体哪一件事情,在这之前也有一些流言说孙力军地位有问题,但是我想在这次武汉之前,如果事情真的严重的话,早就可以处理了,没有必要拖到现在。这两年跟他有关的就是两件大事情,一件是香港反送中,一件是武汉疫情。

我们就讲一下香港反送中的事情,香港反送中当中,中共主管部门的官员,倒也是这次在武汉疫情当中趁机处理的,就是中联办和港澳办,说趁机处理,我想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关注疫情,我想是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那很可能就没有人去高度关注这些人被撤换的事情。就像前几天突然在香港大肆抓捕民主派人士,它也是,就是中共实际上趁火打劫。

从时机来看的话,我觉得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因为他同时,我们刚才讲了,他第五个职务是公安部港澳台办主任。但是这有一个问题就是,就是包括这次的反送中,公安部在这里起的主要是镇压作用。向中央输送情报,提政策建议甚至是政策的制定,这一方面公安部的这个港澳台办没有中联办和港澳办那么大的权力,因此也就没有这么大的责任。

中联办港澳办被换人整顿其实也不是镇压不力,而是错误判断局势。这个和孙力军的关系可能没有那么大。当然有这个可能性,孙力军可能在香港问题上有什么错,就是被中共当局可能认为有什么错。但我认为不是主要的,就是有的话也不是主要的。孙力军的落马当天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当时不是主持这个公安部党委会议,就通报这个事件。他批评他的这个话其实很值得推敲的,他说是长期以来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守纪律、不讲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这个实际上就是说是政治责任跟反腐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不听话。不听谁的话呢?那肯定就是不听习近平的话。

他说了一句“长期以来”,这是中共整人的一个惯用的词汇。如果真的是长期的话,那么任用他和提拔他的就应该负主要责任。当然我觉得很可能这里也是暗指下一步或者是敲山震虎。这里的重点是几个“不”,刚才讲过了。

时间上连系最紧就是这个疫情的时候的中央指导组,就是他是中央指导组的成员,而且他是唯一一个专事镇压功能的,所以说孙力军加入这个指导组就是要加强维稳和镇压。我想包括对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的抓捕都是他的权限范围。

由于他这个职务因为是二十六局一局,这个局它是从事政治镇压的,所以他有收集情报的责任和特权。那么是否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这个特权而做了犯上的事情,或者说因为有这个特权有了犯上的行为和言论,这是很可能的。我想这就是一个诱因,当然不只是这些了,这是个诱因。因为在这次之前把他派到武汉去的时候,有人就说他是平安着陆了,也就是说原来可能就有事。

我认为武汉之行是最主要的,就导致他这一次倒台的最主要的原因或者是最主要的诱因。但是这个有人和王立军相比,我觉得不太像。王立军那样的是直接把情报提供给美国人的。但是他是有一个特例的,就是王立军是因为跟顶头上司薄熙来结了私仇,所以说他跑到领事馆去了。在中共的系统里面,这是非常少的,除非就是顶头上司是有私仇,而且他逃不脱才会这样做。

孙力军我想没有这个问题,就他手中有机密也不太可能用这种方式,就是向国外提供机密的方式来逃脱自己,他逃不掉。王立军是带着情报是直接投美国了,他没有这样做,所以说不大可能是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和谁有私仇。而且这个人也没有正义感,不可能说是发现那里有一些什么事情,然后出于正义感要揭露出来,不可能,这一种人没有正义感。这一种人就是在作恶当中生活,作恶当中提拔上来的,他没有正义感。所以说不足以以某种事情这个冒险来做,就是冒死来做。如果说他真的是直接参与反习的阴谋的话,我觉得不会用这种方式,就是向外国提供的方式来进行。大概分析下来的话应该是跟武汉有直接关系,但是不大会是那种有人说向国外透露情报这种可能性,很小。

主持人:那您如果觉得他跟武汉有关系的话,您觉得比较大的可能性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事物?

横河:具体是什么的话,外界很难知道,因为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披露出来,但是很可能我觉得可能是要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如说这个掩盖疫情,包括过去掩盖疫情和现在和将来继续掩盖,还有甩锅可能跟这些事情有关。但这个过程当中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卷进去了,因为这个事情很难完成的,就是说已经一团糟,从一开始就是一团糟,步步糟,要谁去解决,真正能把它解决掉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说很可能就把自己卷进去了。

你想想看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记得给周永康下的罪名是什么?我觉得其实就是神要惩罚他,作恶太多要惩罚他总有能够让这个当权者发现非常充足的惩罚他的理由。那他是要人做的嘛,这个人就是看他怎么都不顺眼,就是要整他。而且你避免都避免不了,表忠心都没有用。它和属于哪个派系,是不是忠心都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当中共鹰犬的必然下场。

主持人:很多人就是因为赵克志给他的这些结论,就是您刚才读的这个长期以来无视党的纪律啊,然后不知敬畏啊、肆意妄为啊,很多人从这儿就推测说这可能是一种派系斗争。那这个派系斗争,大家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说他是习近平的得力人马,因为他是后面才被提拔上来了,所以是说他的下台是削弱了习近平没力量。但也有人说他其实是江泽民和周永康的那条线上的人,他是对习两面三刀,因为不知敬畏嘛。那您怎么分析这个问题呢?

横河:我想他肯定是得罪了习,但是是不是他的人,我认为孙力军从来就不是习近平的人马,从派系上看的话,他应该直属于孟建柱,孟建柱是上海的,从系统上它是属于上海帮,但是因为当时没有争过上海帮的重磅人物陈良宇,后来是外放到江西去了。关键是2007年从江西省委书记调到公安部当部长,当时就是接替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那么他是不是周永康的人?周永康跟孟建柱在此之前没有明显的交集,就是没有一起工作过,所以不太会是周永康自己提议的,那更可能的是上海帮的老板江泽民或者是曾庆红的提议,就是算是当时把他赶出上海放到江西去给他一个补偿,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公安部党委会议上,将孙力军落马与这个此前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并列,并且警告说是要确实从思想、政治、组织上、作风上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瘤毒。那么这里提到组织上,也就是说显然是把他当作周永康的余党来对待了,无论他是不是周永康的余党,他反正是属于政法系的,这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说对习近平两面三刀,我倒不觉得他有那个胆子主动那样去做。但是中共高层从反腐、贸易战、香港反送中到武汉疫情,确实高层有很多人或者很多派系对习近平的做法不满的。当然这个不满不是在中共统治这个根本上的不同,而仅仅是用什么方法来保中共的问题,就在具体做法上。但是确实当前在国内外的压力下,各种势力开始重组而且开始形成了气候,这个不仅是有可能,而且是必然的;这不是说哪一派比哪一派更好或者更坏,就是只要中共在谁上都一样,但是确实是有非常明显的高层斗争这种迹象在,就是他卷入了这种斗争。

主持人:我们再顺着您的思路分析,因为您刚才讲他不是习近平的人马,所以有人就是说他常年给习挖坑,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就是说比如说他真的挖坑,那您觉得会在什么地方,什么问题上挖坑,是在继续镇压法轮功的路线上吗?因为他是管610嘛,还是说他还有其它的事情?

横河:我倒不觉得他长年给习近平挖坑,他任这几个职务应该负主要责任的,主要是从2013年任国保局局长开始的,在这之前他是副的吧,那就不承担主要责任嘛。你说会不会在镇压法轮功这个问题上,镇压法轮功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就这么大一件事情,国保局和26局还有中央610这个系统,就他任职的这三个系统,也就是镇压法轮功的最主要的指挥系统,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部门利益和他们的权力,会加强镇压,而且要确保这个镇压还在继续进行。

这个肯定是有的,但是你要说中央政法委到最高层会在不知情的情况被挖坑了,那是讲不过去的。就是这些实际的利益集团挖了个坑,那看着坑往下跳也是自己的事情,这个怪不得别人的。

第二个就是香港反送中事件,刚才已经讲过了。送中条例轮不到他管,他只管镇压的,镇压到现在在香港还没有放松,实际上是变本加厉的在秋后算账。孙力军不可能用这个给习近平挖坑,因为决定政策的事情轮不到他。而镇压的话,他在不在都会加重。就是说他没有资格来挖坑,如果是误导的话,那是中联办和港澳办的事情。

但是他被惩罚和迫害法轮功还真有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就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当然不是说是好人来清洗坏人,而是说作恶多端了遭到报应。你看中央610任职最长是从1999年就当副主任,到了2009年开始当主任,一直到2013年的时候被抓起来,就是李东生了,现在呢?监狱里。

610的老板就是领导小组的组长,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监狱里;26局当局长时间最长的就是张越,也在监狱里。现在轮到孙力军了。就是说在这个系统当过主任的,当过官的,这么高的进监狱的比例,肯定是远远超过一般的党政官员,而一般的党政官员的犯罪率远远高于普通民众。所以这是一个高危的职业,而且犯罪率也超出反腐的时候绝大多数高层官员所在的部门,大概只有军委可以跟它比一比。如果这个不是报应的话,是什么?

主持人:所以这是一个倒楣的位置。

横河:对。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同期傅振华的职位也有变动,那傅振华跟孙力军因为是同一个系统的,那您觉得这两件事情有没有相关?是在彻底清洗政法系统吗?

横河:这倒很可能,因为傅振华他的职位已经离开了公安部了,虽然他以前是公安部的,但是这个人走茶凉,他不可能再去指挥公安部的人,所以我觉得这两件事情本身互相之间没有关系。傅振华是在司法部。但是就像你刚才讲的,考虑到这两个人是同一个系统出来的,就是都是公安部出来的,都当过610办公室主任,所以很可能跟这个习近平藉这个机会,清洗政法系统有关,都是政法系统的。

傅振华比孙力军要张扬得多,结仇也多。在公安部任职期间他做过无数迫害人权的事情,而且都是在面上的,傅振华肯定是周永康的系统。只是说在周永康政变期间,就是要收拾周永康的时候,他倒戈倒得快,没有和周永康被一起一锅端,如此而已。但是这种人他从来就没有也永远不可能得到习近平的信任。就是说从掌实权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调到司法部当部长,他就是一个明升暗降。虽然这次的职位变动我们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傅振华遭报应也是迟早的事情。

主持人:因为他也当过610的主任嘛?

横河:对。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中共其实是内忧外患,因为它内部的疫情不管报纸上怎么宣传,它其实还没有完全控制住,不断地有群体传染的案子爆出来。虽然开工了,但经济也没有真正地恢复。那外部的压力就更大了,西方国家不断地要求追责的声浪是此起彼伏。那中共北京在这个时候频繁的这么调换官员,是不是更加容易引起人心的不稳?

横河:中共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因为外部压力大就暂停内斗的。因为斗争就是它的基本哲学,是中共的本性。早期我们知道以前不是说过什么十次路线斗争,就早期的党内路线斗争,都发生在中共很弱小的时候,被强敌反复打击和围剿的时候。红军在江西内部大开杀戒,也是在被国军围剿之中发生的。抗战的时候,你想想看日本人打得那么厉害,他们在干什么?在延安搞整风运动,整自己人。它越是外部压力大,清洗内部的理由就越充分,而且清洗内部也越有必要。

你比如说香港,刚才讲的,本来中共对付疫情,再加上国际追责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怎么会突然对香港镇压升级呢?这不是没事惹事吗?一般人想不通的,但是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这就是一个正常不过的思维方式。就是说它在任何危难的情况下,任何危急的情况下,它一定会加强镇压,对内加强镇压,对外加强冒险。你看最近一段时间在南海,非常频繁的对美国挑衅,新建了两个市在南海。

它的思路跟别人不一样的,历史上如此,越斗越给它能量。当然现在它是不行了,所以看上去似乎没有那么大能量。疫情现在这么严重,它花多大的力气去甩锅,对外采取强硬攻势,包括网络攻势,现在是假新闻,就是假信息,信息战打得热火得不得了,这都是中共的这种思维的一个体现。你说引起人心不稳,中共的维稳,这个稳定是针对民众的,要民众不能闹,中共党内高层从来就不稳定。它的维稳不是维高层的稳。

中共只有在斗争当中,它才能生存下去,而不是说高层稳定能生存下去,这不是一个概念。中国人就被中共这么折腾,所以说中共必须被解体,中国人才有好日子过。

主持人:好,那这次节目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