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疫期打虎“唐山一哥”倒台 后台不妙

作者:

江泽民被称为中共腐败的“总教练”。

福建副省长张志南、公安副部长孙力军后,河北原副省长张和4月29日落马,成为疫情阶段第三位被查的“大老虎”。

公开履历显示,张和的仕途未曾离开河北,前30年都是在唐山,历任党政要职,官至市委书记。2005年3月,在唐山市委书记任上,经中共中央批准,张和升任河北省委常委,跻身副省级。2006年10月,张和转任河北省(常务)副省长。2011年1月,张和辞任副省长。

与前面二“虎”在任上落马有所不同,张和退休近十年后被查,若要经得起这么长时间的反腐“回头看”,他当年的问题似乎不能不够大。而张和有一个公开履历不显示却份量很重的职务,而这也应该是张和去职副省长之后至2014年7月,仍出任省政府党组副书记、顾问、特邀咨询等职务的主要原因。

据唐山曹妃甸开发建设大事记,2003年时任省委书记白克明推动“河北一号工程”,成立了省曹妃甸工业区建设领导小组,组长是郭庚茂(时任副省长),副组长暨实际执行者,是时任唐山市委书记张和。

据该大事记,2005年4月8日,黄菊视察曹妃甸,这是考察曹妃甸的第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这之后一年多时间里,有六位政治局常委相继来到曹妃甸视察,其中,给予曹妃甸最高评价的是曾庆红。2006年6月16日,曾庆红视察曹妃甸,并考察落户于此的首钢京唐钢铁联合公司,时任省委书记白克明、省长季允石、唐山市委书记张和陪同在侧。首钢京唐是曹妃甸的龙头专案,是由北京首钢与河北唐钢合资组建,是首钢集团整体搬迁的载体。曾庆红在当时称,“再经过十多年发展,曹妃甸肯定会取得惊人成绩”。

但在曹妃甸立项进行建设了十年后,2013年7月,上海律师郑恩宠撰文《曹妃甸:暴发式败局典型》指出,河北一号工程,十年投资三千亿,如今面临偿债、烂尾,玩不下去的败局。同年,陆媒多篇调查报导亦揭露,曹妃甸背负巨额利息、千亿级债务滚雪球确切负债不明、首钢曹妃甸项目4年亏损上百亿等。

更加令人注意的是,去年忽然出现旧闻翻新的相关报导,如《南方周末》2019年11月28日发文“钢铁企业大挪移”,传递的核心信息是,2005年,首钢启动搬迁,搬到三百公里外的河北曹妃甸;在首钢搬迁曹妃甸之后,中国很多的城市钢厂也一阵跟风大挪移;但搬迁之后也是大多水土不服,有的陷入僵局,有的财务爆雷,有的纷纷破产重组,首钢也曾因巨亏超百亿而陷入困境。

除了曹妃甸往事,还有一则老掉牙的唐山新闻也被重播。腾讯网2019年11月13日刊文“唐山涉黑公司老总,靠恐吓敲诈资产上亿!”指的是一度轰动全国的杨树宽黑社会团伙犯罪案。杨树宽公开身份是唐山民营企业家、市政协委员,2002年以来危害地方,2007年涉黑被捕,因曾拥有装甲车等重武器被指“装甲车黑帮”、“史上最牛黑社会”。

那么到底谁是杨树宽涉黑团伙的“保护伞”?直至该案走完法律程式,只是公布了唐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副支队长戴云龙一人。如当年舆论所言,戴云龙充其量只能算是“保护伞”上的一根“伞骨”。不过,目前在狱中服无期徒刑的杨树宽,似乎可随时提供线索换取减刑。

还有值得一提,若按当年唐山老百姓的话,张和是“唐山一哥”,意谓的不只是他纵横唐山官场三十多年,同时也是唐山黑白两道通吃的老大。此外,杨树宽曾被河北省当局肯定其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杨树宽2007年3月被捕。5个月后,2007年8月,中共中央决定,白克明不再担任河北省委书记。此后,白克明退居人大二线。

白克明后来在2013年卸任11届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彻底退休。隔年2014年,张和也正式卸下河北省政府顾问、特邀咨询等职务。

张和升职曲线峰值落在白克明任内,彼此臭味相投的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白克明的父亲曾任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是江泽民的老上司。白克明自己是曾庆红在北京101中学时的同学,曾庆红则是白克明的深交以及真正的官场“贵人”。

张和一手打理的曹妃甸开发区,标志当年京冀大合作。据该大事记,与之互动的北京市官员包括市委书记刘淇、市委秘书长孙政才等人。而曹妃甸若成案,相关巨额开发资金流向不明、巨量国资流失等问题,随便一查,都可以横向延烧当时的京冀两地官员,不论目前仍高居官场还是已经退休的。

而2007年杨树宽案的深层问题,是“地方黑帮”勾结军警威胁那时候胡温当政的首都安全。

时至今日,北京在疫情时期高调查办已退休十年的张和,反腐前例说明通常不是为了单一经济腐败,很大成分有示警其后台势力的用意。这既是标志着中共党内权斗再度白热化,同时也牵出张和等三虎跟随江泽民腐败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问题。#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