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朝鲜金日成那点儿事

作者:
金日成在东北抗联历任各级军官。他指挥的最大的一次对日作战,是1937年6月3日,率领抗联第六师攻打朝鲜境内普天堡的日军守备队,此次战斗被朝鲜史书赞誉为“普天堡大捷”,“伟大的朝鲜革命斗争”,战果足以彪炳史册、千古流芳:打死日本兵两名。

话说金日成原名金成柱,至于何种原因成“日”的,不得而知,但这一改名显然对其一生影响颇大。

希特勒原名阿道夫·施克尔格鲁勃,有历史学家说,希特勒如果不改名,那么他能否成为德国“元首”都得打问号,因为原名太拗口。想象一下,把纳粹行举手礼时喊的“嗨,希特勒”换成“嗨,施克尔格鲁勃”,你觉得别不别扭?所以一个人的名字是否易记而且朗朗上口真的很重要。

“金日成”在韩语里是否朗朗上口咱不知道,对他起家起了怎样的作用也无从知晓,但有两点显而易见,一是“日成”比“成柱”光艳,二是日后纪念他“丰功伟绩”的“太阳节”顺理成章,否则叫“柱子节”,听起来就有些像农村赶庙会了。

言归正传。金成柱13岁时随父亲从平壤逃亡到中国吉林抚松县,在那里上了一年小学,然后到吉林市上中学。1931年,19岁的金成柱加入共产党,20岁在与朝鲜接壤的吉林安图县组建反日游击队,并改名为“金一星”(先成“星星”),不久改为“金日成”(终于变成“太阳”)。

其后几年,金日成在东北抗联历任各级军官。他指挥的最大的一次对日作战,是1937年6月3日,率领抗联第六师攻打朝鲜境内普天堡的日军守备队,此次战斗被朝鲜史书赞誉为“普天堡大捷”,“伟大的朝鲜革命斗争”,战果足以彪炳史册、千古流芳:打死日本兵两名。

1941年,在日本关东军的围剿下,金日成所部损失惨重。打不过就跑呗,于是他率部“北上抗日”,逃入苏联,部队被苏联收编进了苏军远东方面军第88步兵教导旅,他担任第一营营长。

1945年日本投降后,得到斯大林的宠信、在苏联养精蓄锐几年的金日成,乘坐苏联军舰随同苏军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入朝鲜。

然而,一回到朝鲜,未来的金太阳就遇到了两个竞争对手:曹晚植和玄俊赫。

这两人在日本殖民时期都选择了留在国内坚持对日斗争,尤其是有“朝鲜的甘地”之称的曹晚植,在国内声望极高,深受民众敬仰,北朝鲜成立临时政府“五道行政局委员会”时,他毫无悬念地当选为委员长,而金日成尽管有苏联撑腰,也只争得个副委员长。

玄俊赫也非等闲之辈,他早年加入朝鲜劳动党,日本投降后,立即在北朝鲜组建了朝鲜劳动党平安南道委员会,并当选为委员长。

曹晚植和玄俊赫,两个委员长,一个党外一个党内,和金日成形成三日耀天之势。这还了得!有道是“天不二日”,而在金日成眼里,别说是太阳,身边有一根发光的蜡烛他都不能忍受。于是,回国仅仅20天,在一个细雨蒙蒙的黄昏,他派出两名杀手,在曹晚植和玄俊赫办完公务回家的途中埋伏行刺。玄俊赫当场中弹身亡,曹晚植侥幸逃过一劫。

然而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三个月后,曹晚植被罢免临时政府委员长一职并于次日被铺,四年后,连同他的儿子和儿媳妇,一起被秘密处决。

其实,当时的北朝鲜,除了金、曹、玄,还有很多小太阳,仅在劳动党内,就有多个派别至少9个小太阳:金日成的满洲派,朴宪永的南方派,金枓奉和武亭的延安派,许嘉谊的苏联派,朴金喆和李孝淳的甲山派,金昌凤的军事反对派……

在派系斗争中,比的就是谁更加心狠手辣。且看金太阳如何把那些小太阳一个个浇灭碾死。

1950年,金日成在斯大林的默许下不宣而战侵入韩国,然而美军仁川登陆粉碎了他一统天下的美梦,他在党内和国内的威信也因此大大降低。于是,他在党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南方派的朴宪永开始挑战他的权威。

1951年7月两韩停战谈判开始,发动战争时气壮如牛的金日成,此时示弱认怂,迫不及待地盼望战争早日结束以保住政权,他在党内和群众大会上,不断重复两句话:“为什么不能同意他们(美国人)的建议呢?为什么不能同意停战的建议呢?”其实,他的话只是说给一个人听,这个人就是朴宪永。

朴宪永的家在南方,如果停战,他返回家乡的愿望就将遥遥无期,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因此主张死扛到底。朴宪永是朝鲜劳动党的创始人之一,在党内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他的反对,对金日成的权威构成了威胁,于是金日成下决心消而灭之。

1953年3月,南方派中央委员陆续被捕并最终被一网打尽,随后包括朴宪永在内的十几人被以“反党叛国”等罪名判处死刑。

扫除了最大的竞争对手,接下来就该收拾小派别了。不过,相比于斯大林的大清洗,金日成对待异己可算是非常“仁慈”了,除了上述被处死的那些人和其后许嘉谊“被自杀”以外(这个许嘉谊也不是善茬,美军仁川登陆、朝鲜军队后撤时,很多党员把党证销毁或藏起来,为此,许嘉谊对拿不出党证的人大肆抓捕),其余人等判刑、软禁、降职、赶回家种地,大多都保住了性命。

大清洗一直持续到1968年才告一段落。与清洗异己同时进行的,当然是造神运动,如果不把自己造成神,那么费尽心机地铲这儿除那儿,岂不是吃饱撑了?

造神都是一个套路——宣扬“丰功伟绩”,到处塑像供人们膜拜,铸造像章命人们佩戴。于是,《金日成将军传略》出版,像章在人们胸前挂得滴了当啷,他的出生地万景台和曾经率军杀死两名日本兵的普天堡分别建立了金日成纪念馆,在教科书中,金太阳成了“天才的马列主义宣传家和反日游击斗争的组织者”,是“所有战役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所有胜利“都是金日成元帅英明领导的结果”,“朝鲜是被金日成所率领的游击队解放的”。啊哈,这还不够,四十几岁的他就让全朝鲜人称他为“父亲”,当爹的感觉爽啊!

有一种套路叫做:不是让你信,而是让你服。不服,哪怕稍有不敬(比如用印有金太阳画像的杂志封面包书皮),那么监狱的大门就向你敞开。说一件轶事:朝鲜足球曾在1966年的英国世界杯上创造了“8强奇迹”,但由于主持足球工作的是对金太阳心存不服的甲山派,于是那些球员刚一凯旋回国,除一人外,就全部被押入劳教所或发配边疆。

消灭不服的声音,当然是为了自己独自发声,于是伟大的“主体思想”应运而生。

对于金太阳的“主体思想”,由于咱没有幸运地出生在朝鲜,所以无缘拜读,但是做这样的推论应该不会有错:所谓主体,就是以他为主体;所谓主体思想,就是教导人们:按他说的做,国家必定强盛,人民必定幸福。主体思想已经发明N年了,朝鲜是否强盛、人民是否幸福,这个有目共睹,就不用咱说废话了。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朝鲜人民还在坚持做梦。

当然,无论是清除异己、造神还是发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伟大思想,其最终目的无非就是建立金家王朝,让金太阳永远照耀朝鲜大地。金太阳成功了,而且是超额成功,因为朝鲜的天空上,如今已经挂了三个金太阳。他肯定幻想能够挂一万个。

金太阳在用全宇宙最耀眼的光芒照耀朝鲜大地半个世纪之后,尽管太阳还火辣辣地挂在天上,但其肉身却在1994年7月8号挺直了。据说,那一天阴云密布、冷雨霏霏(伟人去世好像都这样),全国近一半的人赶到平壤吊唁,全国的鲜花被采摘精光,因此不得不紧急从北京空运按现在市价几千万元的鲜花到平壤。

按照惯例,他的尸体被制成标本,永久封存在锦绣山纪念堂。

那时悲痛欲绝的朝鲜人几乎都有一个念头:没有了太阳,我们怎么活?不过,他们还是顽强地活了下去,并且如今开始高唱“没有三月半我们不能活”。

好了,金太阳那点儿事大致如此。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文朽速的兰陋2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