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不要误判美国 不要误判世界

作者:
我们尤其要防范一种只以力量为对比的误判,这种秀肌肉而不是秀规则的误判,或者认为落后必然挨打,或者认为中国强大了,中美必有一战,美国乃至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总要千方百计找藉口遏制中国。其实,人家真要遏制你,要什么藉口呢?直接不和你做生意就是了。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尤其在创新能力上,他们是1,我们是挂在后面的0。合则双赢,分则双输。但分崩离析,损失更大的,肯定是我们中国。

在本次冠状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中,中国以武汉封城、九州闭户、数十万家企业倒闭、数千万人失业为代价,换来了早控制、早复工,严格的封城禁足,客观上也为世界控制疫情做出了贡献。

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收穫世界各地的感激和讚扬,反而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彼伏此起,国际舆论对中国的指责越来越大,参与指责的国家越来越多。这是为什么?

海内外有一种观点认为,川普和其他各国政客,迫切需要树立一个假想敌,为他们的防疫不力做替罪羊和挡箭牌。

同时,再过半年,美国总统要换届,需要转移矛盾。一旦大选完了,该做生意还做生意,一切回归正常。

这些判断,有没有一定的道理?有,但我认为,持此论者,把这个因素夸大了。

这两个因素,如果拿来量化的话,我猜它最多不会超过30%。

如果我们经济贸易、製造业产能的「去中国化」,可能会一步步使自己陷入被动。

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疫后,中国都大概率会遇到两个大麻烦:

一是经济贸易、製造业产能的「去中国化」;

一是所谓的「追责」。

而我们现在「吃力而不讨好」,恐怕主要源于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武汉封城前的应对是否足够积极有力,是否有明显的漏洞和错失;

二是国际关係应对是否有理,有利,有节;

三是对他国疫情的判断是否准确客观。

这三个问题,我们从后往前进行分析。

国外疫情是很严重。当地时间5月1日下午,北京时间1日深夜,世界卫生组织召开新冠肺炎疫情例行发布会,通报目前全球确诊新冠肺炎3181642例,死亡224301例。

美国当然是重中之重。截至北京时间5月2日11时32分,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累计超过110万例,死亡病例逾6.4万例。比越战期间,因为战争与意外等因素死亡的美国人(5.8万)还多。(中国新闻网)

但是,耐人寻味的是,对这些恐怖的数字,真正恐慌的反倒多数是中国大陆的人,很多疫情漩涡中心的当地人,似乎却并不怎么恐慌,甚至有的还在示威抗议管制活动。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差?

因为统计口径、检测率不一样。现有种种证据表明,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比例非常高。但我们这裡是「新冠肺炎」,即要有新冠导致的肺炎等症状才计入统计;多数国家和地区是「新冠病毒」,只要检测出病毒,不管有无症状,统统都算新冠感染。

另外,就是有一些生活方式不洁、卫生条件差的地区,死亡率也比较高,当地人对此也觉得正常;

再有,美国亡故人员,只要是有新冠病毒的,都会补助3900美元,这也是导致所有死者都会被检测的原因。

关于死亡者的界定。「美国的统计方式,把所有感染新冠病毒,即使是因其他病死亡的人,都算作新冠病毒死者的。比如某位老人患有冠心病,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最终是冠心病发作死亡,那么也算作新冠死者了。」(《看中美两国权威媒体爆出纽约如人间地狱大新闻》)

关于纽约城病亡的年龄分佈(截止4月30日)。美国人2018年平均寿命为78.7岁,顶值是2014年的78.9。上述新冠去世者的统计中,91%以上是65岁以上;65%以上是75岁以上。(以善为美《细看吓人的新冠数字:以全球最大数纽约城为例》2020.5.2)

不要只看数字,更要看数字背后的意义和数字的来源。

随着检测比率越来越高,医生们发现中招人数也越来越多,感染率非常高,同时,病死率也越来越低。以至于美国医生在视频中告诉大家:

检测得越多,越发现病死率和普通流感差不多,越发现全面封城没有必要。

也许正因为如此,新公佈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虽然美国确诊超过110万,死亡超过6.4万,但川普的支持率飙升至49%,与盖洛普民调数据显示的川普个人最好成绩持平。盖洛普此前在3月中旬进行的一项调查也发现,川普支持率升至49%,而4月上半月下降了6个百分点。(海陆空天世界,发佈时间:05-0207:18鼎盛互联(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国际关係应对上,我不知道应该打几分。

根据CNNIC介绍,截止2020年初,中国网民总规模达到了9.04亿。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佔比仅为19.5%,而初中及以下学历佔比则达到了惊人的58.3%。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为何在网络上,频频出现各种针锋相对的无脑喷。

另一方面,在收入结构上,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群体仅佔比27.6%,而72.4%的网民月收入均处于5000元以下,大约为6.5亿人。

带着这一群初中学历以下、月收入5000以下的网民隔空喊话,我高度怀疑,这到底能影响他国的总统选举,还是能影响我们与国际交往的关係?

更多的时候,恐怕只是我们自己在人海战术中自我打气,自嗨。不仅影响不了别人,反而处处给自己挖坑。

比如,央视自4月27日起,连续3天在新闻联播中炮轰蓬佩奥,指他「散播政治病毒,将自己变成人类公敌」,「背负四宗罪,丧失做人底线」,这难道不会给人以媒体定罪的口实?他要是人类公敌,肯定犯了反人类罪,要上国际法庭的啊。

又如,发言人主动用阴谋论出击,现在人家说要派人来调查,又不让。这又怎么才能跟人家解释得通?这个事情到底要不要搞清楚?

再如,纽约3月1日才出第一例病例,但随即快速爆发。3月20日,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表态,「遗憾的是,就连美国的许多媒体和专家都认为美方浪费、挥霍了中方争取来的宝贵时间」。但此前的2月3日,发言人说,「美国对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过激反应,採取过度应对措施,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背道而驰」。

这种前后矛盾,难道不会给人不诚信、狡辩甚至无赖的感觉?

这种战狼战术,嘴瘾是过了,但更多时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枫叶君《胡主编的「白宫裡睡觉会害怕」意味着什么?》(雅緻小号2020.5.2)认为:

中美关係已明白无误地跌至两国自1979年建交以来的谷底。中国真不打算和美国「过下去」了吗?似乎不能简单这样讲。中国的这种强硬表态,不等于说中国不知道美国的分量。事实上,轻看美国的大多是中国的底层民众,而中国的精英阶层从来都对美国有客观和真实的认知,他们绝不会视美国如无物。

这恐怕就是活学活用M思想的具体表现:「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但是,这种策略,真的是上上之策么?

我们尤其要防范一种只以力量为对比的误判,这种秀肌肉而不是秀规则的误判,或者认为落后必然挨打,或者认为中国强大了,中美必有一战,美国乃至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总要千方百计找藉口遏制中国。

其实,人家真要遏制你,要什么藉口呢?直接不和你做生意就是了。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尤其在创新能力上,他们是1,我们是挂在后面的0。合则双赢,分则双输。但分崩离析,损失更大的,肯定是我们中国。

我很赞同施展先生的判断:

「今天中国经济的迅猛成长,也是在加入世界秩序之后才实现的。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远比今天落后,但是也并未挨打,还被世界顺利接纳;而今天中国已经成长为超大规模国家,’网络战狼’为何觉得中国会挨打呢?在他们眼中,中国似乎是落后要挨打,强大了也要挨打,难道中国就是挨打的命?」

「文明之间的差异丝毫不妨碍文明之间的和平共存,恰恰是共存时需要一些超越于各文明之上的共识规则,否则根本没法共存。没有什么’文明的冲突’,只有’文明和不文明的冲突’。」(《施展:没有什么「文明的冲突」,只有「文明和不文明」的冲突》友朋会2020-04-2812:15:18)

日前,世卫驻华代表高力(Dr Gauden Galea)接受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访谈时说,世卫多次向中国要求参与新冠病毒的调查工作,都遭到拒绝。

对于武汉官员在1月3日到16日没有汇报任何新增个桉,即确诊人数停留在41宗,高力说:「那段时间就只有41宗个桉吗?我认为可能性不大。——那么是否有更多感染个桉?需要回答这些问题。」

另,世卫组织总干事2020年4月29日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讲话时说:

1月5日,世卫组织建议所有会员国和《国际卫生条例》对口单位採取预防措施以减少急性呼吸道感染风险,并基于可能存在人际传播情况提供了指导意见。

1月10日和11日,世卫组织根据以往在冠状病毒方面的经验,发布了关于如何发现、检测和管理病例以及在可能存在人际传播的情况下保护医务工作者的全面指导意见。

1月14日,世卫组织在推特上发布了来自中国的报告,称中国主管部门的初步调查结果未发现人际传播的明确证据。这符合世卫组织向全球报告各国向本组织所通报信息的惯例。我们不加改动地公佈国家所提供的报告。

在同一天早些时候,世卫组织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我们在会上说,根据我们过去处理冠状病毒的经验,很可能会发生人际传播。我们的高级专家参加了这次新闻发布会,主流媒体对这一消息作了报导。

这些信息,被认为世卫组织开始推卸责任的标志。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