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FBI一句话让他顿时傻眼!原来他早已经被盯上了...

—胸怀大志来美留学,为何被FBI盯上?

李建中:“对啊,一般人都不会跟这种秘密警察打交道嘛,当时我记得在一个餐馆吃饭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说:怎么这一年多没见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没有想到他们其实已经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动他们都知道,而且不仅盯上我,见面之后他问我一些情况,我才发现我们当时的学生会主席,还有一些个侨领,都已经被他们盯住了。”

李建中。

让我们跟随主持人宇欣一起细细的品味法轮功修炼人亲口讲述的真实故事……

中共不惜下大力气,耗费巨资,人力物力,通过中领馆,并试图发展线人,在美国建立特务网络,包括渗透和收买政客,华人社团,学生组织等。对于所需要的情报,或者偷窃,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内部,或者利用线人获得……

他同其他的海外学子一样出国留学,开始也抱着苦读书,毕业后能找到好工作的愿望,可是后来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节目为你请到的嘉宾是李建中。”

“李建中他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前任主席,而且曾经任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还有很多的头衔等。他和许多的海外留学生一样,抱着一个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身来到美国这块自由的土地上来发展,可是在他担任这些头衔的同时,据建中他自己讲,他曾经受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关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接下来就请建中给我们讲他的故事,建中你好。”

李建中:“你好,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宇欣:“建中,你是什么时候来美国读书的呢?”

李建中:“我是1988年。”

主持人宇欣:“1988年就来美国了,是属于公派呢还是自费留学呢?”

李建中:“我是自费又是公派。”

主持人宇欣:“这怎么解释呢?”

李建中:“我是通过考试获得了美国学校的这个资助,而不是拿的国家的钱,但是我所有的出国手续又是由我当时工作的单位和工业部给我发的公派护照。”

主持人宇欣:“你在加州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担任学生会的主席,另外还有一个头衔就是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你自己介绍一下。”

李建中:“对,那个时候我不仅担任了我们学校的联谊会主席,同时也担任了我们加州理工学院的企业家协会主席,还有在社会上当时洛杉矶的这个侨界,几乎附属在一个组织叫作“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那么下属有200来个侨团,其中这个学界的代表就是由我来担任,当时在南加州有很多大学,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中国学生会,当时就是由我来统一代表这个南加州各个学校的学生、华人这些个学者。”

李建中时任加州理工学院企业家协会主席。(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宇欣:“满重要的这样一个人物了,就是负责整个学生,还不是一个学校的。”

李建中:“不是一个学校。我那时候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得到一种认可,那时候我还同时担任天津海外联谊会的副主席。”

“学校的这些都是民选上的,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是由当时的主席熊德龙,当时他在洛杉矶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洛杉矶当时是第一侨领,几乎每年新年晚会上大家都会看到他。那时他担任主席,他就选择了一个他认为能够代表学界的,就是在各个学生会中威信最高的,所以就选择了我来作为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常务理事。还有一个原因,之前,其实洛杉矶的中领馆已经是让我担任,很多像这些大型的学生活动都是由我来统一协调,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大学同学我们两人在那负责、统调。跟社会上的侨界这方面主要就是由我来负责。”

主持人宇欣:“你怎么当时那么有名气,那是来美国几年了?”

李建中:“我当时来了已经8年了。”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也在讲,为了自己能够有所作为有所造就,然后就一直在努力想出人头地,然后得到了中国领事馆对你非常的器重,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李建中:“他器重倒不是因为我成绩如何,关键是他发现我在这个同学当中威信比较高,比较有社会能力、社会组织能力,所以他就希望找一个学生能够代表着各个学校。”

主持人宇欣:“一个学生的领导人、一个学生的领袖。他是一个在学校当中这样的一个团体,为什么会得到中国领事馆的这样的关注呢?他会注意到你呢?”

李建中:“一个是从中领馆的角度它总希望在学生当中发展他自己的亲信,来统一管理这些学生。那么从我个人来讲我有我的目的,我也希望借助总领馆这种关心吧,能够跟其他的洛杉矶的这些侨界,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中资企业都是在洛杉矶设的总部,那么我很希望跟这些中资企业一起做些大的生意,所以对我来讲,能够跟总领馆保持一个很好的关系,是我这个生意上的优势吧。”

主持人宇欣:“会吗?是怎么样一个渠道?为什么要跟中领馆保持关系就会在侨界得到别人的推举和重视呢?”

李建中:“因为中领馆会经常有些活动,那么去参加活动的都是各个企业的负责人,一般都是比较有财力或者有一定实力的,他才邀请你去,那作为一个穷学生来讲,他没有那么大的实力,但是他作为一个学生代表,他也能够跟他们坐在一起。所以我那时候通过总领馆,我结识了几乎大部分洛杉矶侨界的领袖和企业领袖。”

主持人宇欣:“那怎么样?实没实现你这个美好的理想呢?”

李建中:“刚一开始确实你会感觉到做起生意来啊,到哪去一跟人讲,你是谁是谁,大家很容易就会给你介绍一些个伙伴啊或者是什么的。但是,其实说白了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后来我发现,很多事实跟我想像的是不一样的,真正做大生意的人不往中领馆跑,因为他怕中领馆总找他要钱。而整天往总领馆跑的人都是跟我抱有同样的目标,想借这个中领馆的名声来创一番事业,其实他自己还没有创立成,所以后来我就发现在某种角度让你的名气可能大了一些,但是在生意上真正的实惠没有。”

“中领馆办活动都是让侨界来捐款嘛,那么侨界也是通过自己捐款的多少来决定谁来担任主席,谁来担任什么位置。”

“什么海鲜多吃了一些,作为一个穷学生来讲很难的,那时候因为大家都很穷,确实是国内经常来一些代表团,他们经常会请一些学界的代表一起来吃饭啊,确实对我来讲,能够和国内很多想要在国外发展的一些个企业也建立了一些个联系。”

在中领馆的选拔与引荐下,李建中在侨界的名气逐渐大了起来,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说他都不想上学了,然而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胸怀大志来美留学,他同其他的海外学子一样出国留学,开始时也抱着苦读书,希望毕业后能找个好工作,可是后来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主持人宇欣:“虽然担任了那么多的头衔,也曾经辉煌过。可是在那个期间你却得了到美国FBI对你的关注,也曾经找你谈过话,这是怎么的一段经历呢?”

李建中:“首先第一点,其实所谓的辉煌,就是一种内心的一种愧疚吧,待会我再说。那么再说这个FBI这事情,1997年香港回归,作为一个海外华人来讲,那真是感觉到好像是雪了100年的国耻,一种好像中国人终于扬眉吐气的感觉。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在洛杉矶曾经有一个上万人的庆祝活动,整个安全保卫的工作,我是担任副总指挥。主要的安全都是由学生来负责,因为在中领馆的眼里,他跟我们讲,他最相信学生,侨界的人,他不知道谁是双面间谍,所以他们早就跟我讲,这里边有很多是双面间谍,所以他们谁都不相信。”

多名曾在美欧各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担任主席的人士站出来,指证中共操控海外学生会,将其沦为特务机构。(大纪元

主持人宇欣:“相信学生,一个是学生比较单纯;另外一个是学生他没有背后经济力量的支持。

李建中:“一个就是说他到美国时间比较短;还有他们家人都在中国。”

主持人宇欣:“就是很多地方都要依靠中领馆。”

李建中:“对,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在跟FBI负责安全的那些人在打交道的时候,他们也都知道了我,但那个时候我只是还觉得:哦!这些是FBI,没有想到他们会跟我有什么打交道。直到后来大概是1998年的时候,有一天FBI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想见我,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我说他见我干嘛,有什么事情,当时就有点犯嘀咕,到底是福?是祸?”

主持人宇欣:“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建中:“对啊,一般人都不会跟这种秘密警察打交道嘛,当时我记得在一个餐馆吃饭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说:怎么这一年多没见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没有想到他们其实已经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动他们都知道,而且不仅盯上我,见面之后他问我一些情况,我才发现我们当时的学生会主席,还有一些个侨领,都已经被他们盯住了。”

主持人宇欣:“为什么要盯住您呢?”

李建中:“就是因为我那时候太活跃了吧,我在这个侨界当中非常非常活跃。”

我想你如果在美国这样一个反共国家当中为共产党做事,我想FBI不会不去关注你的,我当时因为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中领馆做事,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比如说像他们这种安全保卫的这些​​事情,本来是中领馆的活动,我们学生却去作安全保卫,那他就觉得你这个人是受中领馆信任的人,那你这个人可能就是最起码你跟他们有某种关系,就包括我后面的学生会主席,他们名字什么的,他们都知道,唉哟!我当时真傻眼了。”

当时我想了想说,如果我没有退,就是自己从这个侨界消失了一年,他们可能都不会找我,他们可能还是只是把我放在他们的名单上继续关注,他们之所以找到我是因为发现我突然消失了一年。”

主持人宇欣:“按照这个常理说,当选为华人联谊会学生领袖,这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为大家谋福利,去帮助海外的学生,有什么困难,帮助这些海外的华人,真正的做一些事情,那实际你们有没有做?”

李建中:“首先这些学生会主席也有想要为学生做事情的那个愿望,但是也有自己的个人的利益,想要通过做这些事情来提高自己的威望,为自己将来作某种打算吧!”

据我所知,有很多学生会成员为了能够成为下一届学生会主席,他们就操纵这个选举,有很多学生会是这样操纵选举。”

主持人宇欣:“实际有一大部分的学生没有真正的参与到这个选举当中来。”

李建中:“没有。当时我知道都是总领馆控制的。”

主持人宇欣:“那你当时是选举出来的,还是任命下来的呢?”

李建中:“我们学校是比较特殊,我们学校这个学生会他不是CSSA,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当时就是因为加州理工学院的同学对中领馆这样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愤慨,所以我们就跟加州理工学院的香港学生会、台湾学生会,我们共同形成了叫‘华人联谊会’。”

当时我们曾经由香港同学来担任学生会主席,也由台湾同学作为学生会主席,所以大家不管你是来自哪个地方,还有新加坡的,大家到了这里,大家认同的是一个中华传统文化,而不是说你是大陆来的,我是台湾来的,是在那么一个共同的文化基础上成立了那么一个会。”

主持人宇欣:“那这样子的话,中领馆他不是很生气吗?”

李建中:“中领馆非常非常生气,所以他多少年来一直想打入到我们加州理工学院这个学生会里面。”

主持人宇欣:“那后来您是被中领馆看中的了?”

李建中:“后来看中的。”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说为学生做事情,为海外的华人做事情,实际主要是达到自己能够提升自己的名利这样一个目的,那有没有为学生做一些事情?”

李建中:“有,比如说吧,会安排一些旅行,大家一起出去打球,搞一些比赛,还有比如新的同学来了之后安排去迎接新生,到飞机场去接他们,还有中秋晚会,中国新年晚会,我觉得都是些比较好的活动。”

但是我发现这种活动渐渐通过中领馆的控制,就加入了很多政治色彩,比如中领馆就要求我们在反对民运方面做出一些努力。”

当时我们说实在也受了很多共产党的洗脑,后来出来的时间越长,我们发现,唉呀!这些事果然就是事实,所以我就感觉到时间越长,你越会珍惜美国给我们提供的这种自由的环境,你对事实了解的也越多,你也就越能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提到,非常后悔当时在学生会的时候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这主要指的是哪方面的?

李建中:“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就是领馆让我们做的一些事情,从我个人来讲,当时就是出于个人的目的吧,也算是跟着领馆一起走。”

我发现,现在很多中国学生好像就在走我们当初的路,现在我都明白了,现在很多事情事实说明,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都是这样。它从来都是在利用一批人来打击另一批人,我觉得整个中国人民都是被他们利用着,来做着这种很无意义的所谓‘政治斗争’,在种族当中来建立这种仇恨。”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听了李建中先生给我们讲述他个人的一些经历,今天先告一个段落,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到了。对于金钱和利益的诱惑,这种诱饵对于出国创业的海外学子,还有海外的华人,那也许可以说是一个诱惑。那么你是希望自己生活在有一个影子跟随着你,还是说你想获得真正的身心的自由这个选择,全靠你自己了。在下一集节目,李建中先生他会告诉我们更多他的亲身经历,非常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待续)

经过一番努力做到了学生会的领袖、侨界的头领等多个头衔。然而却感到背后多了许多双眼睛,其中有一双眼睛更令人心惊胆战。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的节目继续请到的还是前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主席,当时还担当了很多华人社区的重要角色。在职期间,他跟我们讲他完全是在中国领事馆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后悔的事情。今天继续由李建中先生给我们讲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李建中:“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宇欣:“您觉得中领馆这样控制海外的华人、海外的学生,控制海外的华人团体,主要的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呢?”

李建中:“我到现在为止,一直感到挺内疚的,就是有点对不起我那些同学的那种感觉。他们对我的帮助是很感激,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在利用他们的一面。比如我记得很清楚,有时候领馆会要求我们学生会发表一个某某声明,其实是我个人就签了字了。”

反正很多方面的政治活动它都要求我们学生会来参加,比如当时我记得对台湾的一些反对意见。我们学生会其实有好几部分,有大陆来的、有台湾来的、有香港来的,所以当时如果有台湾的活动,就是反对台湾政治的一些声明,或者参加其他社团的共同声明。我应该先征求同学的意见,我相信我那些台湾同学并不同意的,但是我却利用学生主席的名义代表学生会就签了字了。”

其实你要看到我们真正的章程,我是没有被授权做这些事情的,只是没有人去追究,现在我看到很多学生会一直还在做着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管是到媒体发表声明也好,是跟着某些侨团一起签字,其实他们并没有得到学生会同学的授权,只不过他们利用学生会的同学。”

主持人宇欣:“在学生会当中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吗?

李建中:“是一个普遍现象。”

主持人宇欣:“那么为什么不征求学生的意见,就自己独自这样做呢?

李建中:“因为你在上面签了字了,你在里面就有一定的政治影响,你就变成一个,最起码领馆给你的待遇很好,你在社区当中也会比较有名,但是你打的旗号,就比如说你代表我们某某学校的500~600中国学生,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根本不能代表他们。”

李建中:“最上面就是中领馆在控制。”

主持人宇欣:“他们就让你这样去做吗?”

李建中:“对啊!我一签名他就说加州理工学院跟我们共同组织的,共同举办的某某活动。”

主持人宇欣:“当这些学生知道了,根本不是我们同意的,那怎么办呢?”

李建中:“中国同学跟美国人不一样,他的选择就是我不参加了,我自己干别的去了,一般都是比较沉默。”

主持人宇欣:“为什么会这样呢?在民主国家是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李建中:“像美国人他肯定不干,他会喊起来的,最起码到学校去告你,去追究这件事情,因为他知道很多在学生会主席签了字后面,是中领馆授权这样做的。”

主持人宇欣:“很多学生虽然是来到海外读书,在他翅膀还没有硬的时候,整个是受中领馆控制的。”

李建中:“不仅受到控制,而且我觉得他们很多人思想就是属于服从,他自己觉得我到海外来,我的组织就是中领馆,他不认为美国政府就是他的政府,他认为中领馆就是他的政府,不仅学生,还有很多中资企业,像洛杉矶有很多中资企业像中国银行、东航,他们的总部都在洛杉矶。像这些中资企业也是。领馆让他出点钱,他必须得去筹钱,像侨胞也是这样的。我记得我们当时要办什么活动,需要用侨胞的礼堂的时候,根本不用去跟他们商量的,就说我想用,那就是我们的。”

中领馆对海外华人的学生会、海外华人侨团、中资公司,大陆来海外公司的控制,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么拿中领馆的钱,做的是违背美国的有关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伤害其他团体,难怪FBI会盯上他们。

拿中领馆的钱,做的是违背美国的有关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伤害其他团体,难怪FBI会盯上他们。(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宇欣:“说到这儿,就联想到之前我们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舞蹈大赛,纽约的学生会NYU就发表了这么一篇文章,说反对舞蹈大赛,这是一件事情;另外法拉盛事情也是同样的,这些华人突然间,他们跟法轮功平时可以说是无仇无恨。您有这样的前车之鉴、这样的经验,可以跟我们讲一讲。”

李建中:“我看到纽约这儿的学生会,我注意到两个学校,一个是纽约大学,还有哥伦比亚大学,他们的学生会很明显,完全跟着中领馆跑,完全被中领馆控制了。做一些个完全偏离了作为一个学生会的职权范围,做了很多事情都违反了学校的校规。”

像我们洛杉矶以前一般做这样的事情都是中领馆底下给学生会主席打一下电话:你们去支持一下!学生会主席会在底下找一些学生,学生很穷,领馆会安排另外一个出钱来租大巴士的人,他们一起过来搞这种活动,来抗议一下,给的钱不多,我们以前是一个人20块,领馆还会安排大家吃顿饭,来表表功,就是这样的情况。其实受益的可能是学生会主席,他在社区当中就更加有影响力,但是学生的利益就很少,其实就是20块钱。”

我当时到了法拉盛,我很惊讶出现了这些事情,所以我也跟一些当事人谈了谈,我就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反对法轮功?因为洛杉矶的侨界,大家都认同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在纽约法拉盛这个地方,会有人反对法轮功,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就问了一下他们几个所谓的当事人吧!”

他们后来跟我讲其实也不是反对法轮功,但是他们也不能够排除中领馆在背后起到的作用,还有一个,他们也都承认说,并没有看到天灭中国这个牌子,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天灭中国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为什么这个中文媒体,像在这个纽约的几家像侨报、民报等等,都要这样去登载说什么法轮功打着是天灭中国这样的旗号,举这样的牌子呢?”

法轮功打出的标语:天灭中共。(新唐人电视台)

李建中:所以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报导,而且我觉得这种报导对新华社在全中国进行了转载之后,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觉得谁做的那么一个非常恶劣的报导,应该主动出来作一个澄清,我见到的这几个都是属于反对法轮功的组织者,因为当时在场的人,他们都说我们没有看到天灭中国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就是说在场的人他们也都讲实话。”

李建中:“现在的媒体有那么几部分,一部分像侨报也好,像星岛日报也好,这些个等于是完全被中共收买的,还有一部分是他自己老板在中国有很多投资的,所以他要听中共的。”

一名负责监控中共间谍的美国FBI官员透露:美国很关注目前亲共侨团,各大学留学生会的这些特别举动,而且如果你们有迫害人权的纪录,在美国不管你是申请永久居民,还是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对在西方社会找工作和生活的前途非常不利。

***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的节目继续请到的还是前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主席,当时还担当了很多华人社区的重要角色。在职期间,他跟我们讲他完全是在中国领事馆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后悔的事情。今天继续由李建中先生给我们讲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主持人宇欣:“那么在这个华人社团当中,所谓现在像在纽约也有很多这样的华人社团,他们这个团体当中都是怎么样的。”

李建中:“勾心斗角,跟中国大陆很相像,就比如说,像我们洛杉矶来讲,以前我们是一个叫天津同乡会,为了争夺这个会长的位置,大家就是打得不可开交,投井下石,都在那干,就是只要有一个人哪点没做好,那其他几个人恨不得就在后面踹他几脚,给他踹下去,所以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在侨界当中是非常非常复杂。”

主持人宇欣:“在共产党教育体系下的这样的一些人。”

李建中:“没有道德,不是按照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情,所以我就觉得这次纽约中领馆做的这件事情,其实是在美国大众面前把我们中国人的形像给毁了,让人真的就觉得你们这些人竟然在美国一个自由的国土,对一个受迫害的一个团体来施行这种暴劣的行动,我真的不可理解。”

所以我就觉得这里边谁在背后支持,我想应该是跟江泽民、周永康这帮人,就是江泽民留下的几个棋子搞的。”

主持人宇欣:“像纽约法拉盛这件事情,两个议员,我想你也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件消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李建中:“在美国作为一个议员来讲,首先他做出任何一个决定之前,他应该是跟双方去了解一下,绝对不会说在没有跟另一方去说话之前,先站到一方去讲话的,除非他有某种利益的趋势。”

现在法拉盛来自中国大陆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中国大陆也给很多的这种想要在政治上,权力上有所发展的人,用某种方式来提供资助,就像当年熊德隆提供资助给克林顿一样,还有给高尔都提供这些个资助,当然已经都被FBI通缉的这些人,现在的做法就越来越隐蔽了,但是很多议员可能是为了个人的目的,会做出一些个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很蠢的。”

因为他没有看到更长远的,我觉得一个人你按照道义去走,按照真理去走的话,哪怕你说你钱不多,哪怕你今天会受到某种邪恶势力的打击,但是你知道每个人的人心,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都有一个良知,所以我觉得这些议员好好的想一想,不要总谈利益,要谈的是真正的一个道德。”

国安部谍报官李凤智曝光中共渗透西方政客手段时就表示,中共花钜资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经营特务网络,对于部分华裔政客尤其盯得紧,而对于那些本身就不正,并且还主动的明显的向中共谄媚,献殷勤的“臭鸡蛋”,中共更是不会放过,稍一露出苗头,中共就会盯上,甚至在华裔政客身边长期安插了国安特务,对方都不知道,对于具体华裔议员中共实施收买计划的开始时间,长期打算,大致思路都差不多,结论也不难判断。

前国安部谍报官爆中共渗透西方政客手段。(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宇欣:“您觉得这个刘议员,这样下去的话,前景会怎么样?”

李建中:这样来讲吧!他们只能是中共利用的棋子,他们还没有看到这一点,中共从来不可能真正相信他们的。中共绝对不可能,完完全全的相信一个由海外民选出来的官员。他只是他们今天所利用的一个棋子,通过他们来扩大中共的影响,来选出它们自己真正所信任的。”

主持人宇欣:“从您的谈话中,你是觉得中共现在还不是真正在信任他。”

李建中:“没有,他只是它们的一个棋子。他从台湾来的,不是大陆来的。当时我在洛杉矶中领馆的时候,他们绝对不敢完全相信侨界的。像刘醇逸是在美国长大的,他们这样做是抱着某种利益。所以今天,他们虽然是在利益上跟中共会有一定的合作,但是早晚他会被中共给踢出去的。所以我觉得,如果他自己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失去他的道义的话,今后他的路是越走越窄。”

前国安部谍报官李凤智,曝中共渗透西方政客手段时又说,从中共直接、间接帮助谁竞选,从某人身边的人的来源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究竟来。在如此信息发达的社会,很多事情是藏不住的,相信私底下的勾当、具体内幕会被不断揭发出来。被中共利用的华裔政客,非常可悲。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选中的棋子,不仅没有未来,甚至连眼前的政治前途都会丧失。

西方国家的普世价值、立国之本、为政之道、选民之心,这些才是政治前途的根本依靠。如果跟着越来越不得人心,正被全球唾弃的中共,那就是走邪路、逆潮流,路真的会越走越窄。妄想以依靠中共来加政治分,某种程度上是走上了政治的不归路,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主持人宇欣:“您以过来人的身份,要不要对海外的学生会的这些领袖,还有侨界的一些侨领,和一些还在海外为中共效力的这些官员,讲一些话呢?

李建中:“这些年我走了很多的路,就是自己从96年担任学生会的主席,后来到洛杉矶侨界担任侨领这些,十多年的路,我看到了多少人起起伏伏,我也看到了中领馆来了一部分人,走了一部分人,其实他们都是相互的在利用。”

我觉得人生,不是只是来为获取利益而活着的,人生来这应有更大的目的,和更大的使命。我希望每一个人多想一想,多为整个社会,多为大家去考虑一下。我觉得如果我们在海外,都不能够去为我们今天的自由,和那么一个和平的环境,而去努力保护他的话,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可能会对不起我们的子孙。”

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当他的生命走到他最后的一刻的时候,他会说:我学会了我应该做什么事情,我改正了我的错误,我重新做了一个人。”

主持人宇欣:“谢谢建中。”

李建中:“谢谢。”

在美国,不管你是申请永久居民,还是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美国的移民法首先要实行背景调查。背景调查由FBI进行,就是调查你有没有犯罪,有没有危害国家安全,有没有替别国政府当代理人,或者损害其他百姓的利益等等。如果你做的是违背美国自由民主精神,和有关法律去伤害其他团体的事,以后对你都是非常的不利。

主持人宇欣:“在这里对海外的学子,还有海外的华人说几句。海外的留学生,您们的父母把你们送到海外,辛辛苦苦的培养你们,希望您们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毁了自己的前程,这样会伤了父母的心。”

还有海外的华人,也不要为了这个眼前的利益,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出国很不容易,也不要盲目的去随从。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全文完)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