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两会”前夕 废除中共高干待遇终身制话题被重提

资料照:浙江省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的两名工人在墙上漆一面中共党旗。

新冠病毒疫情而推迟了两个多月的中国“两会”不久将在北京举行。民众往年关注的老问题,例如,高干待遇终身制等话题近日又被人在网上提起。评论人士预计,这个问题今年依旧无法进入两会提案通道。

旧话重提,提案有无可能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2007年在政协会年议上做的一个题为“改革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宜早不宜迟”的发言,近日又被人推到互联网上,并加上了“势在必行,刻不容缓”的标题。

任玉岭,1938年10月生,曾任全国政协第八届委员,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中国媒体光明网说,任玉岭“建言之多、影响之大,被媒体称之为‘任玉岭现象’”。

今年两会上,尤其是政协会议上,是否会有委员以某种形式表达这种意见?前中国青年报编辑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不让提的,他(她)怎么可能随便提呢?提也就是一个个人行为,写一个议案之类的东西,谁会理它啊?不会有人理它,这么多年有谁理过它?不可能的事情。”

人民网2007年的一篇报道援引任玉岭的话说,“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是解放后为安置开国元勋晚年生活留下的,时至今日却仍然延续的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已不只涉及国家开支加重,而且导致官场作风的特殊化。高级干部退休了,还享受秘书、警卫、司机、勤务、厨师、保姆、专车、住房以及特殊的医疗待遇等。”

医院被指设有没有标识的高干病房

高干特殊医疗待遇的典型例子,可能尤指北京乃至主要城市各大医院的高干病房、高干病房区,或者高干(病房)楼。这些医疗单位对外一般不会如此标识。不过,常去医院的人们都会听说,院内哪里是高干区,哪里就会为了安全而隔离设限。

李大同谈到他对高干病房的观察。他说:“(北京)各个大医院都有自己的干部病房为权贵们服务。我自己去过一些地方看,有朋友把我领到口腔医院的干部病房,这是专门服务北京市干部的病房,司局长以上干部,不用任何挂号,直接走到这里头,由北京口腔医院最好的专家门诊,给他(她)看。这还是司局级干部。协和医院高干病房就是五星级酒店,全部都是大套间。”

人满为患的各大医疗机构,普通对外门诊和专门接待高干的医疗设施能否“中和”一下,以解决民众就医急需?李大同说,资源集中在权贵手里,他们享受绝对优越条件,你叫他们怎么中和?

中共三令五申以权谋私依旧存在

不过,中共对高级干部生活待遇,早在邓小平主政时期就有规定。1979年11月13日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甚至包括:“水电费自理,公私混用不能分别装电表、水表的,根据水电的实际消耗,按比例合理分摊”。

这项规定指出“党内有少数领导干部利用职权,谋求私利,生活特殊,影响恶劣,引起人民群众强烈不满,使党的威信受到损害”。

2013年11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还出台了新的《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

李大同认为,维持特权是维系政权的需要。他说:“保持你(高干)这个待遇,这也是靠这个维持政权的手段,靠下级官员死心塌地为你服务,你不给好处谁跟着你?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只有一个东西让你跟着我走,就是给你好处。”

有些网民批评说,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明显是中国官吏制度的一大弊端。它与官职终身制、士大夫等级制、夫贵妻荣、一人升官全家享福、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封建官吏制度和官本位思想是一路货色。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